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示离婚的句子,怎么说离婚就要离婚

婚姻是双向奔赴的情感,是两个成年人共同牵手前行的旅程,一旦一个人爱的毫无底线,被爱的人就会肆无忌惮,一个无私奉献,一个理所当然,当婚姻的天平失衡,早晚有一个人会掉下去。

王世铎最近很红火。单位已经决定他是办公室主任的接班人。只是在老主任的退休手续办完之后,他的儿子也很有竞争力,考上了非常有名的211大学。

而他,四十出头,是一个男人的好年龄。他的妻子杜利娟贤惠美丽,也是单位的骨干。他们都有车、房子和存款。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吗?

然而,他和他的妻子刚刚愉快地把他们的儿子送上了高铁,杜利娟站在车站的台阶上,目光坚定而遥远。

她说:“王世多,我们离婚吧!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办手续。”

杜利娟说,在王世多回应之前,她转身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王世铎脸上僵硬的笑容还没有收敛,伸出的手还在半空中。当他清醒过来时,汹涌的人群中的杜利娟已经不见了。

他开车,一遍又一遍地给杜利娟打电话,一路寻找她。

他认为杜利娟一定是在和他开玩笑。这个家庭的门槛越来越好,孩子都这么大了,双方父母关系都很好,两个人也很少打架。她为什么突然要离婚?

王世铎想都不想,难道杜利娟爱上了别人?

然后他骂自己神经病。他最了解杜利娟。她礼貌大方,对家人和孩子都很投入。她做不到。

究竟是为什么呢?

王世贞到家时,门口有一堆外卖。他以为是送错地方了,因为家人从来没点过。杜利娟做了一道好菜。她总是说:“不要一直在外面吃饭。在外面吃饭不健康,油腻又重,对身体不好。”

想想吧,王士铎。我很久没听到这个了。他看了看杜利娟点的外卖单。

一切都不正常。

王世多把外卖拿进屋,放在餐桌上。她打电话给杜利娟,但被切断了。

他走进房间换上一套家居服,坐在沙发上说不出话来,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是什么问题。

他又打电话给杜利娟。这一次,它没有切断,但它一直在响。

王士铎心中的怒火上升了一点。他想,如果杜利娟接了电话,他会发脾气,骂她,看看她怎么了。

听电话那头机械的声音提示他电话没人接。他站起来,在客厅里焦急地来回踱步,站在阳台上,伸长脖子下楼。他多么希望看到杜利娟往回走啊!

然而,除了一个被风卷起的垃圾袋独自在地上飞来飞去,什么也没有。

门响的时候,杜利娟回来了,王世铎的心一下子落在了地上。他很高兴,但当他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时,他故意不理杜利娟,坐在沙发上,胳膊鼓鼓的,什么也没说。

杜利娟只是没看见他,进屋洗了手,换了衣服,来到桌前,看了看一桌子的外卖,叹了口气,慢慢开始拆包。

王世铎冷冷地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帮忙。

杜利娟打开外卖,撕开筷子,把它们放在两边,又拿了两个杯子。上次王仕多开了酒,她倒了两杯,叫王仕多:“我们谈谈吧!”

王世铎站起来,坐在杜利娟面前。他说:“你想和我谈什么?我儿子刚走。你为什么疯狂?过几年我就要当婆婆了。我以为是个小女孩。我真的认为这是一个出局。”

杜利娟看着他,这个她曾经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男人了。他自私自大,把家当成酒店,把自己当成保姆,自然乐在其中。

他已经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家是两个人的家,再有一个儿子更是锦上添花。

她和王士铎是大学校友,但不在同一个系。虽然他们来自同一个城市,但他们并不认识。

毕业后,两人都回到了城市,去了不同的单位。有一次,两个单位之间有一个项目交流,正好是两个人的责任。

熟悉之后,我们越聊越近,两个年轻人的心靠得很近,很完美,也很让人羡慕。

项目还没结束,两人就闪电结婚了。

那时候闪婚还很时尚,杜利娟的领导很担心她,还特意问起她的婚姻。

但事实上,两人关系非常好。杜利娟经常认为命运真的很奇妙。这所大学离得很近,他们彼此都不认识。逛了一圈后,他们真的结婚了。

婚后的爱情,王世铎真的把浪漫进行到底了。他刚结婚的时候,两个人经常下班后一起约会,逛街,看电影,去夜店,一起健身,轮流去父母家吃饭。

在杜利娟怀孕期间,王仕多每个月都会在她产检的那天给她买一束花。

她捧着鲜花,像一团火一样的鲜花,衬着一件优雅的乡村孕妇装,映着杜利娟脸上的一抹红云,沿着医院的小路走着,宛如一幅画。

王世铎说:“我最幸运的事就是嫁给你。两个人是一家人,多生一个孩子是锦上添花。”

当时,杜利娟高兴得像掉进了蜜罐。她下定决心要爱这个男人。

,跟他好好过日子,一辈子不辜负。

儿子出生后,杜丽娟早上把孩子送去婆婆那,下班再接回来。

王世铎那时候刚调进办公室做科员,应酬慢慢的多起来。

杜丽娟体谅他工作的不易,从来不让他帮忙带儿子,做家务,她趁儿子睡觉,王世铎应酬还没有回来,把家里打理的妥妥贴贴,从不让他操心。

最开始王世铎半夜喝的醉醺醺回来,总是亲着儿子的脸,把他逗醒,自己则呼呼大睡,时间久了,杜丽娟不让他逗儿子,毕竟自己第二天也要上班,休息不好也很难受。

王世铎回来的越来越晚,喝的越来越醉,杜丽娟劝他“你少喝一点,办公室那么多的科员,也不是非你不可啊!”

