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怎么解决方法,婚内出轨到底如何解决

某年5月下旬,在苏州乔峰,蒋兴哥和陈大郎两个年轻人在酒吧里推杯换盏。他们非常不开心。

之前,我们是萍水相逢,年龄和长相一样。我们应该在交谈中互相欣赏,然后成为知心朋友。吃饭的时候我们留了地址,经常聚在一起。

众所周知,陈大郎是在蒋兴哥的老家做生意,蒋兴哥是用一个匿名的名字做生意。江湖人称罗小冠,是异国故人。

两个人都醉了,迷糊了,陈大郎也不在乎形象,解开扣子,张开双臂。坐在他对面的蒋兴哥惊呆了。陈大郎的珍珠衬衫为什么这么眼熟?我觉得自己像传家宝。

没有吗?离家的时候,你特意跟老婆说,好好照顾?陈大郎被偷了?还是买赃物?我家里有个小偷。我妻子三乔怎么样了?蒋兴哥没有心思听陈大郎的白话。

转念一想,世界上类似或相似的东西数不胜数,也就是说,没有精密仪器的帮助,科学家是无法识别它们的。光凭肉眼主观认定是不是太敏感了?

机智的蒋兴哥夸珍珠衫美,憨厚的陈大郎仿佛被打开了话匣子的按钮。他从如何对王三桥一见钟情,如何从中祈求薛蟠从中斡旋,薛蟠如何说话开明,甚至抖掉自己的隐私,诱导王三桥出轨,都全力以赴。

不知道是酒后说真话,还是故意炫耀:珍珠衬衫是她给我的。哥哥这次要回老家,我还有一封信要哥哥带回去。蒋兴哥的血涨了起来,他的心也痛得刺痛。他掐死了自己的心,但还是答应了:好,好。

谁说夫妻会感恩百日,结婚四年,离家一年多?谁说坐在酒桌上的每个人都是朋友,有时是情敌。

当蒋兴哥回到住处时,他变得越来越不安。他满脑子都是这件事。他连夜收拾行李,明天早上乘船回家。船要启航的时候,岸上的陈大郎气喘吁吁地走过来,亲自呈上一大包信件,并叮嘱他一定要投递。愤怒的蒋兴哥上前,非死即活。

陈大郎走后,蒋兴哥写了一封信:这本书送到大石街东巷薛妈家。蒋兴哥的肺要爆炸了。他一手撕开,却是一条八尺多长的粉绉汗巾,还有一长盒纸糊,里面装着羊脂簪,玉凤凰头。书上说:两个微物,请送给你心爱的妻子三巧儿,做个纪念聊。见面时间一定要在即将到来的春天,好好照顾他们。

蒋兴哥怒不可遏,把信撕得粉碎,扔到河里,拿出发夹,撅了两段。转念一想,不,我太糊涂了。你为什么不留在这里当证人?拿起发夹和汗巾,一起包好,催他们起航。

匆匆赶到家乡,看着自己的家门,不知不觉就哭了。我记得当初夫妻是多么恩爱。只是因为我贪小便宜,丢下她年幼丧偶,闹出这样的丑事。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在路上,我迫不及待地想跨过我的家,但我不想踏进我的家。

三超情不自禁地看着兴哥,但兴哥的脸冷若冰霜,无话可说。三巧羞于心虚的脸,不敢和他说话。邢搬完行李,只说要去看望公公婆婆,却在船上住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回家,我对三桥说:你爸妈同时生病,病危。昨晚,我不得不整晚留下来看着你。他们很担心你,想见你。我已经租了一辆轿子,在门口等着。你可以快点回去,我晚点来。

碰巧看到老公一夜没回家,心里很疑惑。听说父母病了,急得赶紧把柜子钥匙递给老公,叫老婆跟着,上了轿子。

邢拦住妻子,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叫她交给丈夫。把信发出去,你就坐着轿子回来。

三巧回到父母家,惊讶地发现父母平安无事。标准杆

这本书被一条粉红色的汗巾和一个碎羊脂玉发夹包着。岳父很震惊,让女儿问为什么。三桥一言不发,哭了起来。

岳父生气地径直去了女婿家。兴哥向他鞠躬,岳父送了他一份礼物。然后他问,徐贤,我女儿白嫁给你家有什么不好?你想和她离婚?你需要我理解吗?

邢说,小舅子很难说,但问你爱吗?公公说她只是哭着不肯说话,让我好郁闷。我女儿从小就聪明,她是妓女吗?如果是小错误,为什么不给她一个老人薄面的机会?

