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运动的短篇作文(这个爱玩极限运动的男人终于)

封面图

从被LAY称赞的《莲》,到最早出现在圈内的《卷珠帘》,再到热搜上的《洛神水赋》,水下舞蹈导演郭继勇的水下舞蹈作品,被越来越多的人惊呼为“美”被网友们看好。

换气50秒左右,每天反复入水200次以上,在水中浸泡26小时.饱含想象力的短短2分钟作品,其实是把自己不断逼向极限的过程。

2018年,从待了近6年的央企辞职后,33岁的郭继勇开始了一场蓄谋已久的逃亡。——远离办公室的勾心斗角,郭继勇开始玩失控。

潜水,滑雪,跳伞,陆海空游玩,当自己玩够了,拍戏了,就开始想,怎么带别人玩,帮别人拍?

就这样,从旅拍摄影师、极限摄影师,再到水下舞蹈导演,他也一点点换着气完成了自己的蜕变。

这一次,我们和他谈了。是什么让他做出了所有其他的选择?做水下摄影导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以下是郭继勇的自我报告(已编辑)。

裸辞,以及一发不可收拾的……玩

2007年,我从南京林业大学毕业后,来到无锡从事工程和房地产工作,从事政府工程招标。

五年后,我搬到一家房地产公司申请审批和施工。

那是央企,往往需要找一些甲方来办理审批手续。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和他们一起喝酒,和他们搞好关系。每天,从九点到五点,做完全相同的事情,遇见相似的一群人。

这种觥筹交错之间,我觉得有点假,喝了很多自己不想喝的酒,说了很多违心的话。's的日常生活并不能让我快乐,我甚至担心接下来的几十年我会这样吗?

来源:郭继勇

六年来,因为两位领导的勾心斗角,我成了他们斗争中的一枚棋子,这让我无法接受,于是我下定决心离开。

我特意给妈妈打了一针,告诉她我要辞职了。那段时间她特别慌,说,别拉了,再坚持。毕竟是财富500强央企,稳定。

但是我希望我能在年轻的时候做我想做的事情。当我50岁的时候,我可能做不到。那我为什么不做现在想做但以后做不到的事呢?即使我做不到,或者找不到工作或者活不下去,我也可以回去工作。

妈妈了解我,我会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绝不轻易放弃。毕竟从大学起,我就经常干一些“离经叛道”的事儿,并且坚持了很多年。

我非常喜欢跳舞。大学期间在家乡(靖江市)开了一家街舞工作室,和别人一起跳舞,暑假挣2万块。妈妈发现后很震惊,但她看到了我赚钱的能力,开始尊重我的选择。

为了探索海洋,2011年,第一次在泰国接触潜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走过了漫长的打怪升级之路,获得了潜水许可证、救援潜水员许可证和长潜水许可证。但是我认为水肺潜水不能满足我对海洋的渴望。两年后,我开始挑战自由潜水,获得了助教执照。从那以后,我带领学生们一起探索海洋的奥秘。

那时候经常拍一些很酷很帅的照片,有时候自己拍不出来,就让别人给我拍。

来源:郭继勇微博@斜杠玩家姬叔

然而,我发现那些潜水爱好者不一定会拍照,会拍照的也不一定敢潜水。有时会在我的脑海中展示别人看不懂的图片,即使他们看了,他们也不能拍照。

我也看过很多水下潜水视频,绝大多数就是一个镜头,一镜到底。的这些摄影师没有分镜头的概念,没有画面感,甚至没有头尾结构。不是摄影,只是记录。这是几件衣服的拼凑。

于是在2017年,带着“那些超赞的照片,我给你看”的使命感,我决定学习摄影。自己玩了这么长时间,耍了这么久的帅,也要带着别人一起耍帅才有成就感。

为了能在水下拍摄,我还特意买了——5万的相机,2万个闪光灯,3万个防水壳,这些都是水下摄影所必须的。在学习技术之前,设备已经准备好了。

挑战极限的每一天

刚辞职的那个月,我瞬间失去了收入,所有的钱都花在了那些烧钱的爱好上,没有积蓄。我真的慌了。

后来,我加入了上海的一个潜水俱乐部,并为俱乐部下的一家旅游公司进行了巡回拍摄。

几乎365天都在国外漂泊,从罗塔岛的浅蓝色洞穴到科莫多岛的粉色海滩,从座头鲸和鲨鱼一起游泳的夏威夷到丹麦海峡,丹麦海峡是欧洲和北美的分界线.

