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战役,武汉会战中的麒麟峰争夺战

马民康

1938年6月11日,波田支队(台湾混成旅团)由芜湖溯江西进,趁雨夜突袭安庆,武汉会战拉开帷幕。7月25日,敌军陆海空协同登陆九江。敌自占领九江后,以主力趋瑞昌,企图占领武宁,以迂回武汉;以一部沿南浔路南下,企图占领南昌,以震撼我长(沙)、衡(阳),切断我浙赣路;另以海军舰队溯江西上,企图随时随地登陆,以与其陆空军协同作战。

8月10日,敌在海空掩护下,登陆港口。24日,陷瑞昌,另以一部由鄱阳湖登陆,于20日陷星子。其占领瑞昌之敌,又分兵南袭武宁,西犯阳新。至此,九战区方面已然开辟了五个战场:南浔路是一个战场,星子庐山一带是一个战场,瑞武路是一个战场,瑞阳路是一个战场,沿江岸一带又是一个战场。

9月,中日两军在南浔线打成了胶着状态。由于日军第11军的“101师团向德安方面作战毫无进展,而106师团在进入马回岭附近后,战斗力极度低落”,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不得不投入从华北方面军调来的第27师团,沿瑞昌至武宁公路南下,从侧翼攻击以上两个进展不力的师团正面的中国军队,实现切断粤汉铁路的战略目的。而麒麟峰就在27师团南下的线路旁。麒麟峰位于白水街乡,距离白水街1.6公里,步行只要24分钟。

第27师团原为1936年4月18日编成的中国驻屯旅团,七七卢沟桥事变即为该旅团驻北平的驻屯步兵第1联队所挑起。日军占领华北后,即在该旅团内增编了1个步兵联队,将其改名为华北驻屯兵团,由原第20师团步兵第40旅团长山下奉文中将为兵团长。

1938年6月21日,华北驻屯兵团被编为第27师团,山下奉文于7月15日被任命为华北方面军参谋长,由日军参谋本部情报部长(第二部长)本间雅晴中将任师团长,但该师团之编成为日军根据战场情况而试行的“三单位”战术编组,即师团辖1个步兵团,步兵团共辖3个步兵联队。步兵团的番号数字与师团相同。其编成为:

第27师团 师团长 本间雅晴中将

第27步兵团 步兵团长 永见俊德少将

中国驻屯步兵第1联队 联队长 长谷川基大佐

中国驻屯步兵第2联队联队长冈峙清二郎大佐

中国驻屯步兵第3联队 联队长 宫崎富雄大佐

第27师团投索队 队 长 宫胁侃藏中佐

山炮兵第27联队 联队长 小林信夫大佐

工 兵第27联队 联队长 小川三郎中佐

辎重兵第27联队 联队长 石川鉂郎大佐

第27师团通信队、卫生队

第4野战医院

从平津地区由水路到达九江的本间雅晴中将第27师团,9月16日由第3飞行团(团长值贺忠治少将)协助,从瑞昌西南约9公里地区沿至武宁公路攻向箬溪和大桥河、金水、星潭铺,占领了横港等地以策应右翼(北侧)第9师团攻向咸宁、蒲圻。

本间雅晴(HonmaMasaharu,1887年11月27日—1946年4月3日),日本帝国时代陆军中将。英国问题专家,诗人将军。以在菲律宾蹩脚的击败麦克阿瑟和后来被麦克阿瑟蓄意报复而出名。1946年遭枪决死亡。

