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之间的相处之道的好句(细说红楼梦里的婆媳关系)

婆媳关系相当微妙复杂。即使是聪明人也难免被它困扰。如果不是《孔雀东南飞》,我们现代人自然无法想象焦仲卿的母亲是如何拆散一对恩爱夫妻,把一对年轻男女逼上绝路的。

后来在陆游的《钗头凤》里,我读到了那句“东风恶,他的幸福却薄”,也是触目惊心。似乎古代“恶婆婆”太多,制造了人间悲剧。那么,《红楼梦》年的婆媳关系是怎样的呢?我们来看看曹公描写的几对老婆婆和媳妇。

一、贾母与邢夫人、王夫人

贾母有两个儿子,贾赦和贾政,分别娶了邢夫人和王夫人。邢夫人是贾赦的第二任妻子。虽然她也是圣旨夫人,但她毕竟是继室。另外,她也没有王夫人那么高贵,性格也不够好。贾对她的印象不够好。

后来贾赦看中了贾的丫环鸳鸯,邢夫人悄悄去找鸳鸯,给贾赦“做媒”,引起鸳鸯姑娘的激烈反抗。这激怒了贾母,使一向爱面子的贾母骂邢夫人“你也是听话贤惠”“贤惠过度”之类的反话。邢夫人言行不当,自然只能低头听。

贾的母亲没有为大儿子贾的原谅做任何事,她对“天天和小妻子喝酒”感到不满。邢夫人一味的奉承贾的原谅,不能明辨是非,使贾的眼睛瞧不起她。邢夫人既无才华,又无产出,想来贾家,贾对这个大儿媳妇并无好感。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贾母和她的小儿子住在一起,而这个儿子是管家。

比起邢夫人,贾夫人更满意王夫人。王太太出身名门,有两男一女。更难得的是,女儿取名贵妃,小儿子宝玉是贾最疼爱的孙子。虽然说王夫人木讷,说她“可怜、文静、木讷”,公婆“没怎么好心肠”,但我们还是可以从她平日的态度来判断对王夫人的“偏爱”。

邢夫人恳求鸳鸯原谅贾,贾的母亲大怒,甚至拿王夫人出气,甚至一起训斥王夫人。王太太不敢说话。幸亏滩纯替婆婆辩护,贾母才转怒为喜,说她“老态龙钟”,对薛姨妈道:“你姐姐对我很孝顺,不像我大太太,老是怕老爷,婆婆就在跟前。”。这是贾对王夫人的肯定。薛姨妈的一句“老太太偏小儿子小儿媳”,化解了尴尬的场面。薛姨妈作为王夫人的妹妹,似乎比姐姐更能言善辩。

从贾对邢夫人和王夫人的不同态度来看,其实很难说贾是“偏心”的,因为王夫人平日里对贾确实尊重孝顺,为婆媳关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是两个人能一直相处得很好吗?我觉得很可怕,因为他们的价值观在为宝玉选外人的问题上已经开始有了苗头。

王太太先下手为强,提拔了自己喜欢的攻击手,把贾母选的晴雯踢出去,不孝顺。贾只是略感诧异,并无愠怒之意。贾母为人世故,即使看出王夫人等的恭敬是在自作主张的背后,关宝玉家也是小事,不值得向王夫人等顶礼膜拜。光是想着将来嫁给宝玉这件大事,我觉得他们之间的矛盾会更大。

至于邢夫人,她处处不如王夫人,因为她“生性愚笨软弱”,“贪财”,注定无法进入贾的法眼。因为一些小人(如王善宝家)经常招惹他们,邢夫人难免会嫉妒王夫人,对贾不满。

贾母很老练,知道她两个儿媳妇的性格。虽然她更“偏爱”王夫人一点,但她也知道自己缺乏管家的能力,所以年纪轻轻就让冯姐当了管家。凤姐不仅是王夫人的侄女,也是邢夫人的儿媳妇。这种双重身份使她能够照顾王太太的家人。其实,是王夫人的管家吗?分明是为贾管家?

