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文会,1950年袁文会被押送刑场枪决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着自由,但也深知道——人的躯体哪能由狗的洞子爬出!”——叶挺 《囚歌》 。

这是叶挺讽刺汉奸走狗的一首诗。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除了武力侵华,还搞了很多“小把戏”,比如收买中国人自己用,利用中国人打入我们内部。

这样一群与日本人有利益关系,为日本人做事,帮助日本人蚕食中国的人,是被千千万万人唾弃的汉奸。

建国后,他们一个个被清算,1950年,袁文会被押送刑场枪决,路旁挤满了群众,高喊着:毛主席给我们报了仇!

在法庭上处决袁

民国时期,魏国驱魔师有一本书叫《 《帮》 ,》,书中这样描述青帮的出现:

“帮以运粮起,”“帮为帮助,后以凡同一商业为帮,如粮帮等。漫游纪略,‘漕法每船十一旗九甲;郡佐检典卫军充之。……在最兴盛时,共计一百二十八帮半。”

青帮最初帮助清政府进行漕运,海运取代漕运后,青帮中很多人失去了工作。这时,青帮开始分化,逐渐成为黑社会团伙。

袁文会便是民国时期天津青帮的头目,被称为天津教父,后来还与日本人勾结,变成了汉奸。

1945年,抗战胜利后,全国范围内开始了对汉奸的审判。

但那些年天津汉奸审判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最主要的是天津汉奸审判速度慢,量刑轻。

汉奸押解到河北后,河北高院第一分院于1945年底开始审理汉奸案件,直到1948年才审理完毕。另外,天津对汉奸的审判也不容易乐观,几乎没有死刑,即使有,也没有执行过。

袁也是这种异常情况的受益者。早在1946年,袁就被捕过一次。

当时国民政府颁布了 《惩办汉奸条例》 ,然后在全国范围内搜寻汉奸。袁的敌人得知此事后,喜出望外,很快与警方取得联系,以查明袁的下落。

袁文会被抓时,正在天津的紫竹林饭店喝酒作乐,本以为这次进去很快就能出来,谁知道他遇上了刚好去北平巡视的蒋介石。

蒋介石对此事非常重视,于是国民政府的叛徒、财产检查委员会的法官王文诚,对他进行了两次审问。

这次的审问虽然将其在天津所做的恶事和汉奸行为都摸了个明白,但在最后审判时,袁文会却侥幸逃过一劫。

当庭审理袁案的吴银泰宣读了民国政府于1947年即2000年1月17日至36日颁布的减刑措施和大赦令。

因为袁文会的犯罪时间均在1944年的6月1日以前,所以给予他减刑和特赦,最后判决袁文会处以有期徒刑十年,剥夺公民权利十年等刑罚。

但是河北高院第一分院本该以汉奸罪名起诉他,但很久没有消息,只被关进了监狱。

在拘留期间,袁没有受到酷刑。他在监狱里很受欢迎,很辣,甚至可以随时进出拘留所。在节日里,他的门徒会拿好东西来纪念他。

可以说,除了不能出监狱大门去潇洒快活,袁文会的生活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差别。

这种情况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天津人民政府成立才彻底解决。

天津市人民政府成立后,天津市人民法院也开始办理案件。作为首任院长,亲自督办袁一案。

在袁被拘留期间,天津人民法院收到了十几封对他的检举信,人民再也不能容忍这种祸害留在世界上。

1950年12月21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取档案、走访取证,王笑一基本有把握在这次将袁文会彻底送上法律判决之路。

开庭当天,天津人民法院以汉奸罪判处袁文会死刑,除了留给家属的生活费用之外,其他财产全部没收,并决定于12月25日上午进行枪决。

袁文会名下财产众多,除了五处房产之外,还有两家店铺,多个公司的股份以及在大陆银行的五千元存款。

其他从各处收集的古董瓷器更是数不胜数,可知袁文会到底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才能够过上这样奢华的生活。