1907年(明治40年)5月31日: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第19期)。

12月26日:晋升少尉。步兵第16连队副。

1910年(明治43年)11月:晋升中尉。

1912年(

大正1年)12月13日:陆军大学校入学。

1915年(大正4年)12月11日:陆军大学校毕业(第27期)。1916年(大正5年)8月:参谋本部副勤务。

1917年(大正6年)8月:晋升大尉。参谋本部部员(支那课)。

1918年(大正7年)4月:驻在英国。

1921年(大正10年)6月:陆军大学校教官。

1922年(大正11年)8月:晋升少佐。11月24日:英属印度驻在武官。

1926年(大正15年)8月:晋升中佐。

1927年(昭和2年)1月19日:秩父宫御副武官。

1930年(昭和5年)6月3日:驻英国大使馆副武官。8月1日:晋升大佐。

1932年(昭和7年)5月28日:参谋本部副。

8月8日:陆军省新闻班长。

1933年(昭和8年)8月1日:步兵第1联队长。

1935年(昭和10年)8月1日:晋升少将。步兵第32旅团长。

1936年(昭和11年)12月1日:出差欧洲。

1937年(昭和12年)7月21日:参谋本部第二部长。

1938年(昭和13年)7月15日:晋升中将。第27师团师团长。返回天津的驻地后,封锁了天津的英国租界。

1940年(昭和15年)12月2日:任台湾军司令官。

1941年(昭和16年)11月6日:任第14军司令官。隶属于寺内寿一伯爵的南方军,负责攻略菲律宾。打败了美国远东军司令官麦克阿瑟中将,迫使麦克阿瑟逃亡澳大利亚。但其军事指挥才能却受到日军大本营的质疑,将其撤职并退出现役。

1942年(昭和17年)8月1日:参谋本部副。8月31日:编入预备役,为预备役陆军中将。

1945年(昭和20年)12月19日:菲律宾马尼拉军事法庭审理其战争犯行。

1946年(昭和21年)2月11日:菲律宾马尼拉军事法庭判决死刑。

1946年(昭和21年)4月3日:执行死刑,在菲律宾马尼拉遭枪决死亡。

9月23日,冈村(宁次)的第11军为了加强箬溪、大桥河方向的进攻力量,将第101师团(师团长伊东政喜)的第102旅团(旅团长佐枝义重少将),辖步兵第103 联队(联队长谷川幸造大佐)、骑兵1个小队、野炮兵第101联队(联队长山田秀之助中佐)2个中队,配属给第27师团指挥。

9月25日,得到第106师团佐枝旅团增援后,第27师团开始攻击大屋田村西南方高地及白水街附近,威胁武宁,德安。第1兵团司令薛岳抽调预6师,第60师等6个师占领乌纱岭,白水街,麒麟峰等阵地,薛岳亲至白搓督战。

麒麟峰(李勇老师摄)

中日两军在麒麟峰西侧的覆血山附近激战,防御该地的中国军队第18军第60师第178旅损失极其惨重,一天内阵亡营长五员。师长陈沛不得不从侧翼的180旅抽调部队组成预备队增援覆血山。谁知日军趁麒麟峰附近守军力量削弱的机会,正面的第27师团第3联队以第8中队为尖兵,于傍晚突袭麒麟峰阵地,一举得手。麒麟峰这个战略要点就这样被日军占领。

第18军中将军长黄 维(1938.02.10)

中将副军长陈 沛(1938.09.23)

第60师中将师长陈 沛(兼)

第178旅少将旅长梁仲江/黄保德

第355团上校团长黄保德

第356团上校团长李道泰

第180旅少将旅长董 煜

第358团上校团长周萬邦

第360团上校团长杨家骝/袁再志

中校团附何希哲

陆军第60师四团长照片(李宣钊老师提供)

1938年8月,武汉会战麒麟峰战役前陆军第60师4位团长,李道泰(号毅行,江西宜春人,1902年9月29日生,黄埔五期步兵科毕业,1935年7月3日铨叙任官陆军步兵少校)、周万邦(号作孚,广东电白人,1908年12月4日生,黄埔七期步兵科毕业,1936年7月15日,铨叙任官陆军步兵少校)、黄保德(字仁裕,1907年7月4日生广东琼山(今海南琼山)人,黄埔五期步兵科、陆军大学将官班乙级第二期毕业,1935年7月3日,铨叙任官陆军步兵少校)、杨家骝(号季良,布依族,贵州荔波人,1905年10月23日生,黄埔五期步兵科毕业,1935年6月22日,铨叙任官陆军步兵少校)(照片人物,从左至右)摄于南昌。

