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思维的实质是什么,冷战形成对世界格局的影响

“冷战”、“新冷战”、“冷战思维”,这些词是当下人们经常看到、听到的,即使再普通的百姓也对此并不陌生了,广播、电视、报纸,尤其是电脑与手机网络上,你几乎每天总是能碰到。

那么究竟什么是“冷战思维”,这个本已清晰的概念,现在学界似乎仍是一个在探讨的话题。


先给大家分享一个故事。两个月前,笔者与一位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世界史专业毕业研究生谈话中了解到,笔者多年前在《史学月刊》发表的《丘吉尔与冷战起源》一文,被同行认定为国内学术界在这个问题上的开拓之篇,应该说我对“冷战”问题的关注还是比较早的,至少和大家一样对“冷战”历史有过了解。

几十年过去了,当人类终于走出“冷战”的阴霾不久,现今的我们又遭遇“新冷战”的困扰。

众所周知,近年来,美国确实仍以“冷战”思维来思考全球战略尤其是中美关系,在美国政界盛行着充满冷战思维言辞和战略逻辑之际,华盛顿近年来的一些对华政策时常有一种拉开发起“新冷战”的架势。难怪2021年4月12日的 《联合早报》就曾惊呼“美中逼近新冷战临界点”。

值得庆幸的是,世界拒绝“新冷战”,国际上已有“反对新冷战”的全球会议召开,多国专家均表明了严正立场。中国更是坚决反对“新冷战”,“冷战”历史不会轻易重演,中国并非新版的前苏联,中美没有进入到“新冷战”状态。

中国方面在此问题上的最新官方表态,是今年8月24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大使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发言中重申:决不允许世界滑向“新冷战”。

应该说, “冷战思维”是有特定涵义的,也是非常清晰的。可是笔者最近在研究中看到网上有国内相当知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似乎把问题搞复杂化了。

专家的分析是这样的:“很多人说结盟是冷战思维,事实上,不结盟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冷战思维。”理由是,“不结盟是1956年提出,到1961年召开了第一次不结盟首脑会议。不结盟运动是真正意义上的冷战思维,是在冷战时期形成的,结盟不是冷战思维,结盟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观念。”

笔者以为,这种颇有影响力的观点是值得商榷的。

首先,如前所提到的,“冷战思维”是有特定的清晰涵义的。它是指“冷战”这一特点历史时期两大集团对峙、两个超级大国争霸过程中形成的处理国家间关系与解决国际争端的一种思维模式。在“冷战”后的今天,则是指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企图建立单极世界、推行霸权主义的一种意识观念。不宜把特定的东西与一般东西混淆在一起。

其次,不能够把世界处于“冷战”时期的一切外交政策主张都归为“冷战思维”。“不结盟运动”显然不能算是“冷战思维”。如果按照专家的这个逻辑,我们在这一时期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该如何界定?

第三,国家间结盟是否古已有之不是评判标准,我们需要根据结盟的动机与性质来予以界定,尤其在当代涉我利益的问题上,需要有明确的正义与否的是否标准。

在笔者看来,我们反对一切人为制造所谓“冷战”、“新冷战”,不愿意同美国打“新冷战”,并不代表中国惧怕美国的种种威胁。 “冷战思维”不符合世界潮流,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不符合或者跟不上世界潮流的政策必将被淘汰。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6738300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6738300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