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张紫妍事件:总统下令彻查,为何草草结案?

2019年,韩国娱乐界连续传出噩耗,10月到11月,偶像明星崔雪莉、具荷拉接连自杀,两人以前都是韩国一线明星。

崔雪莉在自杀之前已经变得不太正常,经常在直播和社交媒体上做出奇怪的行为,如穿着暴露、傻笑、语无伦次、一度被人怀疑是精神崩溃。

雪莉最后于10月中旬上吊,一个月后,她的好友具荷拉也自杀身亡。

公司方面的解释都很一致,因为工作压力,两人患有抑郁症,所以最后寻了短见。

可是网友们一致怀疑,雪莉和具荷拉可能都遭受国韩娱圈的“强制陪侍”行为,她们的自杀,让许多人回想起10年前轰动韩国的“张紫妍案”。

2009年的“张紫妍案”曾被誉为韩国的“国耻”,演员张紫妍在家里上吊自杀,之后她的经纪人曝出了张紫妍的亲笔遗书。

在遗书中,张紫妍透露了从业多年以来,自己上百次被迫陪酒、陪睡,以换来演艺工作机会的经历。

张紫妍服务过的“大人物”有30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演艺圈人士,还有少部分是财阀或者媒体人物。

韩国警方曾在张紫妍死后调查过所有和该案有牵扯的人,但最后却不了了之,之后首犯张紫妍的公司老总竟被判1年有期徒刑,还缓刑2年。

2019年,因为“胜利案”爆发,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重查“张紫妍案”,还声明要“赌上警察的荣誉”,给国民一个交代。

可到最后,韩国警方和检方仍然没能把“张紫妍案”办成铁案,甚至连一些证人都被媒体封杀。

这起“张紫妍案”,到底是什么情况?张紫妍的“遗书”写了什么,又是怎么被曝光的?

一、韩国警方不想提起的“张紫妍案”

“张紫妍案”爆发在2009年,当年3月7日,演员张紫妍被发现在家里死亡,警方到现场调查之后,宣布张紫妍是自杀身亡。

很快,张紫妍的前经纪人刘长浩送了一份“遗书”给警方,上面有张紫妍签名、手印、还有像合同一样盖在纸张中间的印章。

由于遗书的内容太过劲爆,以至于警方一度怀疑是伪造的。

警方经过笔迹调查,确实该“遗书”就是张紫妍亲笔写的,里面曝光了自己在演艺公司里的非人待遇。

演艺公司的老板为了让公司得到资源,让张紫妍多年来频繁陪睡,服务的客人有30多个,总数目超过100次。

张紫妍在遗书中说,自己陪睡的次数和人数都没有限制,曾一天陪过5个客人,一次跟4个人上床。甚至自己生病时,或在父母的忌日,都是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因为有的客人有怪癖,张紫妍经常被迫服下一些性药或者兴奋剂,还时常要被客人殴打。张紫妍的身体和心理因此受到了伤害,最后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还被迫接受绝育手术。

张紫妍在遗书最后列下了陪睡的对象名单,其中有商界名流和导演,还有一些大记者。最吸引人的名字,是韩国财阀“乐天”集团的创始人辛格浩和儿子辛东彬。

遗书中的一句话让当时查案的警察也很痛苦:“作为娱乐圈微不足道的新人,我只想从这不间断的痛苦里解脱。”

当年4月,韩国警方根据这份遗书立案,他们按照张紫妍供述的名单找到了其中的一批“陪睡”对象,将其逮捕调查。

至于张紫妍的老板“金承勋”,则因为在日本而没有被逮捕。

事发之后,金承勋在日本放话,称“陪睡”的事纯属污蔑,他的公司绝对没有虐待艺人的情况发生。

不过,在2010年,回国后的金承勋就被当即逮捕,韩国检方对其进行了起诉,但后来只被判处1年监禁,还有2年缓刑,罪名也不是强迫艺人卖淫,而是殴打艺人。

这个罪名是庭审中金承勋自己承认的,除此之外任何指控都缺少证据而没有判罪。

韩国国内当时对“张紫妍案”很关注,但韩国警方的行为却很奇怪,一直在缩小事件的影响力,在金承勋判罪后就不再提起此案。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当时“韩流”正处在巅峰时期,韩国的偶像组合席卷世界,让韩国成为文化影响力强国。

