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妇女树林野战,留守(69)白发忆当年

69.白发回忆当年。

小红的妈妈那样盯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笑容渐渐变成了哭。她用颤抖的手擦了擦眼泪,看了他一会儿才说:“我几十年没见你了。看你多大了。”

白发老人叹了口气:“当年,你是女兵连的连长。好漂亮的长辫子,一阵风走来。没想到现在起床了,岁月不等人!”

躺在床中间的女孩突然坐了起来,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小红的妈妈,好奇地问:“你当过兵吗?参加过抗日战争抗美援朝?”

头发花白的老人对女孩:说:“孩子们,你们还年轻,不懂过去的历史。你奶奶是全乡劳动模范,还是女民兵连长。她又帅又威严!”

小红的妈妈很少笑,眼里充满了自豪。她说:“你还是男民兵连长,带领60人。当你获奖时,我给了你一朵光荣的花。你还记得吗?”

“我肯定记得,我怎么能忘记呢?”头发花白的老人一字一句地说:“1970年12月7日,全镇劳模大会上,你给我戴花的时候,我送给你一条手帕,我永远不会忘记。”

“手帕在哪里?我用了几十年了!”小红的妈妈找了很久手帕才伤心地说:“烂了,破了,没了……”

中间床的女孩左看右看,突然意识到,笑着说:“郎才女貌,英雄爱美,哈哈,我明白了,你们曾经是彼此的初恋,对吧?”

小红的妈妈也知道初恋的意义,对着:羞涩地笑了笑。“也不尽然,只是对望一眼,并没有拉她的手。”

头发花白的老人慢悠悠地说:“孩子,你不知道那段时间。当我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我们的故事。革命友谊比什么都珍贵。当时我们在相邻场馆训练,只谈工作,不谈感情。”

小红提醒妈妈,饭凉了,该吃饭了。头发花白的老人放下空饭盒,对小红的妈妈:说:“你快点吃,然后我们再和孩子们聊聊我们的盛世。”

接下来的几天,小红的妈妈一改往常的无精打采,眉头紧锁,每天对着镜子梳头发,脸上挂着幸福。头发花白的老人只是和中间的女孩换了床。每天坐在床上和小红的妈妈说个没完,身体和精神都好多了。

让程回去,在家里安顿下来,有事再打电话给他。每天除了换衣、给妈妈换尿布、洗衣服,她都坐在女孩旁边,听两位老人谈论过去,仿佛回到了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

根据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现在小红叫他申叔)的故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各个乡镇都成立了民兵组织。在非农时期,他们从事农业生产,并集中训练维持社会秩序,或组建突击队修复运河,为平地准备土地。每个人都如火如荼,兴高采烈,在经历了许多艰难和劳累后,感到快乐和幸福。

小红的母亲说,当时他们还和男团连队合作,利用闲暇时间自编自导的小品、歌舞等文化节目,在村里演出,把红色女兵的故事传播到千家万户,非常受欢迎。

沈叔叔说他在《红色娘子军》1《沙家浜》和《红灯记》会一直长得像小红的妈妈。她头上戴着一顶红色五星八角帽,扎着腿,直着腰,动作整齐,非常英气。

小红的母亲说,女兵民兵连有24个女兵,当时训练都很正规。他们得到了实弹、枪支、射击、刺刀.练习了一切。小红的妈妈还记得当时的训练场景。她数不清她的膝盖流血了多少次,手腕被抓伤了多少次。每个女孩都严格要求自己。每个人都努力学习,努力练习。无论在寒风中还是在雪地里,她从不退缩。她还记得自己用真枪实弹射击的时候,五次砍下42分。

沈叔叔说,他们的民兵连和女兵民兵进行了几次巡回训练,民兵连的足迹已经留在了红河乡、中原乡、山岭岭和枣升乡的勾勾毕法。每个人都带着枪、水壶、米粉和背包。他们早上五点离开,晚上十点回家。他们每天步行大约60公里。中午饿了就在树林里烧水做饭,磨炼意志,增强体质。他还吃了小红妈妈给他的面条。“太好吃了,里面有荷包蛋,我到现在都忘不了。”

小红的妈妈说,有一次她给沈做了一双鞋垫,想偷偷给他,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单独相处。一天晚上,她在乡训练场看电影的时候,半夜等他,却没有看到他。后来,当她打算鼓起勇气当面给他时,他再也没有出现。“不知道到现在,你怎么突然没有他的消息?”

“哦,说来话长。”沈叔擦了擦眼泪,声音有些哽咽。“那年冬天,我正和你一起进行冬训。有人说家里出事了。我在山路上跑了十几里路才到家,才知道我爸放羊的时候跑进了沟里,人当场做不到。我妈病得不能干重活,也难过得不能卧床,我就呆在家里干活,伺候我妈。过了一年,母亲去世了,我二十六岁,就这样走进了离我们乡70里的柳梁乡一户人家的门,吃了半辈子的苦。”

“你妻子在哪里?她不会侍候你吗?”母亲小红含泪问道。

“她也是个命苦的人。她一辈子没闲过,也没少骂过我活着。我生了一儿一女。我女儿现在结婚了。她已经嫁到另一个省了,几年也不会回来一次。我儿子现在三十多岁了,还没找到人。七年前,她得了子宫癌,离开了。她走的时候,让我给儿子找个老婆。不是我干的!”沈叔叔叹了口气,小红的妈妈用瘦骨嶙峋的手拍拍他的背,好像在哄自己的孩子。

小红默默地低下了头。是的,我妈这一代人,很难再见到你了。

现在睡在窗边床上的女孩第四天出院了。在所有人面前,女孩小心翼翼地强迫年轻人坦白自己。她说,她见证了沈叔和小红妈妈一生对彼此的关心,她相信爱情,男友应该一辈子对她好。小伙子直接把她拦腰抱起,跟大家打了招呼,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第四天,沈叔的儿子为父亲挂了针,跑前跑后办理了出院手续。去小红护理室给卡拿看病例,走近病房,听到里面母亲悲痛欲绝的声音。

凄婉哭声……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