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小说,长篇当代军旅小说

第四章秋日高悬,天寒地冻

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深深地爱着吗?

蒋欣精致的小家里弥漫着小羊火锅的味道。餐馆的桌子上有一个电磁炉。炉子上有一个很大的不锈钢盆,里面炖着鸡和蘑菇。

“昕姐,加油!我饿了。”秦把红酒倒进两个高脚杯里,对着还在厨房忙活的蒋欣大喊。

“来了!”新端着一盘金针菇和菠菜走进餐厅。

这时,穿着宝蓝色圆领薄毛衣的蒋欣,长发已经不再高挑,而是像在部队一样,扎着简单的马尾辫,在柔和的用餐灯光下显得格外年轻。

秦依旧和往常一样,留着长长的披肩长发,一件中高领的白色薄毛衣紧紧的包裹着纤细的腰肢。第一眼看上去气质凶悍,确实和蒋欣很像,但是再往前看一点,就会发现她缺少了蒋欣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优雅。

“馨姐,这么好的氛围,做一首诗吧。”蒋欣和秦慢慢的聊着天,小心的喝着红酒,不一会儿,两个人的脸颊上都有了淡淡的红晕。

“诗?哈哈!说起诗歌,这让我想起了我开的一个玩笑。”辛强放下筷子,笑了。

“什么玩笑?说说吧。”秦启都轻轻摇了摇酒杯,表情十分愉悦。

“我不记得读过哪篇关于古诗词的文章,一个词叫《虞美人冬雨》。”辛端拿起酒杯,一边轻轻摇晃着,一边观察着酒杯中的血状液体。

“馨姐,快说!”秦催促道。

“第一个字是这样写的,‘下雨了,下雨了,独立了,情绪化了。柳树沿着湖进入小池塘,我记得那天的荷塘。人生多少个春秋,如何守一个冬天,如何止娇破东风,又有多少杜鹃花在雨中红了。" "

“真好!”

“好吗?因为我很喜欢诗歌,这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描写冬天雨景的词。优雅精致。尤其是‘雨中的几朵杜鹃花’这句话,特别有艺术感,所以我提取了这个词。”蒋欣笑了。“但后来我从《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这首歌中了解到这是一个网友的感觉,并不是文章中介绍的作者是一个古代人。”蒋欣笑了。“但这个词真的写了我当时的心情,就像此刻看着这个杯子里的红酒,和‘杜鹃花红’这个词很配。”

蒋欣看着酒杯里的红酒,表情淡淡的,语气淡淡的。她想到了B市的共同劝诫。

“我很喜欢听《冬季到台北来看雨》!”秦启都没有注意到蒋欣情绪的变化。

“哦,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首歌。从歌名来看,似乎属于情歌范畴,有点伤感。”辛强收回了思绪,看着秦。

“嗯,是台湾省女歌手麦唱的。歌词和歌曲都很美。”秦启都喝了口红酒。

“你会唱歌吗?”

“是的!我给你唱!”秦启都清了清嗓子。

“好!”蒋欣笑了。

“冬天来台北看雨。不要在异乡哭泣。冬天来台北看雨。梦想是唯一的行李。轻轻回来……”秦启都闭上了眼睛。

蒋欣闭着眼睛,完全沉浸在秦的歌声中。不同的是,秦唱得深情,而每一句歌词她都认真听.

蒋欣,不知道秦启都什么时候不唱了?她被秦启都压抑的哭声唤回现实。辛强睁开眼睛,看见秦躺在饭桌上哭。她起身走到秦身边,轻轻抚摸着秦的长发。然而,蒋欣什么也没说。因为,和秦一样,她迷恋女儿的心被束缚在远方。而在被它们困扰的人心中,是否还存在着它们?

“昕姐,你说呢?我就是忘不了他,放不下他。”秦启都喃喃道

“我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穷人找了一个和尚来倾诉心声。

他说,‘有些事,有些人,我放不下。’

和尚说:“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他说,‘我就是放不下这些东西和人。’

于是和尚让他拿着一个茶杯,然后往茶杯里倒热水,直到水溢出来。受害者被烫伤后立即松开了手。"

秦启都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用质疑的目光看着蒋欣。

“和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如果疼,你就顺其自然。"

蒋欣拍了拍秦启都的肩膀,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吃着火锅。

边淡淡地道,“琪姝,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无论对吴景誉如何好,他都没有感觉,所以你特别难过。我倒是觉得他不是没有感觉,而是他在装做看不到,或者说句残忍的话,他根本不想看到。再就是,你觉得自己很爱吴景誉,甚至觉得没有一个人可以像你那么爱他。你把他看的比自己还重要,不管发生什么事,你永远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他,你为他担心,为他焦虑。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不是你的责任。”

“我不要求他给我什么名分,我就想让他把我当做知己。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暧昧的话。”

“便你要知道,你的想法不代表吴景誉的想法。再说了,你真的是不求回报地在爱他吗?如果是那样,为什么你最后还是选择悄悄离开了他?既然离开了,为什么还会难过?假如你对他真的一无所求,你有必要难过吗?”