邢说,我公公在家的时候,我小舅子都不敢多说话。家里有一件祖传的珍珠衬衫,是你爱人的珍藏。问问她现在是否在这里。如果还在,证书一个字都不要提。如果不在那里,别怪我。

岳父转身回家问女儿:你老公只问你要什么珍珠衬衫,你给谁了?当我女儿说到点子上时,她羞愧得脸红了,什么也没说,哭得越来越厉害。

公公无奈,给了母亲一张离婚证,一条毛巾,一个发夹,叫她慢慢劝女儿,让她自己去找,然后她就去隔壁聊天。

妈妈去厨房暖酒,她想和女儿在一起。三桥独自坐在房间里,想着珍珠衬衫的渗漏。多么奇怪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个汗巾发夹是从哪里来的。犹豫了很久,好像明白了,这个折叠发夹就是破镜重圆的意思,这条汗巾明明让我上吊。

他念着夫妻之情,又不忍公开说话,只为保护我的耻辱。四年可怜的爱情,总有一天要拒绝。我已经失去了我的丈夫,即使我生活在地球上,我也没有好的生活,所以我还不如去死。说罢,把凳子放高,把汗巾放在梁上,正要上吊,娘娘腔端着酒进来扶女儿,娘娘腔哭成一团。

母亲向女儿抱怨:你目光短浅。二十几岁的人,一朵花还没开。你怎么能做这种没脑子的事?不要说你老公可能回心转意,就是他真的和你离婚了。以你的外表,你怕没人要你吗?

蒋兴哥准备了两条绳子,把青云姑娘和媛绑在一起。起初,女孩也否认了。后来,因为害怕被压倒和殴打,她如实招募了他们。他们都被雪婆勾引了,雪婆什么都不为别人做。

第二天一早,蒋兴哥带着一群人,直奔薛的婆家。拆了房子,什么都没留下。薛婆逃走了,附近没人敢出声。星哥终于摆脱了这个恶灵。

兴哥回去找媒人,把两个姑娘都卖了。楼上的软盒子有16个大小。

只,写32个封条打❌封好,不许翻动。

自古美女不愁嫁,只要你肯嫁。话说有个吴进士,去广东上任路过此地,不曾携带家小,有心择一美妾,听说王公之女,美艳冠绝枣阳县城,出50金财礼,找媒人提亲。

王公很是满意,只怕前婿有言,亲临蒋家与兴哥说之,兴哥并不阻拦,还将16个箱笼原封不动,连钥匙一并送到吴知县船上,交与三巧充当陪嫁。三巧感动之极过意不去。

旁人知晓此事,议论纷纷,有夸兴哥做人忠厚的,有笑他痴呆的,还有骂他没志气的,正是人心不同!

再说陈大郎回到家中,日思夜想王三巧,朝暮详看珍珠衫,长吁短叹。老婆平氏心知这衫来得蹊跷,等丈夫熟睡,悄悄拿走,藏到天花板上。

陈大郎早起要穿,找不到珍珠衫,向老婆讨要,平氏哪里肯给,急得陈大郎翻箱倒柜寻个遍,只是不见,便破口大骂,老婆哭哭啼啼与他争吵。

陈大郎心烦意乱,收拾银两,带上小郎奔赴枣阳,谁曾想路遇劫匪,银两被洗劫一空,小郎被杀,陈大郎幸免于难。心想家是不能回了,暂到原房东住下,再会三巧,借些银两,再图恢复。

陈大郎来到原房东家,想见薛婆和三巧儿,房东说,大郎不知?那婆子勾引蒋兴哥的女人,做了些丑事儿,去年兴哥回来要什么珍珠衫,女人给了情人,兴哥当时休了女人,如今嫁给知县当第二夫人了,薛婆子被蒋家打得片瓦不留,搬到隔县去了。

陈大郎听罢,如一盆冷水浇得透心凉,当夜发寒发热,是抑郁症,又是相思症,又是怯症,也有这惊症,床上躺了2个月。

捎书回家希望拿些银两,老婆将信将疑,等犹犹豫豫赶到时,陈大郎已故十多天了。平氏哭倒在地良久才醒,想择个好日子扶柩而回。

房东见平氏年少姿色可人,不能守寡而终,自己二儿子还没娶亲,就让下人说媒,下人不会委婉,直奔主题,平氏当即打了下人两个耳光,下人偷走了平氏细软逃走了。

隔壁张七嫂为人活泛,听平氏啼哭常过来劝解。平氏求她典当衣服度日,衣服当尽,想到大户人家教习女红,张七嫂让她从长计议,并为她说媒,可以买地葬夫,你的终身也有所寄托。

张七嫂说,娘子若有此意,我现在就有个主,年貌与娘子相近,人物齐整,又是大富之家。平氏说即是富家,怕不要二婚的吧?他也是续弦,不拘头婚二婚,只要人才出众像娘子这般。原来是蒋兴哥托张七嫂提门好亲。