由于麒麟峰位于瑞昌至武宁公路旁,地形险要,能扼守山下白水街交通,战略意义十分重要。第60师师长陈沛震怒、第180旅旅长董煜严令负责该地防御的第360团上校团长杨家骝立即组织反击,务必收复麒麟峰阵地。

杨团长接到命令立即部署反攻,刚开始,第360团的反击很不顺利,遭到日军极其顽强地抵抗。虽然中国军队反复向麒麟峰阵地冲锋达五次之多,与日军展开了肉搏战,但因麒麟峰地势险要,均无功而返。

但该高地对于战局意义太大,陈沛师长甚至下令,不惜全师拼光也要务必克复该峰。于是,第360团上校团长杨家骝,便亲自担任敢死队队长,率领敢死队冲在最前面。第60师另派增援部队从左右两侧包抄。

25日夜23时开始,麒麟峰上的日军便遭到了中国军队十余次猛攻,双方在山顶上混战在一起,至最后防守麒麟峰的日军第27师团第3联队第9中队仅剩重伤的中队长江田惯一郎和十几个勉强能走动的伤员。江田中队长和日军幸存者躲在了半山腰的一个土堆后面。下山向联队部求救的熊仓、片山两个士兵向联队长哭诉了该中队被全灭的惨状。

整个25日夜,麒麟峰上中国军人前仆后继的冲锋,与日军在近距离展开了白刃战和手榴弹战,激战到26日凌晨4时30分,终于完全克复麒麟峰阵地。但是此役,作为第360团团长兼敢死队队长的杨家骝上校,以及营长黎长祈少校(广西平南人,1905年4月15日(民前七年农历三月十一日)生,1930年,入陆军第60士军事教导队受训,后任排、连、营长。1936年7月15日,铨叙官位陆军步兵上尉)壮烈殉国,伤亡官长30余员,士兵700余名。杨家骝团长牺牲后,当时情况千钧一发,幸赖中校团附袁再志,继起率部奋勇迈进,歼灭残敌。毙敌400余,俘虏日军中队长江田大尉以下倭寇4名,缴获轻机枪18挺,步枪110余支,其他军品甚多。

袁再志,号荣坚,广东茂名人,1910年7月11日生,黄埔七期炮兵科毕业,1936年7月15日,铨叙任官陆军炮兵少校。麒麟峰战役后,陈沛报请蒋介石批准升任第360团上校团长。

杨家骝,原名杨十四,字季良,布依族,贵州荔波人,1905年10月23日(民前7年农历九月二十五日)生,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五期步兵科毕业。

自幼聪颖,7岁时在家随父兄读书识字,9岁入私塾。读书8年,初中毕业,成绩优等。

1922年,考入贵州陆军军士教导队,毕业后分发黔军袁祖铭部第1师(师长王天培)第4旅第8团任士官。

1926年3月,考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五期步兵科学习。

1927年8月15日毕业,初任陆军第9师第49旅见习。继任少尉、中尉排长、上尉营副。

1932年,调任军政部特务团(团长王文彦)少校营长,与独山县双淑华女士结婚。

1935年,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深造。在校学习期间,异常刻苦,成绩优异。6月22日,铨叙任官陆军步兵少校。

1936年,升任陆军第60师(师长陈沛)第180旅(旅长董煜)第360团(团长梁仲江)中校团附。

1937年8月,率部参加淞沪会战,防守嘉定,甚著战绩。11月,升任第60师(师长陈沛)第180旅(旅长董煜)第360团上校团长兼第四支队指挥官。率部转进溧阳张渚,指挥游击部队,被围金鸡岭七日之久,杀敌突围。

1938年6月,参加武汉会战。9月25日,在反攻麒麟峰作战中不幸被敌弹击中,壮烈殉国。军政部派人护送忠骨回原籍荔波,途经南昌、长沙、桂林、贵阳和独山等地,都召开了追悼大会各界人士、地方官员敬献了挽联、挽词。杨家骝将军的忠骨运回荔波后,在县城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后对其陵墓进行了整修,竖立墓碑,表达对英雄的崇敬和爱戴,以供后人赁吊。