二、邢夫人与凤姐

比起贾和两个媳妇相处的智慧,邢夫人就差远了。

邢夫人作为凤姐的婆婆,不是贾琏的生母。我们不知道贾琏是贾赦之死生的,还是另一个姑母生的,作者也没有特别说明。贾赦好像有个儿子叫贾琮,还年轻。按照凤姐曾经和平儿聊过的简单话题,我更喜欢贾琏是原配妻子生的。因为凤姐自认为出身高贵,不大可能娶贾府的姨太太。

王小姐一家,贾家的主妇,都是凤姐倚重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凤姐才从心底里看不上自己的“正经婆婆”邢夫人。凤姐作为王夫人的外甥女,一进门就是管家,得到了祖上的信任和爱戴,也让邢夫人“看得起她”。

邢夫人的管家身份表明,她的家庭背景不如冯杰的娘家王氏,而邢夫人本人确实是“左派”,所以冯杰自然对邢夫人缺乏真诚的尊重。不过凤姐毕竟是大户人家,婆婆的礼节她也不敢懈怠。不管她有多不屑,表面上都要恭敬。

幸福(汉语拼音写法)

人要替贾赦求娶鸳鸯,找凤姐来讨主意,凤姐忙不迭地推拒了,惹来邢夫人的不满。凤姐见状忙又说了另一番安抚邢夫人的话,自认见识短浅。邢夫人心内没成算,又转怒为喜。看着凤姐与邢夫人巧妙周旋,邢夫人信以为真的样子,不禁感慨,一切都是有出处的:今日之事为日后邢夫人嫌恶凤姐,甚至当众给她没脸埋下了伏笔。

贾母生日,因为两个不懂事的婆子得罪了尤氏,凤姐将她们绑了,放在马厩里,等尤氏发落。邢夫人因素日深恶凤姐,便当着贾母的面替两个老婆子“求情”,当众令凤姐下不来台。强势如凤姐,也不敢发作,只得忍气吞声,于无人处哭红了双眼。

这件事情,凤姐并无过错,邢夫人借题发挥,安心给凤姐没脸。可是作为媳妇,凤姐却只能受着。从这一点上来看,凤姐的家教是合格的,王家作为四大家族之一,对女儿的教育是不错的。反倒是邢夫人,显得鄙陋了。可是旧时的制度决定了婆婆与儿媳之间的不平等,“霸王似的”的王熙凤,在自己的婆婆面前,照样得忍气吞声。

三、王夫人与李纨

同样是王家的人,王夫人作为媳妇是合格的,作为婆婆又是怎样的呢?我们且看王夫人与李纨。

整部书里,王夫人与李纨的交流少之又少,几乎不曾正面说话。李纨青春丧偶,王夫人中年丧子,都是人生的切肤之痛,她们失去的是同一个人,承受着相同的痛苦。

李纨出身大家,又是书香门第,虽然正值青春年少,可也没有改嫁,反而是课子读书,清净守节。李纨的沉静贞节,连贾母都喜欢,格外怜惜她母子二人,经济上、生活是都另眼相待。反观王夫人,却没有看到她对李纨母子的特别怜爱与照拂。

有一次家庭聚会,贾兰缺席,王夫人竟也不知,还是贾政问了李纨一句。李纨笑说,因为老爷不曾叫他,因此不肯来。不知李纨笑着说出的这句话里包含了多少酸辛?小小的贾兰自幼失了父亲的庇护,只有一个寡母相依为命,尽管是生在贾府这样的膏粱之地,依然难免凄凉。

很不理解王夫人为何对贾兰如此漠然。同样是做祖母的,贾母宠爱孙女们,溺爱宝玉,而王夫人眼里似乎只有一个宝玉。贾兰是亲孙子,又是已故长子的遗孤,可是整部书却全然不见王夫人作为一个祖母的慈爱。倒是贾母曾经将自己的菜命人拿去给贾兰吃。

王夫人对亲孙子如此,与李纨就更加有距离感了。究竟是什么使得王夫人婆媳之间的关系如此生疏淡漠?我竟然没有答案。只是觉得奇怪,王夫人这样一个众人眼里的“佛爷”,连赵姨娘和贾环也不见她苛待了,何以对亡子的遗孀与遗孤没有多一些的温情与呵护呢?

四、尤氏与秦可卿

比起王夫人的冷漠,尤氏对待秦可卿可真是一片热忱啊。尤氏也是续弦,并不是贾蓉的亲娘,可是对蓉儿媳妇秦可卿,可真是呵护备至。

原本可卿的出身不高,只是小官秦业家的养女,可是尤氏丝毫没有因此而刁难她,连可卿都曾流着眼泪对凤姐说,公婆拿她当自己的亲女孩一样对待,是自己没福气。尤氏提到可卿的病时,表现出来的是异常烦恼,心急如焚,对可卿的评价又是极高:“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她这为人行事,哪个亲戚、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她?”这堪称是《红楼梦》里一个婆婆对儿媳妇的最高评价了。

