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前女友几年后求复合,劈腿前女友带回百万房产求复合

如果有一天,劈腿的前女友突然跑回来找你,口口声声说她错了,心里还爱着你,还要给你一套她挣回来的百万房产,你说这是福还是祸?

什么?不可能?呵呵,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这都是在重新遇到夏冉冉之前。当我再一次遇到了夏冉冉,她让这一切都变成了可能,我想躲都躲不掉的。

我叫陈铭,在这个西北的城市已经好多年了,还是无车无房的“屌丝”一族。

我在一家公司里做职员,虽然没有什么前途,但至少工作还算白领,也能混个温饱。我没有什么雄才大略,也没有什么鸿鹄之志,或许就像这个城市里漂泊的很多人一样,只能随波逐流,随遇而安。

我现在的女友叫王静,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子。王静只有高中文化,脸上还长着几颗小雀斑。她是一家超市的收银员,每天早上去上早班都要涂一层厚厚的粉盖住雀斑。

我偶尔会取笑她“顾客不怕你不笑,就怕你一笑脸上粉都掉。”王静听了就会生气,在出租屋里追着我打,嬉闹,然后我们又在床上扭成一团。

王静再次从床上爬起来,“哎呀,讨厌,人家又要迟到了。”捋捋衣服,掏出小镜子看看妆容有没有花,然后拎着包匆匆跑下楼。出门还不忘对我唠叨:“亲爱的,你一定要记得吃了早餐再去上班。我都买好了。”我看见床头柜上有热气腾腾的肉包子还有一杯豆浆。

每天早上6点,王静都会起床去楼下早餐店给我买一份这样的早餐。楼下是一对中年夫妻店,肉包子的味道不错,有什么酱肉、鲜肉、牛肉馅的,总之百吃不厌。尤其是开笼热气腾腾的味道最好。但豆浆不知被老板娘兑了啥,就如这日子一样寡淡如水。

我爱王静,爱这种有人间烟火气的真实感和安全感。

王静走后我吃了东西准备会再睡一会儿。但今天却被敲门声打扰了。打开门一看是房东大妈,烫着一头金黄的波浪卷,操着一口土渣子本地话。

大清早地来收房租,似乎赶着去投胎。付了钱,房东大妈说下过月这租金要涨两百,现在物价都涨了,还可怜巴巴地说,猪肉他都快吃不起了。

我呸!

这就是租房的窘况,王静很想在城里拥有一套房子,很多个夜晚,她躺在我的怀里,无数次憧憬,在自己的房子里为我做饭,给孩子讲功课,一家人围着餐桌开心晚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逼仄的出租房里,时不时还会跑出一只蟑螂。

我无数次诓她,夸夸其谈地说我会在市里高档的翠湖湾小区为她买一套房。她不相信但还是乐此不疲地听我说。

有一天,在公交车上经过翠湖湾小区的时候,王静突然说,你把我娶了吧,我不要彩礼,我们一起攒钱买房吧。

这么好的女人哪里去找呢?我点了点头,把她拥进了怀里。

星期三的下午,我冒着被老板扣奖金的风险,早早下了班,跑去了蛋糕店,取我几天前订购的大蛋糕。因为王静的父亲要过生日,我还在桃园大酒店订了个豪华的包间,打算找机会与王静的父母提我们结婚的事情。

我刚一出蛋糕店就与一个慌乱奔跑的女人撞了个满怀。我的蛋糕摔坏了,稀里哗啦散了一地。现在重新做根本来不及了,我心痛地正要发作,可是看了眼前这个女人一眼,我的脸像被蝎子蜇了一样开始抽搐,急忙掉头转身就走。

女人却突然冲过来拦住了我,满脸惊喜地说:“嗨!陈铭,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

女人又说:“有人追来了,我们快躲躲。”

我回头隐约看见远处有个几个人正往这边追了过来。女人硬拉着我的手一口气跑了好几条街。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躲,但我无力挣脱眼前这个女人,因为她就是夏冉冉,我大学的初恋女友。

夏冉冉带着我跑进了路边的一家咖啡厅,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坐了下来。夏冉冉红唇轻启,说:“你还好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坐在对面的夏冉冉还是一如当年美得摄人心魄。我心情波澜起伏,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前女友夏冉冉是怎么出轨的,她突然回来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而我却欲罢不能……关注我,接下里收看更多的故事。)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