1939年,为嘉奖杨家骝将军的英勇作战,报效祖国的精神,陈沛、陈诚报请国民政府追赠杨家骝为陆军少将赐发特卹。

1969年3月,入祀台湾台北圆山忠烈祠。

1992年11月15日,贵州省人民政府以“黔烈字第613号文件”,批准杨家骝为革命烈士。

2020年9月2日,杨家骝入选第三批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名录。

麒麟峰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十分重要,对于日军而言也一样。第3联队联队长宫崎富雄大佐在获知麒麟峰战况后,命令第2大队停止进攻麒麟峰对面道岩隘高地的行动,转而要求第2大队向麒麟峰侧翼发起攻击,另外要求第3大队重新组织兵力继续攻击麒麟峰。

26日下午,第3大队长广部宏少佐亲自前去一线侦察麒麟峰阵地,他潜伏于山下一处草丛中,结果被中国军队发现,立即用机枪对这片草丛进行扫射,当场将其击毙,这位大队长还没来得及率队冲锋就殒命于阵前。

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第72军(军长王陵基兼)新编第13师师长刘若弼,奉第9集团军副总司令李汉魂命令,派第1旅(旅长明继光)第2团(团长王维钦)增援左翼友军,恢复麒麟峰阵地。

27日,日军在经过一天的整顿后重新于午后发起了对麒麟峰阵地的进攻,这次投入了第3大队剩余的全部两个中队(第第8中队),由第8中队中队长上田谦次郎代理大队长统一指挥。日军为了能顺利夺取麒麟峰阵地,除了师团所属山炮联队进行火力掩护外还大量使用毒气弹,仅27日这次进攻就使用毒气弹200发。在巨大火力优势和毒气弹开路的情况下,日军向麒麟峰中国军队阵地发起反扑,这一次更为惨烈。很多中国士兵由于缺乏防毒器具和经验而中毒,丧失战斗力,随后都被冲上来的日军直接用刺刀刺死在阵地上。而还能动的士兵依然还在顽强抵抗,向着日军投掷手榴弹。日军第7中队中队长高木哲寿、小队长樋上浦一在冲锋中被击毙。代理大队长上田谦次郎不得不亲自率预备队冲锋,结果被中国军队狙击手击中头部身亡。该大队只得再次更换大队长,由第3机枪中队中队长山田武代理大队长,继续指挥攻击。虽然第3大队接连失去指挥官,但还是凭借火力优势抢占了麒麟峰山顶北部阵地。中日双方经过一番血战,各占麒麟峰顶部一角,形成僵持局面。第60师打算趁日军立足未稳立即组织反击将其击退,于是,27日夜,由第178旅第355团中校团附何希哲率敢死队并协同川军新编第13师第1旅第2团第1营(营长杨毅)发起反攻。何希哲团附身先士卒,率队冲击,屡挫敌锋,卒以身殉,牺牲在冲锋的路上。而敢死队和协同参战的川军也伤亡殆尽,不得不饮恨而返,双方再次进入相持阶段。

何希哲,广东乐会人,1908年11月27日(民前四年农历十一月初四)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毕业。初任陆军第60师少尉排长,继任上尉连长、少校营长。1935年7月3日,铨叙任官陆军步兵少校。1937年8月,任第18军第60师第178旅第355团中校团附。1938年9月27日夜,在麒麟峰战役时,率敢死队冲锋,身先士卒,屡挫敌锋,卒以身殉冲锋路上。1940年1月5日,国民政府给予上校抚恤。1947年9月3日,追晋陆军步兵上校。2002年9月,入祀台湾台北圆山忠烈祠。

经过这几日血战,第60师已经伤亡巨大,再也无力独自承担这一线的防御。日军第3联队为了确保麒麟峰高地,又从第2大队抽调了精锐增援麒麟峰。

28日,中日两军继续在麒麟峰最高峰对峙,左翼友军固守之九石岩阵地失陷,敌遂向麒麟峰左侧围攻。新编第13师师长刘若弼立派第2旅(旅长唐郇伯)第2团(团长王世贤)前往扼堵,被日军利用地形阻止,激战竟日,牺牲众大。