可卿温柔要强,尤氏善良和顺,原本婆媳二人的关系极好,若不是可卿突然“病死”,尤氏抱恙不肯操持葬礼,这种“美好”也许会一直持续下去。

然而该来的终究是要到来。可卿的死,打破了一切平静。可卿之死是《红楼梦》中的一段悬案,根据学者们的考证研究,现存的版本存在着删改现象,而删改的内容则是宁国府的一段丑闻,即可卿与贾珍有染,可卿死于自杀。

尽管删改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文字,可是曹公却也给读者留下了不少线索,其中就包括可卿死后,尤氏抱病,无法料理丧事。尤氏究竟是真病还是假病?如果不是真病,她为何拒绝操办丧礼呢?这对婆媳俩你慈我孝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虽然不能确定尤氏是何时发现了贾珍与秦可卿的不正当关系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可卿死前,这已经不再是秘密——连焦大醉骂都公然吵嚷出“爬灰的爬灰”,尤氏难道真能闭目塞听不成?我只是好奇,尤氏表达对可卿之病的忧心牵挂之时,是真情还是假意?而可卿挣扎着在病榻之上对凤姐说出“这都是我没福”的时候,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宁府,是贾珍一手遮天的地方,是贾珍“翻个过儿来”都无人敢说一句的地方。尤氏虽为珍大奶奶,可对贾珍的所作所为却是无能为力,即使贾珍做下爬灰的恶行,也是敢怒不敢言的。甚至只要可卿活着,她就不能不与之虚与委蛇。这样的生活有多么痛苦,想想就知道了。

因此,当可卿不堪重负,用自缢结束自己的生命时,尤氏也彻底放下了她的重重负累,她太累了。可卿生前她不得不在人前装一个好婆婆,如今她死了,也是自己卸下防伪的时候了。

尤氏与可卿这对婆媳脉脉温情的面纱,撕毁于可卿自缢身亡之时。

五、薛姨妈与夏金桂

书中还有一对婆媳令人印象深刻,那便是薛姨妈与夏金桂。

夏金桂也是世家女儿,有着与薛家相匹配的泼天富贵。金桂嫁来之前,是薛蟠求了母亲去提亲的,薛姨妈因见夏家富贵根基都不错,小姐又生得好模样,自然是愿意的。谁料娶到家里的竟是个搅家星。

薛姨妈为人算是良善随和。在贾家客居多年,也是贾母的座上宾。能做到这一点,情商着实在王夫人之上。因只有薛蟠这一个独子,薛姨妈对薛蟠的溺爱远远超过王夫人之于宝玉。亲儿子看中的媳妇,娶来就是了。可是就是这儿媳妇,闹得举家不宁。

夏金桂的成长历程与薛蟠很相似,同样是幼时丧父,寡母骄纵,以至于养成了个盗跖脾气。书中曾拿夏金桂与王熙凤做过比较,说金桂颇步凤姐的后尘,可是事实上呢,夏金桂比王熙凤却是差得远了。凤姐无论如何不敢与婆婆相争,可夏金桂却敢于与薛姨妈顶嘴,隔着窗户吵架,全然不顾形象,不怕人笑话,直把薛姨妈气得病倒。

要说夏金桂这样的女子,也是整部书里的一个“奇葩”,以至于连宝玉这样怜香惜玉的人都无法理解,要特意去找道士开个“疗妒方”来。妒也罢了,凤姐也善妒;可是金桂这种与婆婆隔着窗户就敢吵架的行为,在《红楼梦》的时代里实属大逆不道。仅凭着不尊重婆婆这一点,就可以休了她。可是夏金桂并不惧怕:“休了我,再娶好的来”,她竟是这样的气焰嚣张,不禁使人怀疑,这夏金桂莫不是也后悔嫁入薛家?

《红楼梦》前八十回定格在宝玉的疗妒汤上,不知薛姨妈与夏金桂将如何了断。只是替薛姨妈唏嘘:当年薛姨妈看中邢岫烟的端雅庄重,向邢夫人求娶岫烟给侄子薛蝌,书中说薛姨妈怕将岫烟给薛蟠糟蹋了人家的好女儿,这才给的薛蝌——我总是疑心,这是薛姨妈的托词,真正的原因应该是,邢岫烟的家世配不上薛家。可是最终薛蟠娶了门当户对的夏金桂,却落得个如此惨淡的结局,不知薛姨妈是否后悔了呢?

作者:杜若,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