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举人怎么对田小娥,原著用田小娥身体泡枣的郭举人

从认真准备材料到定稿后送交出版社编辑,陈忠实酝酿、创作 《白鹿原》 长达六年之久,几乎耗尽心血。一直担心审查意见,这充分证明了这部作品对他的极端重要性。

《白鹿原》以史为卷,描绘了中国农村50年来的变迁与起伏。其中,田小娥是作者笔下的关键人物,也是作者为千千千千万万农村妇女谱写的悲歌。

勾引、报复、设计,在经历了悲哀和不幸之后,田小娥用尽最后的力量向迫害她的人发起了强大的攻击。如果说田小娥是封建礼教的掘墓人,那么塑造她悲剧的郭就是男权社会下的伪君子代表。

而在男权社会统治下的白鹿原,她不彻底地反抗,注定以悲剧收场。

田小娥的悲剧命运起源于郭举人,在这里,她逆来顺受地接受着郭举人的虐待。

《白鹿原》,陈用极开的笔墨刻画了郭的非人行径。黑娃刚到郭家时,的工头小声对黑娃说:

”娶了郭二房的女人不是为了和一个婴儿睡觉,而是为了给他一些约会。每天晚上,把三个干枣放在那个地方给女人吃,第二天拿出来洗干净,郭空腹吃,第二年就恢复活力了。”

陈详细描述“泡沫约会”的色情画面,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出于三个主要目的:

作为一个活生生的女人,田小娥在郭家经历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像一个大家庭的“兴工具”。虽然她过着看起来像绅士的生活,但她实际上是一个生活在底层和黑暗中的悲伤的女人。

其一,田小娥的悲剧命运。.用“泡枣”养生,只是郭发泄心中变态欲望的借口。然而,郭家的仆人坚信这一点,并在心理上暗示郭是“年轻化”了。其二,郭举人的愚昧无知

旧时代,最可怕的不是压榨,而是被压榨却不自知。,田小娥每天晚上都会在第一任妻子的监视下把晒干的枣子塞进去,但在第一任妻子离开后,她会把枣子拿出来扔进便池。这种隐秘的报复在田小娥的心里埋下了反抗的种子。

其三,田小娥无声却有力地反抗。

郭老汉是清代的武术家。他会使几个拳头和脚,他还会用棍子挥舞枪。60岁以后,我还是喜欢骑马,跑得快。从年龄上来说,他可以是田小娥的爷爷,所以不能满足田小娥的身体需求。

以前,他是一个慷慨大方的富人,他很慷慨。他对长期工作的人很随便,你可以做工作,吃食物。很少听到他盯着长工看。这样一个当地有名的富翁,这样的郭举人一直被读者所诟病,但是在陈忠实笔下,他却是一个有名望的正义之辈。

郭不仅有钱有势,而且他的后代也很有能力。郭的儿孙都在外打工,有的在政府,有的在部队,有的在企业,但没有一个人在家管理庄稼。这里,有人后却做着不将田小娥当人看的事情,他的道貌岸然跃然纸上。's的说法。

如果说郭是反派的代表,他的善良和名气促使他有了说话的主动权,这也注定了田小娥的恶名。

“下了将军坡,土地都姓郭”.显然,郭就是这样一个能够左右舆论方向的人。

所以,田小娥和黑娃的绯闻曝光后,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郭一边。一个家境贫寒的女人,因为是别人的妾,过着富太太的生活,却不守妇道,与仆人私通。

在某个特定的时代,对与错的界限从来就不是那么清晰,而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这样的罪名扣在田小娥头上,她就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

他没有把田小娥留在手中折磨,也许他看不上她,也许他觉得她“臭”,但他也没有放过田小娥。他在一封离婚信中把田小娥送回了她母亲的家,并让人们知道田小娥与一名长期工作的工人有染。

那是一个女人被裹在小脚里的时代,社会远没有现在这样宽容。在很多人眼里,田小娥是社会的败类,应该被杀。在那个极其看重名声的年代,郭举人“善意”的报复才是真正的恶。.

被送回家后,田小娥第一次面对父亲田秀才的愤怒。他的父亲,一个屡次考试不及格的学者,一生最看重面子。当他听说他的女儿做了这样的事时,他立即病倒在炕上。

出了这样的事情,田秀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把这个颜面扫地的女儿送出去,而作者陈曾经“以

用锨铲除拉在院庭里的一泡狗屎一样急切”这句话来形容田秀才的急迫,也写出了田小娥在别人眼中的下贱和浪荡。

田小娥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还没来得及绽放就被风吹雨打。

尽管她很漂亮,但是没有人愿意要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有人甚至愿意娶一个名正言顺的寡妇,也不愿意要一个不守贞节的财东女子,不仅娇惯,还难以侍弄。

失去了贞洁的田小娥,经历了这世上最无情的羞辱。所有的反抗都是因为过度压迫,此刻的她,活着只剩苟且,但她宁愿一个人摸爬滚打地活着,也从未想过去死,因为她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黑娃的出现给了田小娥反抗压迫的勇气,他的坚决,无形地助推着田小娥的成长。

郭举人对待黑娃,远比其他长工要好,不仅给了他安身之所,也没有像其他财东那样压迫人,更重要的是他在这里深得郭举人的重视和信任。

因为田小娥的主动,他做出了对不起郭举人的事情,这对于黑娃来说是非常内疚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在两个人的私情被发现以后,郭举人不仅没有惩罚他,还给他钱让他回家。

“你爸养你这么大可不容易,门面摸了黑,怕是你娃娃一辈子也难寻个女人了。”

“这样吧,我把你前半年的工钱给你,你另到别处找个主家去,记住,以后再甭做这号丢脸丧德的事情了”

郭举人给了黑娃以往的善良,不仅保持了他在所有人面前的形象,更让黑娃自身也对他感恩戴德,他心里很难过,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做下这种对不起主人的事,自己还算人吗?

因此,他没有要郭举人的钱,而是一个人离开,准备随便找一个地方干活。

郭举人的“假善良”是聪慧的,让受害者自己心存愧疚,他的为人处世之道已经登峰造极。只是陈忠实笔下的郭举人,并非是一个真正的好人,而是彻彻底底的伪君子。

在黑娃走后,郭举人却派了自己的两个侄子痛下杀手,揭开了郭举人真实的丑陋面目,一个活在封建礼教之下道貌岸然的小人。

陈忠实笔下的人物极具复杂性,并非非黑即白。

郭举人对其他人的善良,不过是为了图一个好名声,也是为了掌握话语的主动权。他用一点点小恩惠收买人心,却并非真正的良善之人。

这种反衬的手法,正是《白鹿原》的精彩之处。而对田小娥和黑娃的恶,才是郭举人的真实面目,与他人前的善良形成鲜明的对比,也非常具有讽刺意味。

像郭举人这样的虚伪小人,才更具现实意义,一如我们真实的社会。

我是小Q,一个热爱文字的90后

微风不燥,遇见你刚刚好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人间小Q”原创,原创不易,侵权必究)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