中午,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奉长官指挥所命令:以第60师方面形势吃紧,饬派兵一团,受第18军副军长兼第60师师长陈沛指挥。当派新编第14师(师长范楠煊)第1旅(旅长郑清泉)第1团(团长陈国宾)前往。但当日大屋田村附近防线被日军突破,日军随即全力调集后续部队向突破口集结。

下午,因敌人两次释放毒气,新编第13师明继光旅,官兵中毒,伤亡殆尽,弹尽力竭,形势严重至晚上10点,麒麟峰仍未克复。王陵基以该地关系重要,严令该师与阵地共存亡,拼命撑持,不得移动一步。并派新编第15师罗俊树旅于当晚星夜驰援。

29日敌又不断放毒气,全线伤亡惨重,形势十分险恶。王陵基复严饬新编第13师以“再后五分钟”之精神,虽至一兵一卒,仍应固守阵地,以待罗旅增援。

在九江的日军第11军司令部,电促第27师团,要其尽快攻下白水街、麒麟峰一带要点,向箬溪前进。但此时27师团在中国军队反攻麒麟峰、宫崎联队一败涂地的情况下锐气已失,与此同时,第27师团还感觉到中国军队从东南西三方反攻的压力,第27师团长本间雅晴中将对军司令部侈谈进攻的命令极为恼火,毫不客气地简短回电:“据目前情况,暂不打算攻击白水街。”然后撇开军司令部,紧急调整部署,下令:放弃白水街、麒麟峰一带的作战,27师团转向鄂南方向作战。

下午17时,麒麟峰顶日军接到命令,在山炮和毒气弹的掩护下,开始撤退,向大屋田村附近集结,麒麟峰被第60师和新编第13师明旅、新编第14师罗旅完全占领。敌溃退之际继续施放毒气,我官兵大量中毒,麒麟峰争夺战至此结束。第60师和新编第13师明旅、新编第14师罗旅共伤亡军官60余员,士兵2100余名。

在麒麟峰这处高地中国队于日军血战整整五天,第60师和新13师伤亡近两千余人,战死团长杨家骝上校、团附何希哲中校等多名军官。而日军第3联队在麒麟峰附近战死78人,其中大队长1人、中队长2人,伤亡总数大约300余人。7:1的伤亡比,十分残忍又真实地体现了当时中日双方实力的差距。注:战斗经过部分,引用璿老师的文章《中日两军血战麒麟峰:中国军队伤亡七倍于敌人!》

战至10月1日,第27师团进占天桥河附近,5日占领箬溪。然后留下佐枝旅团,主力西进,向辛潭铺方面进犯。但因万家岭第106师团告急,第27师团分兵援救,延缓了其西进速度 ,至18日始渡过富水占领辛潭铺,向金牛(今属大冶)方向进犯。日军占领阳新,辛潭铺后,波田旅团向大治,葛城,武昌方面进发,精锐第9师团及第27师团主力则准备切断粤汉路。

麒麟峰争夺战与万家岭战斗可以说是互为表里,缺一不可。中国军队在瑞武路集结使第106师团有空隙可钻而孤军深入万家岭;麒麟峰争夺战的胜利又使中国军队可以在万家岭歼灭孤军深入的106师团,没有麒麟峰争夺战就没有万家岭的大捷。

1946年编写的《陆军第七十二军抗战纪实》中记载:新编第13师师长刘若弼,麒麟峰之役,指挥适切,奉命,记功一次。该师重创敌军,列为特种战绩,奉令,奖洋五千元,并奉颁作战荣誉旗一面。第一旅旅长明继光、第一团团长康琳,第二团团长王维钦各受华胄荣誉奖章一座,少校参谋康玉莹受甲种二等奖章一座,第一团连长罗树之、刘明初、高玉森各受乙种二等奖章一座。