为了抓住韩流的东风,连韩国政府都在推动娱乐业发展,总统把明星请到总统府吃饭,把偶像当做国家的英雄。

国家鼓励娱乐业发展,这种事情在全世界也不多见。既然韩国政府在兴头上,那警方也不能泼冷水,于是“张紫妍案”就被冷藏了。

二、遗书不是遗书,犯人也不是犯人

2011年后,韩流进入席卷世界的时代,韩国人开始了文化狂欢。在这繁荣的夹缝里,张紫妍案又在2013-2014年悄悄地推进。

但这时候,“张紫妍案”已经不是张紫妍家人的事了,在法庭上对阵的是她以前的老板金承勋,以及她的前同事刘美淑,以及前经纪人刘长浩。

这三人的对峙当中,一个更加悲惨的故事被呈现在韩国人眼前——原来张紫妍不是自杀,而是被这些人逼死的。

一切的纠纷都围绕着金承勋、刘长浩、刘美淑三人,张紫妍并未参与,但她却被他人的贪婪害死。

事情的起点是刘长浩,此人是张紫妍的前经纪人,旗下还签约了一些别的艺人,刘美淑就是其中之一。

刘长浩自以为能力很强,不输给老板金承勋,所以带着艺人自立门户,把刘美淑给拐跑了。

但是按照演艺界的协议,在艺人合约期内擅自改变经济关系,艺人要付一大笔违约金,往往是年薪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于是,在刘美淑被拐跑后,金承勋就起诉了她,要她付钱,然而刘长浩和刘美淑却想用一些手段要挟金承勋,要他不再追究自己。

刘长浩也是张紫妍的经纪人,所以他知道张紫妍在金承勋手下陪睡的事情,因此他找来张紫妍,诱骗她写下一份文件,将金承勋逼她做的事全部记下来,用来要挟金承勋。

刘长浩告诉张紫妍,自己不会公布文件,只是用此来要挟金承勋,可以帮助张紫妍解约,让她去更好的公司,未来不必再过这种“酒店小姐一样的日子”。

张紫妍以为“经纪人哥哥”是诚心诚意帮助自己的,就满怀欣喜地写下了后来公布的那封“遗书”,甚至在写完“遗书”交给刘长浩的时候,她都是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的人生有了转机。

结果没想到的是,刘长浩转手就把张紫妍的信任给丢掉,把这份文件摆在了金承勋的面前,威胁将文件曝光出去,让他吐出刘美淑的合同。

金承勋对此非常生气,他觉得张紫妍背叛了自己,便发短信给张紫妍质问情况,还说要带上一些人对峙。

结果,在收到短信后,张紫妍就自杀了。当时距离她写下那封“遗书”,刚过去一个礼拜。

2014年,韩国媒体认为终于真相大白,应该给这个可怜的女人一个公道。

但在法庭上,刘美淑不承认认识张紫妍,刘长浩也不同意金承勋的说法,坚持是金承勋安排陪睡,让张紫妍患上抑郁症,最后自杀的。

至于这封“遗书”,本就是张紫妍亲笔所写,里面的内容自然句句属实。

媒体记者经调查得知,这个金承勋自称有20年从业经验,捧红过大量明星,事实上却劣迹斑斑,他手上有好几个女演员自杀身亡,如李恩珠、郑多彬、崔真实。

这些人都跟张紫妍有点相似,都不是大红大紫的演员,但频繁接戏,有一定观众缘。

“张紫妍案”就这样成为韩国人乃至亚洲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韩国警方后来也没法继续调查了。

因为该案缺乏必要的物证,当事人也不在了,进入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扯皮阶段。之后这个案子被暂时封存,当事人们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三、2019重查“张紫妍案”,只进行了2个月

2019年,韩国爆发了涉及娱乐圈的巨大丑闻,YG公司的著名组合BIGBANG成员李胜利被指控“拉皮条”,在自己参股的夜店里给海外的客人、国内的富二代提供性服务。

这个案件就是韩国又一著名大案——胜利案。

案件爆发后,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案件,随后韩国国内开始呼吁重新彻查“张紫妍案”,给死去10年的张紫妍一个交代。

碰巧,文在寅上台后一直想彻底清洗国内的一些黑幕,包括娱乐圈的潜规则,反正当时韩流的风潮已经过去,这件事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因此,闻见风声的文在寅当即下令重启“张紫妍案”,要赌上警察的荣誉,给国民一个交代。

