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意思,是可忍孰不可忍典故出自于哪里

原文: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译文:

孔子谈到季孙氏说:“他用天子才能用的八佾在庭院中奏乐舞蹈,这样的事都忍心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事能忍心做不出来呢?”

逐句解释:

孔子谓季氏

季氏:季孙氏,鲁国大夫。

孔子谈论季孙氏。

八佾舞于庭

八佾(yì):古代奏乐舞蹈,每行八人,称为一佾。天子可用八佾,即六十四人:诸侯六佾,四十八人;大夫四佾,三十二人。季氏属于大夫,应该用四佾。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忍:忍心,狠心。

这句话很常见,一般解释为对某事忍无可忍的意思。这里指季孙氏使用天子礼乐这种事情都忍心做得出来,那还有什么事不忍心做的呢?

心得总结:

本篇是孔子对于僭越礼法行为的愤慨。《论语》的核心思想之一是克己复礼,这个“礼”就是周礼。当看到一个诸侯国大夫按照天子的礼仪来表演礼乐和舞蹈时,孔子不禁大怒。

“礼”代表着一种修身与治国的文化精神,它不仅是社会伦理规范,也是治理国家的根本制度。孔子主张以礼治国,即采用礼法制度来规范君臣和臣民的关系,让每个人都能各就其位,严格遵循等级尊卑。君王有君王的样子,臣子有臣子的样子,百姓也有百姓的样子。如果下级僭越,逾越了礼法,那就是大逆不道。

在春秋时期,法制还不发达。古时候讲究君权神授,天子需要依靠一整套礼仪来行使行政权力。这一套权力机制就是礼法制度。因此“礼”在政治运作和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国历朝历代都十分重视礼制,对于越礼行为严加惩罚。如果有臣子冒用天子礼仪,那就是大逆不道,视同谋反。

对于季孙氏公然采用天子礼仪,孔子勃然大怒,斥责其无法无天,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现代社会,封建社会的礼法制度早就被淘汰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观念也已被丢弃。但是孔子关于人人都应该遵守道德秩序,不得逾越职权,这个思想得到了延续。如果社会缺乏秩序,没有道德规范,那么社会就会乱得一团糟。

总之,孔子对于季孙氏的评价在当时来说不为过。现代社会,如果人们僭越了礼仪,做了不符合身份的事情,也一样要受到谴责。

附图:

关注我,每天分享《论语》和《道德经》,实事求是,以现代社会视角解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