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用语五条人是什么梗,笑疯了!“五条人”火出圈!

从25日晚上开始

有两个广东海丰人突然刷屏朋友圈

还嗖嗖嗖嗖嗖地蹿上了热搜第一

!!!

五条人就是两人所属的乐队的名字

看看刷屏的朋友圈

他们两到底是谁?

为什么突然爆火还被网友造了不少梗

没关系还没来得及看的话

南都君给你科普科普

事情就发生在25日晚上

音乐类综艺节目

《乐队的夏天2》开播

五条人乐队就是参赛的乐队之一

他们分别是

仁科(主唱/主音吉他/手风琴)

茂涛(主唱/节奏吉他,人称阿茂)

来看看这一声熟悉的“靓仔靓女”

就知道你们是广东local

从被cue出场到演出结束的采访

这两位完全不按牌面出牌

让全场爆发了一阵阵笑声

首先

他们的出现方式是这样的

↓↓↓

导演cue出场了他们一脸茫然

这.......

不羁的睡姿和与我无关的气场

你们到底是来睡觉的

还是来参加节目的啊喂

醒是终于睡醒了

上场方式也蛮特别的

小拖鞋哒哒哒的

我就是乐夏最靓的仔~

阿茂:穿鞋是不可能穿鞋

的我和我的人字拖不离不弃~~

表演的时候鞋子还飞了

看看这十块一双

上得舞台下得市场的

五条人单品你有没有心动呢?

采访中仁科面对

“木村拓哉”、“郭富城”等男神标签

戏称自己是“农村拓哉”、“郭富县城”

还评价五条人的音乐

有时候“土到掉渣”

用词犀利毫无遮掩

真是让人大呼:“牛X”

你以为笑点到这儿就完了?

其实好戏才刚刚开始他们最骚的操作还要数这波:我们临时改歌了!

仁科对乐队说:

到开始表演的最后一刻看我起什么音我起《问题》就《问题》(此处指《问题出现了我再告诉大家》)《道山》就《道山》

(此处说的是《道山靓仔》)

于是,配合默契的乐队

在表演前最后一秒

听到仁科起的音才决定演出的曲目

五条人上场演出后

乐迷们没有看到歌词

都处于一个懵圈的状态

但是懵圈的永远

都只有歌迷、灯光师、还有导演......

五条人默契十足一个点头就把歌换了

这波操作完之后他们不但丝毫没有担心自己能否晋级

反而还对导演说:

“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哦~”“我害怕你会被炒鱿鱼~”

“别怕,你会找到更好的工作的!”

深夜,五条人还在微博

关心他们的导演

而导演的微博是这样写的:

“我快被摇滚乐吓疯了!”

还好工作是保住了

但这个梗还是逃不过去

并迅速被网友们制成了表情包

怎么样看完了之后你是不是这样的?

↓↓↓

在表演之后

跟主持人马东和大张伟

互动也是笑料十足

看完节目的网友们纷纷刷屏:

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被笑死了

而五条人的名字

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明明是两个人为啥叫五条人?

还有网友说:

这么多年的语文白学了

受到了“量词暴击”

网友们甚至还call out

星爷为下部星喜剧选角

五条人内心OS:

干得好,今晚星爷给我打电话

就请你吃饭

五条人还在知乎亲自上场

对被淘汰进行了回答

看看这回答再配上仁科的语气是不是扑面而来的五条人?

======认真介绍的分割线========

五条人乐队到底是一支怎样的乐队?

毫无疑问,他们是摇滚乐队,而民谣组合是十年前的标签。

如果如今非要给他们贴标签的话,那他们是:广东海丰道山靓仔,珠三角布鲁斯民谣朋克,CANTON POP劲歌金曲新浪潮,中国迷幻摇滚土特产……乐队的logo一只塑料袋

↓↓

五条人正式成立于2008年,其创始成员、灵魂人物、词曲作者是「仁科」和「茂涛」。1981年,阿茂出生于海丰县陶河镇;1986年,仁科出生于海丰县捷胜镇。

在乐队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起了五条人这个名字,因此你可以把五条人这一命名当作一个玩笑。

但是后来,他们的成员确实越来越多。目前的成员是:仁科(主唱/主音吉他/手风琴)、茂涛(主唱/节奏吉他,人称阿茂)、何俊霓(贝斯手,绰号牛河)、苗长江(鼓手)。他们如今的固定阵容是四条人,但是有时候加上嘉宾乐手,他们真的有五条人,甚至有更多条人。

