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嫂的死因,谁才是杀死祥林嫂的直接凶手

以鲁迅先生为代表的上世纪二十年代,我国新文化运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爱国作家,把新时代的思想融入文字,写出了许多发人深省的作品。

虽然几千年的帝制已经被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但是封建残余仍旧在民间根深蒂固,无数人因此受到压迫。,教师鲁迅对人民的困境有着深刻的理解。他可以从一件小事中获得无限的感悟,这也成为他创作的源泉。

《祝福》就是这样一部以真人为灵感的短篇小说。在鹿镇压抑严酷的氛围下,祥林嫂被视为一个不幸的存在。她受到大家的歧视和嘲笑,最终在辞旧迎新的时候孤独终老。数层枷锁下,真正杀死祥林嫂的是哪一种呢?

祥林嫂的悲惨生活

年底,江苏省的人们在迎接春节的时候,不得不买鱼等“礼物”来祭拜神灵和祖先,希望来年是个好年,这种旧俗便称作“祝福”.在这期间,小说的主人公像往常一样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鲁镇,住在鲁思大师的家里。

因为没有和鲁思大师说话,也不适应整个鲁镇的氛围,“我”第二天就想离开,却没想到祥林嫂去世的消息。

大约在2067岁的时候,祥林嫂来到了卢思的师傅家当帮手。然而,但碍于寡妇的身份,鲁四老爷一开始并不中意她,嫌弃她晦气。是如此勤奋和安静,以至于她最终被抛在了后面。

没多久,祥林嫂的前夫家人就找到了她,鹿镇的人都知道她逃走了。祥林嫂反抗无果,被一群人押解着带了回去,的鲁思师傅什么也拦不住,只好去找新的女工。

但后来这些人都不如祥林嫂勤劳能干,不是懒就是贪,这让鲁思大师很不满意。过了几年,陆家和之前介绍祥林嫂工作的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祥林嫂这几年的处境极其曲折。

在命运的摆布下,祥林嫂被夫家的人绑回去之后,立马被婆婆转手卖给了其他人做妻子。祥林嫂嫁入深山,不久生下一个儿子。祥林嫂的第二任丈夫是个淳朴的农民,儿子听话机智。

然而,幸福似乎很久没有关心祥林嫂了。丈夫因为一场伤寒感染去世,随后小儿子又不幸被狼叼走。与婆家最后一次血缘关系断绝后,祥林嫂被赶了出来。在这一点上,她似乎完全被命运摧毁了。

祥林嫂走投无路,想起了鲁思以前工作过的老师傅家,又要过来,希望收留她。因为她有一个好的印象,吕家同意她继续做家庭佣工可是这一回,他们渐渐觉得祥林嫂不如先前那般做事麻利了。.

她的不幸并没有赢得别人半分同情,反而不喜欢自己不好用,只想让她住在这里。虽然祥林嫂以前不太喜欢说话,至少交流起来像普通人,可是这次的祥林嫂,逢人便只会诉苦,一遍一遍的重复讲述她小儿子是怎么去世的。.

起初,镇上的人会嘲笑她,但后来他们逐渐变得无聊。他们只觉得她是个不吉利的人,不得不走得离她很远。随着祝福仪式的临近,四爷力劝祥林嫂不要碰那些祝福,因为经过这个寡妇之手的东西,会变得不干净。.

祥林嫂总是那么的迟钝和胆小,以至于陆家最后都不肯收留她,把她送走了。不久,失去栖身之所的祥林嫂成了乞丐最终在鲁镇人迎接祝福的时候,孤苦死在寒冬里。.

导致祥林嫂死亡的多重因素

祥林嫂的死亡悲剧并非偶然。看着她周围的情况,连她自己也同样不肯安慰自己、善待自己。.几乎没有任何善意

鲁思大师和他的四姨是鲁镇的大家族,介绍祥林嫂做帮手的魏婆称他们为大师和妻子。他们是地主阶级的代表人物,守着旧时代的思想礼教,会对那些支持新文化的人破口大骂。

在鲁大师的观念里,寡妇是一个不吉利的存在,所以他

对祥林嫂一开始的态度就是不友善的。直到第二次听说祥林嫂居然再嫁他人,即使知道其被逼无奈,也依然觉得这是一个不守妇道,会玷污祖先的人。

当祥林嫂不再勤快能干时,就连最后一点能够在鲁老爷这里留下来的原因都失去了。煮福礼的时候,四婶对她的呵斥一次比一次严厉,祥林嫂只能“讪讪的”缩回手。到最后,鲁老爷的耐心终于被消耗殆尽,祥林嫂被无情地驱赶了出去。