我在外面漂泊了一年多,有一次我回到

家,开在高架上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写字楼里灯火通明。那一瞬间,我突然特别羡慕这些人,我觉得自己好想回来上班。

想了半个小时,我停止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有那功夫我不如想想明天发一个什么行程,看看能不能先赚到钱,那时候我的状态就是“能活着就不错了”。

除了这半小时,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真觉得离职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对的一件事情。做的每一件事,过的每一天,我都是在为自己而活。这种状态和我之前上班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之前是领导要求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虽然现在我也可能为了五斗米折腰,为了赚钱拍重复的流水线,但是没关系,这是我想要做的东西。

郭吉勇

去的地方越来越多,也积累了一批老客户,专门愿意和我去这种没人去过的地儿。有时候在网上看到一张照片,我觉得这个地方很酷,就会和客户一起找这是哪里,然后开始筹划。

我们的足迹遍布世界,潜入冰岛丝浮拉大裂缝的严寒中感受世界尽头的仙境,去西班牙兰萨罗特岛、摩纳哥海洋博物馆成为去到那儿的第一批中国人。

我有一句话是“用极限的态度,过极限的人生”。

这种极限不是指危险,而是出去拍一轮东西,真的挺苦的。

2020年1月,我们约着一起去爬鲁吉亚的高加索雪山。结果出发前我因为跳伞摔断了腿,为了把爬雪山的过程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我带着脚踝里的钢钉,背着单板,背着几万块钱的设备,硬是跟着客户两个小时爬完了格鲁吉亚的高加索雪山,照跑不过。

有时候整个人的状态都被逼在一起,可能一天我只能睡两个小时,上午拍的图,晚上就要出片,对于我来说还是挺极限的。

回来的时候修养了一阵子,本来想在2020年大干一场,结果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不得不继续在家休息,也断了我的收入来源。

有一天偶然看到国外大神的水下舞蹈《海女》,我感觉自己心中的理想被点燃了,没想到练了十三年的舞蹈和四年的水下摄影,能同时派上用场。

一开始,我没有专业的设备和团队,只有我、演员和安全员三个人,推着浮球拍一些简单的创意动作——水下喝水、水下分身、水下木偶等。慢慢地,我开始尝试不同的风格——例如水下钢琴、水下跑酷。为了拍出更好的画面,我走遍了全国的潜水基地,只为了选择出适合的场地,拍摄出更好看的作品,让大家关注到水下的世界,领略水下的魅力,

在水下拍摄的郭吉勇

后来我做了一个视频 , 选择了一首中文歌 。 我的小伙伴看到了 , 就问我 : “你为什么要选一个中文歌呢 ? 中文歌有点 low , 很不洋气 。 ”当时我愣了一下 , 为什么中国风会 low呢 ? 我开始坚定了一个信念,要用中国的元素、中国的特色做出一个水下舞蹈作品对标国外的作品。

潜水本身就是一个舶来品,很多优秀的水下优秀作品都是外国人拍的。在国内还停留在前凸后翘大长腿,穿着比基尼在水里遨游。

长期漂泊在外,外面的世界看得越多,我越觉得自己的国家好。所以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职业技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我希望让大家接受中国风的水下舞蹈,并且去抛砖引玉,让更多有能力的导演也去做这些东西,从而让我们自己的作品走出去。

会街舞+能潜水=水下舞蹈导演

去年9月,我发布了第一个水下国风舞蹈作品——《莲》,作品发布后被歌曲原作者张艺兴点赞了,这是我的作品第一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之后央视也邀请我进行合作拍摄,携手两位中国国家花样游泳运动员呈现了水墨中国风双人水中舞蹈艺术短片——《翾》。

自此,我正式成为了一名水下舞蹈导演。

《卷珠帘》是我成为水下舞蹈导演后,第一个正式的作品,也是我水下国风舞蹈系列的第三篇章。虽然视频只有短短两分钟,但是这背后却付出了两个月的努力,推翻了三个方案,才规划好音乐、场地和动作。

