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美女为爱远嫁异国,结婚14年收获两个男人宠爱

做一个按照自己想法生活的人,这是胡静所希望的,也是她一直在努力践行的。

日前,胡静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最新动态。

她说:八月底的盛夏,一切都还炙热,用野蛮生长的花草们和九月说:“你好,九月。”“你好,明天。”

照片中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在花丛中绽放灿烂笑容,幸福洋溢在脸上。

有网友感慨:岁月依然没有阻止她越变越美。

说起胡静,很多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嫁入豪门的女明星”。

明明是一个努力、有演技且有不少代表作的女演员,却被贴上“豪门阔太”的标签,以往的成绩似乎都被掩盖了,这让胡静有些苦恼。

其实,这些年她一直在工作,更不乏《人民的名义》这样的代表作,在去年的《乘风破浪的姐姐2》中,她也用实际表现努力撕掉了这个“标签”。

01

过程很苦,可能前半生过得太幸福了

《乘风破浪的姐姐2》是胡静第一次参加真人秀。她说,自己算是运气最好的“姐姐”了,从第一次公演走到最后,从来没有进过“小房间”。

而来之前,她定的目标只是不要“一轮游”,“那么大老远从马来西亚回来,要是‘一轮游’的话,心理和身体都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只能拼命地努力。”

参加这档真人秀,她也体验了“前半生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苦”,她笑称:“可能前半生过得太幸福太顺心了”。

她说的苦,是体能上的考验。因为她身上有旧伤,在唱跳上遇到了很大挑战,“以前学舞蹈时留下的伤,现在都跑出来了”。除了训练、录节目外,她都在进行艾灸、针灸治疗。

参加真人秀之前,她不解第一季的姐姐们为什么会哭,她跟自己的PD(节目制作导演)立下Flag(旗帜)——“我绝对不会哭”,因为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以往不管出现什么问题,她都会想怎么解决,而“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结果说完的第二天她就哭了,啪啪打脸。

当时她和周笔畅与吉克隽逸这些专业歌手分到了一组,跳的那支舞又需要单脚穿高跟鞋,挑战很大,而当时她的腰已经受伤了,“怕唱错,又担心跳错,很崩溃,坐在地板上大哭”。

出道以来,除了必须要拍的哭戏,这是她第一次在工作中这样痛哭,一度自我怀疑“为什么要来”,但看到工作人员鼓励的目光,她逼着自己擦干眼泪继续练,最终惊艳全场,直接拿下第一场公演的冠军之位。

这之后,她像打通了任督二脉,气场全开。在几个月的旅程中,她体会到了完全不同于职业演员的感受与情感。与其他姐姐一起训练比赛,也让她收获了珍贵的友情,“女生和女生之间没有我以前想象的那么复杂,每个女生都有极度可爱的一面”。

所以,即便过程很苦,但让她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看到了更好的自己,她开心且感恩。

02

家人助阵,她有个可靠的“大后方”

穿着在某宝上几百元买来的衣服参加节目,胡静曾多次表达自己“并不阔”。她平时会搜索自己的名字,发现前面常有“豪门阔太”几个字,她特别讨厌这样的标签,她觉得自己的家庭只是一个“很正常的家庭”。

这话听起来有点儿凡尔赛,因为她的老公朱兆祥是马来西亚的富商,2010年他们在苏丹皇宫受封拿汀和拿督。但这确实也是她的真实想法,因为她的生活跟婚前没什么不同,除了生儿子时休息了5个月,她并没有停止工作。

结婚后不放弃工作,是两人在结婚前就说好的。“我说如果你不能够接受我继续拍戏的话,我们在一起很困难。”朱兆祥完全没有犹豫直接表示:“我一定会支持你做喜欢的事情!”