当时的天津市市长黄敬也十分重视此事,为此还特地对袁文会枪决进行了重要批示。

黄敬强调,袁文会党羽众多,关系盘根错节,必须严密看管,尽快执行死刑,以免再发生意外。

12月25日,行刑的日子如期而至。

此时的袁文会已经没有了当初在监狱中那样的嚣张气焰,只见他满脸憔悴,面色青黄,看起来十分落魄,看到此时的他,完全想不到这是曾经叱咤天津卫的青帮首领。

警察们押送他赶往刑场,路边站满了前来围观的群众,天津人民法院门前被围得水泄不通。

百姓们看到被押解的袁文会,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人群中只看到欲杀之而后快的眼神,极少有对他的怜悯,可以想象袁文会当初到底做了多少恶事。

袁文会枪决的消息在当天也贴满了大街小巷,是天津人民法院发布的布告。

布告上写着:

汉奸袁文会,出身流氓,系本晋安清帮首领与著名之恶霸汉奸……在审理时,袁逆一再狡赖否认。

但人民痛恨,纷纷提出控诉,要求对袁犯严惩。

且经本院调查被告罪行严重属实……应依照《共同纲领》第七条,处以极刑。

经呈奉最高人民法院批准,遵于195O年12月25日监提袁逆文会,验明正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此布。

随着一声枪响,袁文会结束了他49年的生命。

新时代的行刑不同于旧时代的菜市场斩首,百姓们只知道袁文会被送去枪决,但是是看不到过程的。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围在路边,等待着他真正死亡的消息,行刑完毕后,袁文会的死讯公布,百姓们纷纷高兴地大喊:毛主席给我们报了仇!

袁文会是被处决了,可他的那些徒子徒孙却依然嚣张跋扈。

居然公然为袁文会举行了极其隆重的葬礼。

袁文会在河北区小王庄刑场被处决之后,妹夫去办了领尸手续,并和袁文会的大小老婆四个人把尸首带回了罗斯福路26号。

袁文会的叔父袁国瑞依然在做横行霸道的事情,仗着自己的势力,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就从城中的珍记棺材铺赊来了一口价值不菲的上等棺木。

此外,袁文会的尸体还在袁宅停灵三天,门口的人来来往往,好似袁文会没有被法院判刑,而是“光荣”地死亡一般。

不停地有亲友和青帮的兄弟过来吊唁,袁文会的丧事主持人竟有14人之多,到了12月27日,八个人抬着袁文会的灵柩出来,请了顶级的治丧队伍,在下葬的路上吹吹打打,引来了许多百姓的围观。

这件事情在群众中造成了非常不良影响,也有损司法部门的权威,天津市委就这件事表明了态度。

在镇压反革命初期,这样的事件是对政府的公开敌对和示威,黄敬要求天津市一区委和公安一分局成立小组,彻底调查此事,并且还要面向各级党政部门发出通告。

黄敬

经过公安局的调查,此次袁文会的葬礼花费仅真金白银支出的就十分高昂,而依靠权势赊账得到的还未计入其中,其奢侈程度令人咋舌。

四个月后,天津市一区区委对此事作出了正式的检讨,袁家大办袁文会葬礼一事,属于非法的举动,但区委始终未有察觉,直到市委进行调查时,区委才知道袁文会及家人在一区。

这属于严重的失职,而这样的失职,又导致了袁文会家属作出对法律和权威的公开示威与挑衅,造成群众很大的不满和思想上的混乱,对天津市政府的威信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此后应引以为戒,不能觉得反革命分子处死之后便没有事了,要深入地彻底地杜绝这种行为的发生。

至此,袁文会枪决后的葬礼闹剧这才告一段落。

袁文会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导致整个天津卫的老百姓都对他敢怒而不敢言,还引得天津市长黄敬都如此重视?