偷偷讲个笑话:在当年他们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有次参加音乐节,主办方竟然真的给他们订了五间房。

阿茂与仁科相识于海丰

2001年,阿茂前往广州,主要靠卖打口CD为生。阿茂刚到广州时,住在华南师范大学的宿舍,时常去旁听大学的电影选修课。2004年,仁科从上了一年美术课的工艺美术班离开,在区区五百元先生主办的“海丰原创音乐会”上演出,与阿茂初识。不久后,仁科前往广州与阿茂会师。

2005年,19岁的仁科和24岁的阿茂一起住在广州石牌村,期间看了杜可风电影《三条人》,传说为“五条人”起名的源流之一。2008年,广州严打“走鬼”。仁科和阿茂在广州美院旁边的大学村租了一栋老房子,“元音工房”唱片店诞生。二人在此整理以前创作过的歌曲,和朋友一起在老房子的天台上玩音乐。

2008年,五条人发行第一张EP《DEMO》,介质为Mini CD,收录六首早期创作。从2008年起,每年春节五条人都会回到家乡海丰举办“回到海丰演唱会”,一直到2017年。

他们的代表作除了有《道山靓仔》和《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还有:《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阿珍爱上了阿强》、《梦幻丽莎发廊》、《深圳的街头》、《广东姑娘》、《一些风景》、《曹操你别怕》、《阿炳耀》等.....

有人问,五条人是不是方言乐队?

其公司算了一下五条人正式发表过的五张录音室专辑中两种语言的数量(两种语言都有的各算半首)——《县城记》:普通话1.5首,海丰话9.5首;《一些风景》:普通话3首,海丰话18首;《广东姑娘》:普通话6.5首,海丰话6.5首;《梦幻丽莎发廊》:普通话8首,海丰话3首;《故事会》:普通话8首,海丰话3首。

早期五条人的歌以海丰话为主,后来以普通话为主。所以已经不能再称他们为“方言乐队”了。

仁科和阿茂在海丰成长,可是阿茂2001年就来了广州,仁科2004年就来了广州,他们的整个青年时代都是在广州度过的。

五条人曾跟南都说过他们的故事 2016年,在距离上一张《广东姑娘》也就一年半时间后,五条人推出了新专辑《梦幻丽莎发廊》,彼时,他们接受过南都记者的采访,讲了他们跟广东有关的故事。

01/ 广州石牌

在《梦幻丽莎发廊》的专辑中,有两首歌提到石牌桥,其中还有一首歌直接叫《石牌桥》,当然还有天河北路和购书中心,地点有了,人物主角就是广东姑娘和走鬼们。 阿茂和仁科都在石牌村住过,从华师到购书中心是他们的活动范围,两人都曾是卖打口的“走鬼”,见证和经历了石牌周边的变化和变迁,熟悉各种味道、气息,因为眼见着周边高楼大厦的崛起,和石牌村狭长破旧的街巷形成视觉效果的强烈反差;石牌附近曾经有全中国最大的打口集散地,现在都没有了,后来岗顶成了广州的“中关村”,石牌桥有了太古汇和文华东方,地铁和BRT象征着现代化速度。

但在十年前,石牌村住过各种各样的民工、走鬼、艺术家、音乐人、IT人,当然还有广东姑娘和“在广东的姑娘”,阿茂和仁科就先后在这里生活过。 石牌真有过一个发廊,不叫梦幻丽莎,就叫梦娜丽莎,是做正经的发廊生意。

石牌附近还有暨大的留学生,阿茂说许多外地来的女孩子真的好漂亮,尤其一到晚上在石牌附近就会冒出很多青春活力的姑娘,几个人蹲在路边吃烧烤就会突然收声,目送衣着光鲜的女孩子过去再继续聊天。仁科说很多地方都会有漂亮姑娘,但在石牌周围那种活力四射的活生生的生命感,还是真切留下了记忆,用歌曲就更容易提炼独特的视角,更有表达的戏剧性,于是就有了《广东姑娘》,以及可以作为续集的《梦幻丽莎发廊》。