这话不是哄她,是朱兆祥的真心体会,他觉得,能从事自己喜欢的行业真的很难得。他年轻时的梦想是做医生,但现在没机会了。

朱兆祥对胡静的支持全都化成了实际行动。恋爱那几年包括结婚后,他几乎每个月都要飞去探班,看她拍戏的地方艰苦,大冬天还要拍下水戏,也很心疼,但即便如此,他从没有说过“你别干这个了”。因为他太了解妻子,如果她自己没有放弃的话,别人说什么都没有用。

生活中,胡静也不是大家常想的那种做小伏低的“豪门媳妇”,因为她的工作属性,朱兆祥反而要更多迁就她的时间。往往是两人定好了旅行时间,胡静突然来了工作,度假就泡汤了;平时开家长会,也多是朱兆祥去。

事实上,相比胡静的大大咧咧,朱兆祥反而更细腻一些,家人的生日、两人的纪念日一一记在心里,去探班时还会帮她收拾屋子,就连婚礼这件大事也多是他在操心,因为9月结婚,胡静8月还在拍戏……所以,朱兆祥也会偶尔开玩笑抱怨:“娶了老婆跟没有娶老婆有什么区别?”

化最美的妆容,穿最漂亮的衣服,往往也都是工作需要,而不是为了让他看,在家约她出去吃个饭都难……但这么多年下来,这位“宠妻狂魔”已经被“折磨”习惯了。

现在的他更多是以妻子为傲,有次同学们聚会,聊到当时爆火的《人民的名义》,他“不经意”提起“我老婆也有在里面演”,当时就炸锅了!

所以,结婚十多年,婚姻保鲜的秘籍是什么?是尊重、珍惜和包容。

刚结婚时,两人有一个约定,如果吵架,要有人主动过去亲对方一下,不管谁对谁错,对方在那一秒钟必须放下恩怨,“一亲泯恩仇”。常有小道消息说两人的婚姻出现了问题,但胡静从不放在心上,“我觉得一段感情,本身没有问题,彼此又很信任,那外面说什么都没有太大关系。”

现在,性格迥异的两人也步入“老夫老妻的日常”,生活简单而幸福,一年有一半时间,她会留给家人,“早上睡个懒觉,起来后就去运动,运动完吃饭,吃完饭追个剧或看看书,去接孩子……”从这个角度来说,她确实没说错,这的确是非常普通的家庭生活而已。

03

收获崇拜,儿子用作品给妈妈打CALL

跟老公相比,儿子支持妈妈的方式比较特别。在节目中,胡静曾请儿子帮忙为《逆光》的舞台设计logo。

得知自己的设计被选用,儿子非常开心,胡静调侃:“因为他得到了2000元游戏资金。”原来,设计这个logo是跟妈妈签了“合同”的,如果采用,妈妈要给他2000元奖金,这些钱可以用来买游戏装备,所以,他一下子就兴奋了,“我跟他说完之后不到一个半小时,他就画完给我们了”。

虽然儿子嘴上没说,但胡静能感觉到自己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2》之后儿子的变化。

以前儿子很少看她的影视作品,相比大人们爱看的连续剧,他对卡通片更有兴趣,所以,他也没感受到妈妈在事业上的成绩,但“姐姐”播出期间,他每周五都会特别开心地跟家人坐在一起看。

“以前我离开家工作,他很少主动给我发信息,每次我要跟他通电话他还会很抗拒,但那段时间他每天早晚一定要给我发语音,问我在干什么,然后跟我报备他在干什么……”说到这儿,她也忍不住开心地笑,“我觉得他好像对我有点儿小小的崇拜”。

当然,崇拜之余,儿子最大的愿望还是希望她早一点儿被淘汰回家,因为这样就可以陪他了。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对胡静来说,这一年多全心陪伴家人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从儿子出生到现在,我去年是陪他最多的”。习惯了妈妈在家,所以看她又重新返回职场“乘风破浪”,儿子还是有点儿不适应,有些不舍得。

“其实,我既是儿子的朋友,又是严母。”胡静觉得孩子需要用心交流和陪伴,也需要父母的引导和教育。儿子7岁的时候,她就送儿子独自参加夏令营,希望培养他的独立能力,成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男子汉,“我希望未来他所有的一切是靠自己的能力创造的,而不是我们留给他的。”