既然总统下了命令,韩国警方开始继续调查“张紫妍案”。

这一消息传出后,一个名叫尹智吾的女人站了出来,她是张紫妍同公司的晚辈,自称知道张紫妍的故事,愿意作为人证。

韩国电视上也开始放出张紫妍的照片,各种报纸报道她生前的惨状。

但奇怪的是,2019年3月韩国总统下令重查案件,5月20日检方就来拆台,说这案子没法查,称时间太久,且没有证据,而且案情涉及很多虚假新闻,检方没法调查。

很快,“张紫妍案”又一次落下了帷幕,这次之后,该案可能会被彻底封存。

至于该案的证人尹智吾,曾在调查期间高调做宣传,说“帮姐姐讨回公道”,但很快有人曝光她是个骗子,因为她很多叙述都跟张紫妍的“遗书”对不上号,都是自己编造的。

而且尹智吾被控在借张紫妍给自己宣传,她自己则搞一些支持张紫妍的应援物在售卖赚钱。

韩国媒体报道此事后,尹智吾的支持者们开始调查她为张紫妍集资的行为,最后发现尹智吾挪用了帮张紫妍打官司的捐助款。

很快,人数多达几百人的网友联名向尹智吾索要捐款,尹智吾则选择偷偷离开韩国,跑到加拿大躲了起来。

这次事件发生后,韩国人对“张紫妍案”的热度下降了不少,很多人表示不如就此放弃,也让这个可怜的女人好好安息。

后来的几年,“李胜利案”被多次重审,最后李胜利罪名坐实,被判处3年监禁。至于“张紫妍案”,检方却在证人离开后宣布结案。

四、“这一行就是如此”

一个女艺人自杀的案件,在有遗书亲自列出加害人名单的情况,以及国民监督的情况下,韩国政府还把这个案子办成这样,着实丢人。

按法理来说,只有一封遗书和名单,警方没有掌握更多证据,的确没有资格抓人。但警方在知道张紫妍生前大量被迫陪睡的情况下,连公司老板金承勋都没有惩罚,就有点说不过去。

后来有专家分析,“张紫妍案”难以推进,不是没证据或者没证人,而是它因为触动了整个韩国娱乐圈的利益。抓了金承勋,得罪的是他背后的那些大老板们。

韩国娱乐界是一个巨无霸级别的产业,涉及十几万艺人,数十万从业人员,数万亿韩元的经济体量。

这个庞然大物一直有非常严酷的内部竞争,对于内部人士来说,如张紫妍这样的悲剧,其实也是能够预见的。

韩国娱乐圈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期间韩国大量吸收美国、日本的流行文化,培育出了本土的娱乐风格。

随后,韩流的风吹了20年,电影、电视、音乐行业都非常发达,年轻人个个向往成为明星。

但韩国毕竟是小国,国内资源有限,为了争夺曝光度和资源,韩国娱乐圈的潜规则非常赤裸裸,女艺人陪睡早已不是新闻,而是人人知道的规则。

比如张紫妍公司的艺人们,有些为了能在电视剧里露面,便和导演或者编剧、投资人短暂交往,当男女朋友,甚至以一夜情换取一次机会,这是她们赖以生存的手段。

需要说的是,这种行为在各国的娱乐圈都不罕见,韩国的二线、三线演员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想用身体换取名气的人大有人在。

有韩国资深媒体人就在“张紫妍案”多次调查后不耐烦地评价:“进入这一行就是这样的,如果不想干,回家去找个班上啊!”

而“胜利案”后也有人提出,韩国娱乐圈之所以如此腐败,和财阀的垄断也有关系。

财阀掌握着社会上大部分资源,要从财阀手里分一杯羹,就要去拿东西去换。

参与调查“张紫妍案”的记者曾透露,一些财阀二代们,看着电视上某女星好看,或者演艺圈的新人和自己胃口,就会吩咐手下给自己带来见见,交流感情。

作为报酬,艺人所在的公司会获得投资,艺人本人也能得到帮助,这是潜规则。

在财阀为大的韩国,连政府都不免受到财阀影响,连总统都会被财阀逼死,那么演艺界人士被财阀剥削,甚至虐待就不是怪事了。

近些年来,韩国由于因为经济不振,娱乐圈也青黄不接,韩流时代过去,越来越多的人退出这一行,并曝光其黑暗的内幕。

韩国政府更是多次允诺加强对演艺公司的监督,或许在未来,韩娱圈也会变得更人道,更干净。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