平氏虽不如王七巧漂亮,但也算面容姣好,不要彩礼,只需买块地安葬丈夫。张七嫂往来几次两相依允,谈婚论嫁。

蒋兴哥见平氏举止端庄,甚相敬重,一日兴哥从外面回来,平氏正在整理衣箱,见有珍珠衫一件,霎时惊奇,此衫从何而来?平氏说这衫来得蹊跷,便把陈大郎如何张狂,夫妻如何争吵,如何赌气分别讲了一遍。

平氏接着说,前些日子,家道艰难,想典当这件珍珠衫,但想到来历不明,怕惹上麻烦,不敢拿出来示人,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件珍珠衫怎么个来历。

蒋兴哥问,你丈夫陈大郎名字可叫陈商?皮肤白净没有胡须?左手长指甲的吗?平氏说正是。蒋兴哥双手合十对天道,如此说来,天理昭彰,好可怕啊?

平氏问其缘故,蒋兴哥说,这件珍珠衫是我家的传家宝,你丈夫诱骗了我妻子,得到了此衫,我俩在苏州相会,见了此衫始知其情,回来把妻子休了。

谁知你丈夫客死他乡,我今日续弦,听说是徽州陈客之妻,谁知就是陈商?这不是一报还一报吗?平氏听罢毛骨悚然,从此恩情至深。这便是蒋兴哥重会珍珠衫。

蒋兴哥的珍珠衫失而复得,故事到此就该结束了。可是,生活还在继续,该发生的还会发生。

兴哥与平氏结婚后继续做老本行生意,这日在广州街面贩珠,价格都讲完了,买者又偷偷拿了最大的一颗珠子,兴哥气愤扯他袖子要搜身,将其拖翻在地,跌倒便不吭声了,去扶早已气绝身亡。

儿女亲邻,哭天喊地,将兴哥捉住痛打一顿,关进空屋连夜写了状词,只等天明,县主侯审。

县主何人?正是王三巧现任老公吴进士,之前,七巧看老公灯下细阅状词,偶见所告人命凶身是蒋兴哥,想起旧时恩情,顿觉深痛。

七巧哭告老公,兴哥是我的亲哥,过继给舅舅家,官人可看妾的薄面,救他一命还乡?

县主说,且看临审如何,果然有人命,我也无法。七巧含泪跪下苦苦哀求,若哥哥无救我也不活了。县主说,你且不忙,我自有办法。

当日升堂,死者两儿子哭啼啼禀告,因争珠怀恨登时打闷仆地身亡,望爷爷做主。兴哥辩,他爹偷了我珠子,与他争辩,他年老体笨,自己跌死,不干我的事。

县主问众证人口词,有说打倒的,也有说推跌的。县主问死者儿子:你爹几岁了?67岁了。县主说,老人容易昏厥未必是打。死者两二执意说是打死的。

县主问,有伤无伤需凭检验。即说打死明日尸检。两儿叩头央求,到小人家里尸检,不愿发检。县主说,若无伤痕,凶手怎可伏罪?没有尸检我如何向上面交代?随即发怒:你既不愿检,我也不管。两儿连连叩头,但凭爷爷明断。

县主说,70来岁了死也正常,如果不是被打死的,却害了一个好人。你们做儿子的,把一个恶名给你父亲于心何忍?打死是假推仆是真。若不重罚你也难出气。

我叫他披麻戴孝,像儿子一样行礼,殡敛支费要他支持。你可服吗?两儿子说,爷爷吩咐,小的敢不遵谢?兴哥见县主不用刑罚,断得干净,喜出望外。当下,原被告叩头称谢。

三巧如坐针毡等到退堂,县主说,我如此如此断了,一板也没打他。三巧千恩万谢。

三巧探问老公,可否让我们兄妹见一面,县主说这倒容易。两人相见紧紧拥抱放声大哭。县主顿生疑窦,你俩不像兄妹,快说真情?

三巧只得跪下,贱妾罪当万死,此人是妾的前夫。兴哥见瞒不过,也诡下来,将从前恩爱,休妻再嫁等一一说来。见两人又哭做一团,县主也泪流不止。

你两人如此相恋,下官何忍拆开?幸好在此三年,未曾生育,即刻领回去团聚。县主忙派个小轿,把原来陪嫁的16箱笼抬去,叫兴哥收领,派一随从护送他夫妇出境。

兴哥带三巧回家,与平氏相见,若论初婚三巧在先,但休了一回,平氏明媒正娶,又年长一岁,平氏为正房三巧为偏房,两人姐妹相称,从此一夫二妇,团圆到老!

故事选于《喻世明言》之蒋兴哥重会珍珠衫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