“我……”秦琪姝说了一个字,却不知该如何表述了。

“我是这样看的,很多女孩子往往都觉得自己的爱特别伟大,从来没有想过,人家或许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付出。再就是,自己给对方的爱,实际上是被对方当成了负担。所以,真的不用事事为那个人着想和担心,更不用觉得那个人没有了自己,就不行了。”姜歆停了一下,“琪姝,是不是你觉得过去一直帮吴景誉,是因为他没有你考虑的完善?”

秦琪姝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端着酒杯凝神在听。

“其实你仔细想想,离开你这么多年,吴景誉是不是做得很好?这就说明,离开了你,自然会有人为他担心、为他着急,不用你来费心,那个位置本来就不是你的,你何必还要牵挂呢?”姜歆说完,起身进厨房倒了一杯白开水。

“歆姐,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所以这些年,我才没有联系他。如果不是他建议你到B市,去他的公司,我真不会多想。”

“琪姝,你这样的痴爱他,其实都是女人的恋旧心理导致的。女人对待爱情,永远都是有着惯性的。如果爱上一个人,就希望一生一世义无反顾。”姜歆把白开水递给秦琪姝,“我是认为男人的自私无情,都是女人的恋旧情怀养成的。因为他知道,即使他放开你,也不会失去你!琪姝,你听我说,恋爱中,你可以钟情,可以专情,可以暗恋,可以自作多情,但不能太痴情。如果不能断定这是个绝好男人,是否值得你狠狠去爱,那就一定要收好自己的痴情。”

姜歆说完这些,笑了,“要我说啊,现在的你,不是忘不了他,放不下他,而是你怕他忘了你,放下了你。其实,爱他不是你的错,关心他,也不是你的错,控制不住自己,还不是你的错,但这只是你的方式。你呢,只要知道,你所留恋的、回忆的、拥有过的,都已是记忆,丢了这些记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无法面对,无法轻易忘记放弃,这是因为你为他付出的太多。而若干年后的某一天,你会突然幡然醒悟,原来放下一个人,是被对方逼出来的。”

“歆姐还真说对了,我最后之怕以选择离开吴景誉,就是被他逼出来的。虽然他没有说过一句伤我的话,也没有做过一件损害我的事,但他的生活,他对我的态度,最后把我逼的不得不离开了他。”

“你能这么想,就说明你的理智尚存。”姜歆笑着开了句玩笑

“歆姐,你确实决定去B市?”秦琪姝换了话题

“对,即使没有吴景誉的建议,我也准备去B市,那边已经有朋友为我联系工作了。不过是半路杀出个吴景誉,把这件事提速罢了。”

“你准备啥时去?”

“最迟明年5月!”

“人家跳槽都是春节一过就走人,你咋半不拉腰?”

“春节后过去,天气还有些冷,我这边的取暖费退不了,那边还得再交一半,额外开销不说,也麻烦。”

“呵呵,歆姐还真想得细。”秦琪姝笑了

“没办法,过日子就得这样。”姜歆微笑着自嘲

“你是不是为了避开周卫强才去B市?”秦琪姝试探

“与他毫无关系!”

“歆姐,你可不能忘了我。”

“那是一定了,我和你一样,天生也是个善感的人。好了,吃火锅,我最喜欢孜然味了。”姜歆示意秦琪姝吃菜,不再说话。

是的,姜歆虽然一套一套地想说服秦琪姝,但她很明白,自己又何尝能放下呢?如果自己真能放下司空谏,又何苦去B市……

夜已经很深了,司空谏将书签夹在《论语》正看之页,把书放在床头柜上。这才双臂高高举过头顶,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他左右活动着头,视线不自觉地投向床头柜上没有任何动静的手机,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嗨,看来今晚姜歆还是不会有消息了,她应该记的今天是我离开Z师的日子吧?她绝对不会忘记,她是那样的心思细腻,又是那样的聪慧。”

司空谏心中不由得一阵落寞,自从来到军机关,为了第一时间能看到姜歆的信息,他晚上不再关手机。可是,司空谏绝对没有想到,他的姜歆却……

司空谏拍了拍头,强迫自己回到现实,然后关上台灯,闭上眼睛。他想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然而姜歆的一颦、一笑、一嗔,他们所有的过往相处,竟顽强地占据着自己的大脑。

“今天是我离开Z师的日子,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看来确实如此,那天也在下雨。

姜歆,此刻,你在赋诗?填词?还是在写了别样《雨中的女兵》?你的心中还有我们的腊梅花吗?还有我这个指导员?被你认为此生唯一深爱的异性吗?”

司空谏静静的听着窗外的”滴答“声,那是雨丝汇成雨珠后,从窗棂落在玻璃上所发出的敲击声,而他的内心却在不自觉的自问着……

“谁发来的信息?”司空谏摸着黑从床头柜上取过手机,“匿名关心者”?此人又准备发表什么“高见”了?

“下雨了!”

司空谏看着这三个字,呆了……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