不过,在学业上,她采用的是放养模式,让他根据自己的兴趣学习。她解释,只会在一些需要“加强”的地方给他上“课外课”,但不会把他所有的时间排满。

她笑言:“我应该是所有妈妈里,给孩子报课外辅导班最少的了。”因为她想到自己小时候玩儿的时间比现在的小孩儿多,将心比心,如果儿子的童年全部被课外班占满,没时间去玩儿的话,“感觉挺惨的”。

04

撕掉标签,只是一个很努力的演员

在婚姻和家庭成为谈资之前,胡静就已是一个优秀的女演员了。

毕业于中戏96级,那是拥有章子怡、刘烨、秦海璐、梅婷、秦昊、曾黎、袁泉等众多优秀演员的“明星班”,而胡静也是当年的“八大金钗”之一。

大学期间成绩优秀,出道之后作品不断,很快就有了“古装美人”的称号,《孝庄秘史》里的苏茉儿、《少年张三丰》里的凌雪雁、《康熙秘史》里的青格儿、《大明宫词》中的少年韦氏……经典角色相当多。

所以,2008年她在事业红火时结婚生子,也一度让人惋惜,很多人以为她从此要回归家庭了。但她可不这么想,生下儿子没多久就回归片场。《橙红年代》《新世界》《人民的名义》……婚后这些年,她的成绩同样亮眼。

当然,结婚生子后重新回归职场,变化肯定还是有的。她记得,刚回归时还有女主角的剧本,但拍完一两个戏,如果没有好的收视,“就没有女主角的本子给你了,选择的范围越来越小,当时我确实挺焦虑的”。

怎么应对?她的方法是改变自己,在不是女主角的本子里挑自己喜欢的角色,《人民的名义》就是这样挑出来的。

她主动接受这种角色和身份的转变,并没有觉得碰到过什么低谷,“可能每个人对低潮的底线不一样,对我来讲,我还真的没有碰到过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从出道到现在,她都是按照自己的步调跟喜好来,从来不勉强自己接不喜欢的角色,一步一步顺利地往前走。也因为如此,听到网友讨论“假设当年胡静没有那么早结婚,在事业上搏一搏,可能现在都成超一线了”,她会笑着说:“我特别感谢他们,他们实在是太高看我了。”

在对的时间碰到对的人,她和每个艺人一样,也会衡量事业重要还是人生伴侣重要,“你会做一个选择,选择了伴侣,就义无反顾去结婚。结婚是我要的,孩子是我要的,当我自己想要这些的时候,就需要承担会带来的变化”

事业和家庭在她这里从来不分高低,“拍戏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演员,认真拍戏,不会让家庭的事情牵扯太多精力。不拍戏的时候,我就是父母的孩子、孩子的妈妈、老公的老婆,是一个非常‘家庭’的女人”。她希望事业和家庭都能够丰收,也努力做到平衡。

至于名气,她更想说的是,自己从来不觉得一线、二线或者三线是衡量一个好演员的标准,“我想做一个好演员。我认识很多好演员,他们可能没有被很多人熟知,但你去看他们作品的时候,每一个角色都是值得学习和揣摩的,所以我想做一个好演员,跟‘线’没有关系”。

没有人可以永远站在人生的C位,演艺圈总会有高低起伏,但演员却是她一辈子的职业,她希望细水长流,只要观众喜欢,就会一直演下去。所以,大家常讨论的容貌焦虑,她也只是焦虑了一会儿就想明白了,“这是没有办法抗拒的事实,我们在逐渐成熟的过程中,容颜就是会改变,从生下来到变老,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体验”

尤其对于演员来说,人生的每一个变化包括衰老的过程都是老天给的礼物。“其实人生的价值,不是只在于容貌。”她觉得,拥有年轻的心态,有好奇心,永远包容别人,就是最强大的女性。

只是,再强大偶尔也会有委屈,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努力似乎并没有被大家看到,她很想告诉那些说她婚后拍戏是玩票的人:“我做什么事情都不玩票,一旦决定去做的时候,就会非常努力地去做。”胡静说:“我是一个很努力的人,请不要把我标签化。”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