祥林嫂的第一个婆婆与堂伯,似乎是比鲁老爷夫妻更自私冷酷的人,他们不仅嫌弃祥林嫂,还要榨干她身上最后一点残余的价值。从祥林嫂偷跑出来的行径来看,她之前在婆家一定受到了极其严苛的对待。

堂伯等人找到祥林嫂后,手段粗暴地将她捆绑起来,转手就把她卖到了深山里。因为深山里不容易逃跑,而且没人知道祥林嫂再嫁的过往,更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来。祥林嫂不肯屈从,甚至一头磕在了桌案上,因此额角留下的伤痕竟成了笑柄,成为了别人嘲讽她的来源。

小说中的“我”对祥林嫂的一生也颇为了解,但是“我”并没能够起到任何帮助的作用,反而更像一个无能为力的旁观者。在祥林嫂已经形同乞丐时,她看见“我”却双眼发出了亮光,好似“我”身上有她寄予的最后希望。

她想从我这个“读书人”这里,知道灵魂与地狱是否真的存在。“我”一方面对这个问题并不了解,一方面又不想跟祥林嫂有太多交集,因为觉得她如今面目实在有点骇人,遂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许有吧。

其实祥林嫂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把“我”视作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连“我”这个在她心里有威望的读书人都无法否定鬼神的存在,祥林嫂的精神终于支持不住,带着对鬼神的深深恐惧、放弃对生存的最后眷恋,绝望死去。

封建礼法的“吃人”本质

无论是鲁四老爷与四婶的冷漠,还是婆婆与堂伯等人的残酷,抑或是“我”的回避,其实都是在封建礼法教化下的产物。是阶级特权、宗族权力对平民的迫害,也是杀死祥林嫂的直接“凶手”。

封建时代的地主阶级,生而享有特权,他们习惯了颐指气使的命令农民阶级,习惯了踩在他们头上生活。而被剥削的农民也很少知道反抗,他们为了活下去就已经要耗尽全力,将地主对他们的收留当作一种恩惠。

不仅是地主阶级的压迫,平民之间的思想剥削也存在。柳妈这个角色作为一个和祥林嫂地位相同的帮佣,对祥林嫂的遭遇鲜见同情之心,反而说祥林嫂本身确实有罪,劝她去捐一个门槛替自己赎罪。

而祥林嫂显然也相信了柳妈的说辞,怕将来到了地狱中,因为自己曾经嫁过两个男人,阎王会把她锯开分给他们。她和周围鲁镇的人一样,将二次嫁人当作自己的耻辱,当作自己应该受到排斥的原因。

封建社会对女性的无理要求非常繁杂,贞洁便是首当其冲的一个,人们要求一个女性在丈夫去世后只能为他守寡,从一而终。为了鼓励这种做法,更是树立了一种立贞节牌坊的病态风气,为女性的行为戴上无数镣铐。

可怕的是祥林嫂在捐完门槛之后,周围人对她的看法依旧没有改变,她不被允许碰触任何跟福礼有关的东西,因此只能躲在一边惴惴的站着。她开始惧怕所有人,这种惧怕在外形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祥林嫂第一次来鲁镇的时候,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两颊依然红润,能够麻利地干活,也受到了老爷家的喜欢。第二次嫁人时,祥林嫂曾有过一段堪称幸福的日子,那时候的她人也逐渐白胖了起来。

可等到祥林嫂再回鲁镇时,整个人瘦削憔悴,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了。捐完门槛之后依然被孤立时,祥林嫂的变化越发恐怖,她整个眼窝深陷下去,精神非常不济,成日里胆怯畏缩,形如木偶。

在神权的威胁下,阶级特权的支配里,祥林嫂显得如此弱小,她终于无力挣扎,无力摆脱束缚,漠然地走向了自己生命的终点。

结语

封建礼法的戕害下,多如祥林嫂这样的人死在社会的阴影里。即使出现过如我一般有学问、有见地的新知识分子,即使我同情她的遭遇,也无力对现状做出撼动,甚至还无意间加速了她的死亡。面对祥林嫂最终的结局,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地主阶级看似高高在上,与被剥削的农民泾渭分明,但其实每个人都困在封建制度内残喘苟活,每个人都是受害者。鲁迅先生正是通过如此深刻的笔端,将祥林嫂凄凉的一生揭开,以小见大,反射出整个社会的悲剧。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