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让我和我妈说我们分手了,背地里让我妈出面逼我们分手

1

保姆在厨房咚咚咚剁排骨,儿子抱着玩具枪,嘴里突突突地跑来跑去,手机叮叮响个不停。

刚睡醒的女儿坐在床上哇哇大哭,庭院里桂花飘来的香气浓得让人发晕。

陈璐的脑袋大了一圈,感觉心跳都是混乱的。

她放下熨了一半的衬衣,到床边哄女儿。

女儿肥嘟嘟的手臂挂在妈妈的脖颈上,才止住哭,江辉踢开玩具走过来看了一眼,皱眉道:“这么久衬衫还没熨好?”

陈璐的喉咙里含住一颗子弹几乎要射出去,硬是忍住了,说:“没看我在哄女儿,你穿其他的不行吗?”

江辉一脸不乐意,挪到衣柜旁一通翻,扒拉出一件衬衫穿上,把衣柜弄得更乱了。

江辉前脚出门,婆婆后脚送了箱大闸蟹过来。

看到胸前脏了一块的孙子和含着眼泪的孙女,白眼直往上飘:“家务让保姆都做了,两个孩子带成这样?”

陈璐有苦说不出。

人人都以为她嫁了个条件不错的男人,安心做太太,可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保姆做饭做家务,她带两个孩子,料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伺候挑剔的江辉,还要应付公婆。

说是生活优渥,其实连保姆都不如。

陈璐和婆婆的矛盾尤其在孩子。

婆婆宠儿子,无条件地宠,江辉硬是被她宠成三十多岁的巨婴。

陈璐不愿让婆婆插手教育孩子,为此婆婆对她怨念颇重。

婆婆哄孙子孙女,说奶奶家有好吃好玩的,迤迤然把俩孩子带走了。

陈璐一大早折腾到现在,太阳穴突突地疼,她缓了口气,没力气争执,由着婆婆去。

这时闺蜜发来信息:“今天班级聚会你来吗?”

难怪手机一直在响,陈璐这才想起今天是大学毕业十周年的班级聚会。

闺蜜又说:“听说张瑜会来,那时候你们那么相爱,要不是你妈逼你们分手,哎...我问了王立,张瑜他还没结婚......”

回忆破开一道口子,伤痛迟缓却不由分说地扩散开。

陈璐整颗心皱成一团,滴滴挤出苦涩。

刚毕业时工作辛苦却充实,她和张瑜斗志满满,势必要混出人样。

可命运反手一巴掌,给了他们致命一击——张瑜患上甲状腺癌。

陈璐自小没有父亲,她妈知道一个女人生活有多难,不愿女儿嫁给一个定时炸弹,逼陈璐在自己和男友间只能选一个,陈璐不得已妥协。

这一别,已经九年了。

2

陈璐拿起熨斗,看着一半笔挺一半褶皱的白衬衫,感觉日子像被一块磨砂玻璃罩住,模糊而混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

班级群里的聊天记录一条条看过去,又忍不住点开几个同学的朋友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扑面而来。

毕业十年,有同学平步青云成了公司高管、有同学读硕读博成就学业、有同学创业成功飞黄腾达。

她呢?

回老家嫁人生孩子带娃做家务,读书数十载毫无用处。

本来不想参加同学聚会,正好俩孩子被婆婆带走,陈璐好似被注入一剂强心剂。

她突然把熨斗往旁边一丢,开始订机票、化妆、做头发、换衣服,把自己收拾得美美的,踏上小高跟出门,几小时后在机场落地,直奔饭店。

陈璐和张瑜曾是班里羡煞旁人的一对,同学们瞎起哄,推他们坐在一起。

一餐饭吃下来,陈璐始终挺直背,没和张瑜对上一次眼神,连空气都是尴尬的。

饭后去KTV,陈璐心里堵得难受,喝了些酒,结束时踩在一朵云上似的飘到路边,正伸手拦车。

“我送你吧。”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后响起。

陈璐回头,目光避无可避,直直撞进张瑜眼里。

路灯下,他目光平静,似有熟悉的温柔。

陈璐瞬间挪不动脚了,晕乎乎地跟着他上了车。

在酒店前停下车,张瑜侧过头来问:“你明天有时间吗?方便的话我们见一面......”

车里光线暗淡,挡风玻璃上浮着一层碎金般的光点,两人目光黏在一起,陈璐敏感地捕捉到他的欲言又止。

他想说什么?明天为什么见面?会发生什么?那样清晰刻骨地爱过一次的人,无论多久再次遇见,对他的好感依旧鲜明。

回忆像从柠檬水里尝出蜜糖的甜,勾着陈璐这个干涸许久的人再喝上一口。

她脑子乱乱的,不及细想就由着情绪说出:“我明天和顾倩约了吃饭逛街,后天才回去。”

张瑜松了口气的模样,一笑,说:“你们什么时候结束?我来找你。”

顾倩不过是托词,陈璐继续扯谎:“顾倩明天下午五点的飞机。”

“那下午六点,我来这找你。”似乎是怕陈璐误会,张瑜又说,“我开车方便,省得你打车还得去别的地方。”

晚上,直接来酒店,多么直白的暗示。

陈璐一瞬间想入非非,她故作镇定地点了下头,揣着砰砰乱跳的心脏下了车。

3

第二天陈璐闲来无事,自己一个人逛街吃饭,走着走着进了一家内衣店。

店里最醒目的位置,模特穿着一件垂感极好的吊带丝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