分手了男朋友说我是个好人,临分手还说他是个好人

►近来,有不少从天涯来的读者问我,神偷为何不继续了。其实,我一直在想如何继续。肯定是要继续更的。不过,如何写,形式是什么样的,需要好好斟酌。如果不出问题,我可能会将《老鲶鱼》的部分拆成短篇,每周更一篇或两篇。希望大家耐心点。

本期聊点现实题材的话题。这个故事是我上半年去杭州时听到的。当时没怎么在意,可是后来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个故事也挺有启发意义的。本期的故事,是我听到的真事儿,但是为了让故事丰满一些,我虚构了一些细节。希望大家原谅我半虚构的创作方式。

回到上海很多年后,林若乔依然难以忘记她第一次见到汪苏雨那个微雨的傍晚。时候是深春,北京箭扣长城脚下的梨花全部开放了,梨花带雨,空气总透着湿冷,仿佛若乔老家杭州梅雨季节一般。若乔走在古村的街道上,突然发现前面一家民宿小院里透出了迷人的灯光。

从院墙外可以看到,院子里栽种了一棵梨树,满树梨花,美美地开在那里。她忍不住走进了民宿的大门,看到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青年男子,正拿着一个手工编织的竹篓,将被风吹落的梨花瓣用手捡起,放入竹篓中。

男子抬起头,看见了若乔。他只是轻轻地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容。随后他提着竹篓,朝旁边的厢房走了过去。一位服务员模样的姑娘走了过来,笑着问道:“这位姐,您是住店还是过来喝茶?”

若乔转过脸,看了下那个男子走过的方向,知道那边是个茶室,于是笑着说道:“我不住店。我住在旁边,是来这里团建的。刚才一个人从村头的小路上走,无意中看到了这里有一棵梨树,忍不住过来看看。有点冷,我可以去喝点茶吗?”

小姑娘一听是来消费的,于是笑着说道:“当然可以,我们这里茶的品类很全,里面坐就好了。汪老师在里面,进去吧您嘞。”若乔朝那边的厢房走过去,进屋发现,这么大的一间茶室,竟然一个客人都没有。那位男子,将竹篓放在一张桌子上,一个人坐在那里摆弄茶壶。

服务员拿了一张手写的单子,笑着说:“您选一下茶吧。”若乔看了下,顿时有些失望。她如今已经36岁,在一家金融机构做副总。她的老总在云南有一片茶山,所以她每年都会收到上好的茶。看了这家店的单子,她很失望,连喝茶的欲望都没有了。

她并没有说话,一个人坐在那里,仔细看那单子,偶尔斜眼看一下那个男子。她心想:“他大概就是汪老师了,莫非,他是这家民宿的老板,或者是这间茶室的老板?”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民宿来了两个客人。皮箱拖进来的声音,打断了若乔的思绪。

那位小姑娘赶紧说:“姐,来客人了,我去一下。你看看茶,选好了后,叫汪老师就好了。”她提着嗓门儿说道:“汪老师,我去外面看看,你照顾下这位姐。”汪老师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继续弄他的茶壶。过了老大半天,他走到若乔身边说道:“我知道你没看上单子上的茶。”

被人猜出了心思,若乔略有不好意思。不过,她在商场那么多年,心理素质早已很强了。她淡淡一笑,说道:“倒也不是,天有点凉,我过来坐一会儿就走。一个人喝茶也挺无聊的,所以我不知选什么好。”

“呵呵,”他依旧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来我房间吧。我藏了点好茶。”他说完之后,直接朝旁边的屋子走了过去。他如此自我,也不容若乔思考就先走了过去,让若乔略有尴尬,也有点不高兴。不过,她还是走了过去。

这是一间茶室,二十多平米,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茶具。不过,屋子里装点得格外清新脱俗,简直是世外桃源。墙上挂的是字画,书架上摆放的是古书。窗边放了两盆盆景。屋子里点着檀香,一股清雅的幽香扑满而来。

汪老师从架子上取下一包茶,用竹夹轻轻夹起,放入壶中。整个泡茶的过程将若乔惊呆了。她从未见过一个男人,能用如此娴熟优雅的姿势泡茶。泡好之后,他将茶递给了若乔。若乔放鼻子上闻了一下,笑道:“版纳的古树茶。”

汪老师严肃的脸上泛起了婴儿般的笑容。他很开心地说道:“你懂茶。”若乔将茶放入口中品了起来。汪老师立即摇了摇头,告诉她,茶该怎么品。他从架子上拿下一小盘佛手,说道:“闻檀香,喝一口茶,再闻一下佛手。”

在汪老师的指点下,若乔果然获得了神奇的体验。这是她从未经历过的体验,很新鲜,也很刺激。通过汪老师泡茶、喝茶、讲茶,若乔彻底懵了。她从未见过一个如此与世无争,如此清心寡欲,如此淡然的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