华胄荣誉奖章,于1938(民国27)年2月2日奉令筹制1万枚,系颁给在抗日战役中,军官士兵或文职官吏及地方团队,奋勇杀敌,足资矜式者,不分等级,襟绶有表。中心为古代战士之战盔图,战士赖以保护生命之安全,象征荣获此章者,国家之安全,有赖其保卫也。

因新编第十三师伤亡过大,新编第十四师并编入新编第十三师,照陆军师新编制,在四川另组新编第十四师,师长范楠轩辞职,以原新编第十六师师长陈良基调任。

武汉会战时第30集团军序列:

中将总司令 王陵基(陆军中将)

少将参谋长 张志和(陆军步兵中校)

直辖警卫营、工兵营、辎重营、通信连

第72军

中将军长 王陵基(兼)(陆军中将)

中将副军长 韩全朴(陆军少将)

少将参谋长 杨续云(代)

新编第13师

少将师长 刘若弼(陆军步兵上校)

少将副师长 马嗣良(陆军工兵上校)

上校参谋长 杨昶辉

第1旅少将旅长 明继光

第1团上校团长 唐 琳

第2团上校团长 王维钦(陆军步兵中校)

第2旅少将旅长 唐郇伯(陆军炮兵上校)

第3团上校团长 唐郇伯(兼)

第4团上校团长 王世贤(陆军步兵中校)

新编第14师

少将师长 范楠煊

少将副师长 曾徽五

上校代参谋长 周玉梁

第1旅少将旅长 郑清泉(陆军步兵中校)

第1团上校团长 陈国宾(陆军步兵中校)

第2团上校团长 艾一心(陆军步兵中校)

第2旅少将旅长 罗忠信(陆军步兵中校)

第3团上校团长 唐家珍

第4团上校团长 杨伯骍(陆军步兵中校)

第78军

中将军长 张 再(未出川)

中将副军长 夏首勋(陆军中将)(代军长)

少将参谋长 穆寿祥(陆军步兵上校)

新编第15师

少将师长 邓国璋(陆军步兵上校)(未出川)

少将副师长 陈海滨

少将参谋长 张易白

第1旅少将旅长 罗俊树

第1团上校团长 罗俊树(兼)

第2团上校团长 叶成龙

第2旅少将旅长 韩任民

第3团上校团长 廖九府

第4团上校团长 胡 源

新编第16师(未出川)

中将师长 陈良基(陆军少将)

中将副师长 傅 翼(陆军少将)

上校参谋长 吴戒盈

第1旅少将旅长 赵学周(陆军步兵中校)

第1团上校团长 吴纯嘏

第2团上校团长 杨东久

第2旅少将旅长 吴守权

第3团上校团长 罗 肃(陆军步兵中校)

第4团上校团长 郑许无(陆军步兵中校)

军、师、旅各有一个输送连(人力挑运)

第30集团军武汉会战参战人员装备及损失:

第72军军部及直属部队:官佐32员,士兵297名,马6匹,步枪74支,手枪7支,轻机枪3挺。

新编第13师:官佐463员(伤58员,亡28员),士兵7174名(伤855名,亡1380名),马12匹,步枪2512支(损坏140支,遗失34支),手枪16支,轻机枪153挺(损坏8挺,遗失2挺),重机枪35挺,82迫击炮16门(损坏1门),47迫击炮32门。敌伤亡1532员名,俘虏2员,缴获步枪22支,机枪5挺,掷榴弹8颗,文件地图1件,其他用品4件。

新编第14师:官佐476员(伤26员,亡5员),士兵8164名(伤230名,亡89名),马50匹,步枪1491支,手枪70支,轻机枪105挺(损坏8挺,遗失2挺),重机枪40挺,82迫击炮13门(损坏1门),47迫击炮45门,冲锋枪67支。敌伤亡570员名,缴获步枪4支,机枪1挺,其他用品70件。

第78军新编第15师:官佐470员(伤36员,亡27员),士兵8154名(伤1190名,亡1008名),马15匹,步枪2501支(损坏140支,遗失34支)手枪15支,轻机枪151挺(损坏8挺,遗失2挺),重机枪36挺,82迫击炮12门(损坏1门),47迫击炮40门。敌伤亡600员名。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