青帮汉奸

袁文会生于1901年,祖父袁老先就是天津南门芦庄子的一个混混,袁家干脚行出身,但在袁老先死后,袁家脚行就没落了。

袁文会小时候随叔叔袁国玺生活,袁国玺忙于事业无暇顾及他,导致袁文会野蛮生长,不求上进整天只懂得打架斗殴。

25岁时,因为在茶园听戏惹上了当时直隶督军的干儿子,袁文会被抓起来差点枪决,后来是青帮的白云生救他一命,随后袁文会便入了青帮,成为白云生在天津收的第一个徒弟。

随着白云生的徒弟越收越多,他索性在天津开了青帮码头,上至军官政客,下至地痞无赖,纷纷都败在白云生门下。

作为白云生首批徒儿的袁文会也就此鸡犬升天,又认了军长谢玉田和侦缉队长刘寿岩当干爹,从此他就开始了在天津卫横着走的生活。

一开始袁文会还只是做一些黑社会的买卖,寻常打架斗殴,后来发展到与人争夺赌场,自己也收了些徒弟,勾结警察抢占了苏兰芳的宝局。

不久之后又发生了砸气枪场和诗谜场的事件,屡战屡胜之后,袁文会嚣张到了极点,广收门徒,四处横行霸道。

当时天津的曲艺园子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卖艺的都得找个师父做靠山,这个师父不是教你吃饭本领的师父,而是需要你上供,让他护着你不受地痞流氓欺负的师父。

袁文会经常欺压那些没有靠山的相声艺人和戏曲艺人,同时也会当别人的保护伞,弄得曲艺界乌烟瘴气,百姓敢怒不敢言。

此外还有贩运烟土等违法乱纪的事情,可是这些与袁文会之后做的事一比,都不值得一提。

袁文会做了汉奸。

“七七事变”之前,袁文会就与日本人有着极其亲密的联系,当日本资本家的走狗,侵占我国的产业。

等日本占领了天津之后,他更是犹如见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更加殷勤相待,日本人说东他不敢往西。

1931年,汉奸李际春和张璧曾经在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的指示之下,在天津策划了一次“便衣队暴动”,为的就是扰乱华北的秩序,让日本人有机可乘。

而袁文会也是这次“便衣队暴动”的主要帮凶,他利用自己在青帮的关系,和他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买卖,在天津卫光搜吸食毒品的“白面客”,足足找了一千多个人。

给了他们点好处,让他们混到队伍里,将局势进一步搅乱,越乱越好,给日本帝国主义提供了完美的侵占华北的借口。

土肥原贤二

此后,袁文会还曾经建立过汉奸组织,在日本人的授意下,建立了以青帮为核心的“普安协会”,自称为名义代表,其实是在社会上散布汉奸言论,为日本人进军华北扫清障碍。

七七事变之后,袁文会勾结日本宪兵队,还有茂川特务机关,依靠自己遍布社会各个阶层的爪牙,为日本人提供情报。

当时袁文会的产业遍布各种娱乐场所,他还开了赌场和烟馆,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想要买到消息简直轻而易举,袁文会投敌叛国的行为令人发指。

除此之外,后来袁文会在狱中所牵挂的一家商铺,叫做会德号,这个地方表面上是干正经买卖的,其实是在做非法贩卖华工的勾当。

以带他们赚大钱的诱骗手段将华工哄骗过来,给他们一笔小小的安家费,便把人卖给日本人做苦力,或者卖到国外,无数的华工因为袁文会的贪婪死在异国他乡。

可以说,袁文会财富的积累,完全是依靠吸食自己同胞的血液完成的。

他作出的恶事,在天津老百姓的认知里,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共产党带来的光明

国民党执政时期,在抗日战争结束之后,并不是没有肃清过天津的黑社会和汉奸,但是始终没有彻底地将他们铲除。

因为在国民党内部,也是一样的腐败,只要有钱,还有无数个袁文会能够逃出生天。

而共产党的到来,才是真正地给天津百姓带来了光明,使他们彻底摆脱袁文会这种青帮黑社会的纠缠,还天津一片晴朗的天空,让百姓们过上和平的日子。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