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女人会利用婆家人(却被婆家利用)

“幸好你没赢那只茶花!”

我很高兴回到我的院子,拍拍胸口。

“你没有看到达小姐。她看到姚阿姨头上的茶花,眼里充满了羡慕和厌恶.她看到后非常震惊。”

满震是这所房子里一个迷人的女孩,坚强而敏感。再加上年纪大了还在闺房里等女孩子,看到旁边的女人穿得有点多,就忍不住发作了。

“早上从绿萼上剪下来的那个是粉色的,和姚阿姨头上的大红不一样。”王慢慢的开口了。

红药一愣,急忙看向外面跟一个不知道在哪里聊天的婊子说起了绿萼。

鲜红色,这是唐火法律规定的女士专用。至于我姑姑,她只能穿粉色和浅蓝色之类的浅色。

如果今天的小姐摘了那朵粉色的山茶花,她会遇到姚阿姨的。有时候会有一些笑话,会让人看不起这位小女士。

“真巧?”二瑶低声喃喃自语。

“是啊,怎么会这么巧?”

汪撑起双颊,在窗前看了一页书,淡淡地说。

绿萼有问题!

她正要提醒利特尔太太,但突然她发现似乎利特尔太太已经注意到了。

自从那天生病后,邵太太真的和过去不一样了。

这样的改变让宫瑶感到如释重负和幸福。

“今天,我看着老太太特别热情,好像是为了大太太的婚事……”红药小声说。

“言语之间,我们总是提到王家。王家是火葬的。是吗.他们想向你要求什么吗?”

红药虽然在人前不怎么说话,但也是个能观察的聪明人。

“聪明!”王叹了口气,你怎么没发现,宫瑶以前是个这么聪明的丫鬟?

“但他们不要我,他们在利用我。我要以此为诱饵,抓住他们有钱的丈夫,抓住他们的名利。”

王恨恨的说完,扯了扯嘴角,想做出一个冷笑的表情,但脸上的肌肉根本不听她的。

“但直到最后,谁能真正知道谁是诱饵,谁是鱼,谁是渔夫?”

她所知道的只是,她心中的怨恨正急切地等着“吃鱼”。

繁重的工作之后,她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感觉它被太多黑暗的东西污染了。只有全家人的血泪、自责甚至幻灭,才能让她重获自由。

这样她才能真正像人一样生活。

尽管姚宏不明白她年轻的女士在喋喋不休地谈论什么鱼饵、鱼、钓鱼人等。

但是我能感觉到这位小姐真的很讨厌这一家人。

在老太太的院子里。

“让你和新嫂子好好相处,你怎么不听?”

老太太的话里,带着一丝责备。

“看看她,她知道怎么做人.你不在乎她有多年轻。对于你未来的计划,你可以对她大喊大叫。”

明珍虽然娇美,但还是不敢听奶奶的话。

倒是她身边的谢,有些不以为意:

“王家的士族有什么好的?也是穷得叮当响。我说了,还不如乔家的乔。”

“你,你!”

老太太迫不及待地指着谢的鼻子,说她目光短浅。

“那乔家,论出身,最多三代都是抬不起头来的民女,论家底,还不如我们家。你是这么说的吗?”

“再说,王家虽然穷,但毕竟是正经士族。听说他们跟健康市书记还是有点关系的!”

老太太越来越讨厌铁了。

“你为什么不多想想张耳和桂儿?”

谢听了半天,这才明白,于是开了口,才道:

“是仪表。他说吕乔不错,将来一定会成功。我只是……”

“在未来,在未来……”

老太太无法将手指放在头上:

“你没见过未来的影子,要赔明珍的命,要赌张儿子的未来吗?桂儿多大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做妈妈?”

见谢被说得低下头,老太太这才缓和下来:

"你若是心疼鸣珍在王家受穷,到时候多备些嫁妆便是,自个儿手里有银钱,能委屈了她去?"

谢氏连连点头称是。

满鸣珍在一旁低着头,抿了抿唇。

虽说男子高娶,女子低嫁。但依着她的心性,是断断不愿嫁低了的。

"祖母,阿娘,我不要嫁到吕家!"

吕家还不如她们满家呢,满鸣珍的话脱口而出。

"这孩子!"谢氏宠溺又无奈的拍打了她一下。

老夫人却皱了眉头,这样的娇蛮任性沉不住气,若是日后嫁进高门,岂不是也要被人看了笑话去。

"好好儿的一个小姐,被你溺爱成了个什么样子?以后教她多去新妇王氏的院子里,走动走动,学一学教养规矩才是。"

"是是,"谢氏点头应下,又不放心:

"瞧着那王氏虽然年纪小,可也不是个好拿捏的。她当真愿意去王家帮着鸣珍说和?"

"不管她愿不愿,这都是她这个做嫂嫂的本分。"

老夫人胸有成竹,依着璋儿私下对她递的话,王氏对璋儿那可是一腔真心实意的。

"不过,此事也不可操之过急了。先寻个由头,让王家那位少爷与吕家小郎一起到场,咱们都好好瞧瞧。"

谢氏点头,这次聪明了,主动道:"我看这事儿还得那王氏来起头,否则咱们一庶族人家,怎么请的动他们王家的人来。"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