郭吉勇与同事DADA在澳门水舞间

一开始我们定的是去中沙群岛,但是因为我们的船被取消了,所以没去成。我们公司的一位同事就提议说去澳门水舞间(澳门的新濠天地水舞间剧院),我看了场地的照片和视频后,觉得这个场地太适合拍《卷珠帘》了。

我特别喜欢《这就是街舞3》里面盖盖老师的街舞版《卷珠帘》,我想在水舞间里用自己的方式,演绎全新的《卷珠帘》。于是我开始联系盖盖老师,花了很大功夫才和她联系上,(在电话里)约好时间带着演员跑到成都去学动作。

我不需要像演员一样跳的那么优美流畅,但是我要知道她下面的动作是什么。这样我才能知道怎样去定镜头的运动方向。花了两天学习了所有动作,又带着模特开始做后期分镜头的准备。规划了半个多月,我们才去澳门进行拍摄。

但是因为水下浮力的原因,演员的动作很难舒展开,拍摄过程中特别紧绷。而且第一次拍摄时,因为不熟悉场地,演员在从亭子上纵身一跃跳到池底时,没有把握好人和亭子的距离,不小心把鼻子撞在了亭子上面。

整个拍摄过程的困难真的太多了。

我们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来拍,有的镜头简单一点,只需要憋气30秒就能拍完;有的就会难一点,要憋气久一点,可能要在水下一分多钟。为了防止身体的新陈代谢影响了水下预期的憋气时间,我们几乎全天都不敢吃喝。

一次拍摄就要在水里泡七八个小时,整个人的感觉就是极寒,经常在晚上出虚汗。

也不是没有想过去休息一段时间,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行动。因为我真的是被推着走,看着团队里其他小伙伴一起战斗,我不能歇着。如果说我不管他们,自己歇半个月,那怎么行呢?

而且我这人闲不下来。我经常想着给自己放一个礼拜的假,但是歇一天后我就得和大家聊点什么事儿。

我们团队成员几乎是固定的,专门的安全员、演员以及固定的后期团队,都是长期磨合下来,一直配合的。我们一起开会,规划音乐、设计动作、选择场地。

郭吉勇和《洛神水赋》团队(部分)

在拍摄之前,要和演员说好,这个镜头我们要拍什么,模特要到哪里做什么,做到怎样的程度。也要告诉安全员,他在什么时候应该出现在什么地方,既不能穿帮,又要第一时间把演员快速地捞出来。因为演员身上挂的配件非常重,她自己游不上来,只能靠安全员来捞。

我们做的很多东西,它就像一个概念,没办法量产,关键靠灵感。有时候我刷抖音,或者看到一些其它类型的艺术作品,就会突发奇想,这种东西能不能搬到水下?能不能搬到天上?有没有一个方法能够呈现?

我之前看过一个阿玛尼的商业广告,他们结合了跳伞的元素,拍了一个口红的广告。我当时在机场看到的时候都惊呆了,现在拍广告已经这么难了吗?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做一些跨级的东西,能不能有一种可能性,跳伞直接落在水里?

我们团队会一起探讨,开准备会,绝不闭门造车。平时我突然来一些灵感,也会找一个记事本记下来,作为一个题材库。保不齐什么时候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看到一个合适的场地,就能把这些idea用上,随时随地。

埋头拍摄了一年多,没想到因为一部《卷珠帘》火了。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发现这种中国风的东西是有人喜欢的,是有人爱看的,我特别开心。

我是有成就感的,一方面,我能够把这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呈现出来;另一方面,也许我们能够靠《卷珠帘》的出圈,引领一个行业,或者让整个行业的创造力得到提升。

现在做这一行的人非常多,但是绝大部分迫于生活压力,理想都被现实打败了。我曾经也是,拍客人拍了很长时间,重复的流水线,拍了好几年。但是没办法,我需要工作,我需要赚钱。但是千万不要让自己过的太安逸。

每天眼睛睁开,来两个客人拍完,修图,第二天又来两个客人,每天重复这样,和上班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把办公司从写字楼里换到了摄影棚。所以平时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无论做的好还是不好,都要尝试。

没有谁能所有的作品都达到标准,我们也会做跑偏,但是管他呢?先做了再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杨小彤、薇薇子,36氪经授权发布。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