阿茂。cr.摄影师: Rockman_留真

五条人就是用《梦幻丽莎发廊》来提炼当年的兴奋点,石牌和杨箕,是广州最有故事性的两个地标,杨箕曾孕育出不少文人墨客,石牌则滋养了五条人。石牌既有阿茂和仁科生活的烙印,也有他们所观察和记录的一切,仁科说他本人对所谓的“社会性的高度和思想性的深度”有怀疑,所以他反复强调一个词“视角”。

02/即兴

从《县城记》到《一些风景》,五条人最别具一格的是海丰话演唱,但是在《梦幻丽莎发廊》,用海丰话演唱的歌曲只有3首歌。有人说到《广东姑娘》,就意味着五条人已经走进城市,阿茂说因为这次《梦幻丽莎发廊》故事都发生在广州,很多歌用普通话唱很自然而然,《很多很多》里还有长沙话(混音师)、包头话(鼓手),《有所追求》因为主角是海丰人,所以就用海丰话唱。此外还有潮汕话、泰国话,还有一首纯音乐《楼房来四散起 路不见狗相连》,至于为什么没有歌词,仁科说歌名就是歌词。

仁科说其实在《广东姑娘》就有即兴的成分,但大部分歌曲都是编得很稳才进棚,这次《梦幻丽莎发廊》一开始就没有设定框架,相当于边玩边录,越来越觉得即兴更舒服,弹奏的时候不知道结果会怎样,有点冒险,有点刺激,就凭直觉,但效果却很满意,这种方式和技巧之前是做不到的。像《有所追求》就是两个人更随意地玩,有时候特别不跟着旋律走,反而能玩得更兴奋。

因为录制的时候有即兴,在演出时就更不一样,虽然大致方向一样,但每次的Solo都会不同。

阿茂说有点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迪伦,或者感恩而死那种即兴。仁科说即兴更看重的是营造的氛围,兴之所至,但又不是窦唯那样的即兴,有朋友说《阿珍爱上阿强》,能听得出来虽然是即兴,但又比较节制,因为节制,也更有回味。

仁科说就像《石牌桥》,第一版的钢琴Solo感觉就太好了,之后再弹就觉得弹不出那种效果,也许以后演出的时候能弹出最喜欢的那几个音。除了演奏是即兴,配唱也很即兴,《热带》唱到最后快断气了,就是一遍过,不会修音;《初恋》的发音还唱错了,但唱错就唱错了,歌手又不是播音员。

03/走红

有粉丝给仁科建了一个贴吧,但后来发现有很多人在贴吧下面交流AV种子,才知道原来有个日本女优也叫仁科。

仁科。cr.摄影师: Rockman_留真

很多人都在说民谣复兴,不少民谣歌手红了,歌曲也有传唱度。仁科原话是这样说的:“他们必须红,他们红是正确的,他们的歌里具备有流行的因素,歌曲的内容、结构和方式都有港台流行歌过渡过来的传唱性。我们玩音乐就是玩自己喜欢的,出发点就不考虑流行度,遵从自己的心怎么来怎么去,我们玩的时候找独特的视角,在录音的时候打破一些东西才好玩,有时候弹得太顺了太好听了就给自己挖个坑,掉进沟里也蛮过瘾的,有这样的想法就导致我们玩这样的东西,做这样的东西注定很难传唱,没什么问题,也不冲突,对我们来说受众已经不少,起码我们靠这种音乐也能存活。”

很多人仍然把五条人当成一个很地域性的乐队,《县城记》更窄,到《广东姑娘》,海丰到广州,虽然走到大城市,但仍旧有地域性的局限。《石牌桥》把禁摩的题材写成情歌,其实关于“禁摩”,在相当一段时间只有广州人才懂,仁科说越是虚构大众的接受就越不具有指向性,越不具体的内容越简单,越朦胧越模糊的场景越容易进来,这个大家都知道,但这恰恰是有害的,也恰恰是不愿意干的事情。 所以五条人一直唱很具体的小人物,唱很具体的场景,唱很具体的故事,就像最早时唱《踏架脚车牵条猪(骑辆单车牵头猪)》,现在唱《阿虎》和《阿珍爱上了阿强》。

随着五条人的出圈爆红

后续他们会带来什么音(huan)乐(le)呢

送仍在阅读南都君文章的朋友

特别是找工作的朋友

一张图吧↓↓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报道

整合:实习生 符彩莉

另据着调(chtune 采写:老丁)、摩登天空、新浪微博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