他烦躁的说:“你懂什么,不喝,领导哪看的见我,我一个大学生难道要做一辈子的科员吗?”

也没有什么大的事,鸡毛蒜皮,车轱辘话说多了,他越来越烦,杜丽娟也不再说了。

一次儿子半夜发烧,杜丽娟看着醉醺醺睡着的丈夫,不忍心叫醒他,一个人抱着哭闹的儿子,找药喂药,儿子不喝,大哭起来。

王世铎睁开眼睛,冲着杜丽娟大吼:“几点了,能不能把灯关上,你赶紧哄哄他,哭的吵死了,还咋睡?”

杜丽娟抱着儿子坐在客厅,无声的流下了眼泪。

杜丽娟对清醒的王世铎说:“孩子生病了,你不管也就算了,居然还嫌弃开灯吵你了,你怎么能这样?”

而王世铎也觉得委屈,他说:“我在外边拼死拼活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你们娘儿两个,你以前不是那么矫情的人啊。”

杜丽娟说:“我也上班的,再说,孩子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体谅你,你就不能体谅我一下吗?你为了我们,那我为了谁啊?

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

王世铎觉得杜丽娟变了,他摔门离开前说:“你还大学生呢,跟普通的家庭主妇,有什么区别,简直不可理喻。”

从此后,孩子的事情,杜丽娟能解决的解决,不能解决的自己想办法,她很少再烦王世铎。

平凡家庭平凡事,杜丽娟工作勤恳,下班专心带儿子,洗手作羹汤,幸运的是,儿子非常的乖巧聪明。

说来也是奇怪,杜丽娟不争不抢,在单位反而步步高升,不声不响的,位子越做越高。

王世铎还是忙,从一个小科员,变成了一个带实习生的老科员,终究还是最多应酬的科员。

他就像是一个便利贴,是单位的好好人,同事的忙他是能帮就帮,不能帮的,求人也要帮。

在家里,杜丽娟让他帮忙把单位发的米面扛回家,他都说没时间。

一次家里下水管堵了,杜丽娟让他帮忙,他烦燥的说:“交那么多物业费是干嘛使的,我哪有那个空。”

他宁愿躺在沙发上看手机,都不帮杜丽娟把下水道冒出来的水拖干净,甚至都不愿用一分钟给物业打个电话。

杜丽娟慢慢的习惯一个人处理问题,她换吊灯的灯泡,宁愿让儿子帮她扶梯子,都不愿意叫躺在沙发上的王世铎,他一定会说:“我累死累活,回来还不让消停。”

有时候杜丽娟半夜醒来,他还没有回家,杜丽娟打电话给他,他总是气哄哄的冲她大声嚷嚷。

不知何时起,杜丽娟半夜不再醒来,她再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

给他充分的自由,想何时归就何时归,杜丽娟也不再感到不安。

王世铎休息的时候,杜丽娟想让他一起陪儿子出去玩,她说:“爸爸在孩子的成长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你多陪陪他。”

王世铎总是理直气壮的说:“男孩子没有那么多事,我小时候,我爸爸整天忙的不见踪影,我不是也成长的很好。”

杜丽娟说一次两次,他推脱,说三次四次,他烦躁,他总是忙。

杜丽娟不是没有努力说服过他,她也想不明白,这也曾经是个意气风发的大学毕业生,生活并没有大起大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父母康在,儿子乖巧,家庭和睦,怎么就无法填充工作的失意呢?

更可况,事业单位可不就是,清水衙门是非多,科员想上位,领导不退休,就是很难有突破的,自己不思变,不转岗,光靠热情温暖,酒桌流连,有多大用处呢?

但王世铎就是不信邪,随着岁月的流转,他对升职的欲望大于一切,似乎他的人生就是为了那个办公室主任。

杜丽娟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没有王世铎,把他当空气,自己还过得自在一些。

儿子小升初了,初升高中了,高三的后半年,杜丽娟天天给儿子送饭,王世铎没有送过一顿。

杜丽娟总是把饭摆上桌,去给儿子送饭,等她回来,杯盘狼藉,残羹冷炙,王世铎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抽着烟。

曾几何时,两个无话不谈的夫妻,到现在杜丽娟冷漠的不想跟他说一句话,她想,再忍忍,为了孩子。

她从来不跟王世铎吵架,即便是有吵架的苗头,她就会及时闭嘴,她觉得吵架累极了。

每次和王世铎起了口角,她心里不舒服好几天,偶尔王世铎也会发现她情绪不高,就会无比烦躁的说:“你又怎么了,是不是闲的?”

王世铎的世界里,已经习惯了杜丽娟的贤良淑德,不打扰,而他自己,除了那点职场纷争,酒桌饭局,已经容不下其他了!

未完待续!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您的点赞,关注,评论,对我来说都是莫大安慰!

愿读故事的您,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