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的性格,武松的性格

沃克宋武在《水浒传》中有两个形象,一个是江湖英雄,一个是沃克宋武。江湖豪杰之一的,还有一个成员,被孙二娘马杀死的神秘和尚。因此,宋武的性格具有多重特征,可以概括为“酒色财气会杀人”。举起屠刀成佛。"

宋武成佛,不是因为他在六和塔出家。这是《征四寇》续集里的废话,不是《水浒传》里的沃克宋武。的故事在的笔下并没有完结,鲁、和也是在七十书之后才真正达到了佛道两家的效果。本文将通过《水浒传》的70个故事和隐藏的台词来揭示宋武的性格。

酒色财气,便要杀人

这八个字出自龚恺《宋江三十六人画赞》《行者宋武》的悼词,施耐庵以此为蓝本,真实地写出了一个“因酒色富贵欲杀人”的江湖好汉武二郎。江湖中的宋武刚烈快乐。然而,这不是宋武的性格。他不是一个讨厌邪恶的侠义英雄。宋武的性格就是龚恺说的八个字。宋武是一个野蛮、邪恶的英雄,他将在堕落和富有后被杀死。

施耐庵用“酒色财气杀人”这几个字塑造了一个江湖英雄。

在宋武柴大官庄见到宋江时自我介绍:小弟在清河县,因为喝醉了酒,争着这个官职的机密。他一时生气,只打了他一拳,把他打昏了。这段话是对宋武江湖行为的总结,也预示着“酒色财气杀人”是宋武的性格。

书中说,宋武刚来的时候,柴大冠对他也很好。然而,宋武喝醉了,他的气质是刻板的。当庄客什么也找不到时,宋武打了他一拳。这时,宋武只是打人,并没有杀任何人。所以属于醉酒不道德,与“性和财富”无关。

离开伍德后,宋武挂断了电话,多达“酒色和财富”,因为这四个字一共杀了22个人。

宋武杀死的第一个人是潘金莲。根据这本书,在宋武杀人之前,他首先要求士兵买一个猪头、一只鹅、一只鸡和一车酒。经营银店的姚二郎姚文清,经营纸马店的赵四郎赵钟鸣,卖冷酒店的胡正卿,卖钱卖酒的张公,都在这里,宋武正在杀人。

杀死潘金莲后,宋武把他的头带到狮子桥下的狮子楼,杀死了正在喝酒的西门庆。

即使施耐庵没有暗示来自吴大郎的四个邻居,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与“酒色和财富”有关。潘金莲曾经用酒色惹宋武,西门庆用银子贿赂王婆,一边喝酒一边勾搭潘金莲,吴大郎用委屈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宋武为自己的愤怒报仇,这一切都是围绕着“酒色富贵必杀人”的故事。

蒙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也是根据龚恺说的八个字,宋武在这里杀了19个人。

宋武被孟州最大帮会头目的善心蛊惑,前往快乐森林与蒋门神作战。宋武一路喝到了快乐森林,先打了蒋门神的妾,然后是蒋门神本人。宋武打伤了蒋门神,并优雅地夺回了快乐森林。这本书写道:

此后,善举生意的利息比平时增加了35%到35%,各家商店和赌铺都互相换钱,加利雷给善举发了闲钱。嗯,宋武为这种语气辩护,并像尊敬祖父和母亲一样尊敬宋武。

所有的“酒色和财富”都在这里,但宋武这次没有杀任何人,而施耐庵则手握大招。因为“酒色富贵”的出现,宋武杀人是必然的。于是,宋武在飞云铺杀了四人后,偷偷溜回斗剑府,与在鸳鸯楼饮酒的张斗剑、嬴、一同前往黑社会任职。然后,不管好坏,见面就杀。当第十二个人被杀的时候,他准备停下来,但是宋武回头发现三个女人被杀了。

血洒了整个监狱,宋武杀了15个人,其中9个是女人。这次大屠杀是蒋门神勾结张都健陷害宋武造成的。中秋之夜,张笃坚请宋武喝酒,将宋武与养母玉兰相混淆,用一箱金银指责宋武是贼。在宋武飞云浦,我立誓:“不杀张都监,我怎么会生气!”杀死张斗剑后,宋武还带走了一包银酒器。

成为行者后,只杀了一只飞天蜈蚣王道士,也与“酒色富贵”有关。

所有热爱宋武的读者都认为宋武的性格是深思熟虑和快乐的。事实上,宋武的性格是由“放荡和财富”形成的。是酒的苦胆宋武,也是因为酒,浑身神力迸发。性和财富是灵感但大胆的媒介,而气是宋武杀人的目的,不是为了摆脱暴力和和平,而是为了胸中的性和财富。

汝优婆塞,回归本尊

103010年,宋武的赞美诗有四行:你是一个优秀的女人,你有五戒。欲望,欲望和财富会杀人。

友赛,来自佛教《宋江三十六人画赞》,指的是一个信佛,修行佛教,在家已经三次皈依的人。北宋对僧人的年龄有严格的限制,必须在家修行,先学习佛经。当你到了一定年龄,你可以通过参加政府考试获得学位。

式进入佛门。

《杂阿含经》中说,优婆塞有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大概,龚开笔下的行者武松,这五戒都犯了。所以,才有了《宋江三十六人画赞》中行者武松的赞诗。而施耐庵的《水浒传》中,武松并没有犯偷盗、邪淫、妄语之戒,是点化了“酒色财气,便要杀人”,塑造了一个亦佛亦道的武松形象。

原来,武松就是一个杀人的行者。

以《宋江三十六人画赞》中的武松来说,施耐庵是把这个形象一分为二,写了一个江湖上的武松,一个佛教信徒的武松。这是因为,武松是一百单八将之一,上应天伤星,他是道家的星煞。假如武松一出场就是行者,那么,要上梁山上应天星,就得让行者武松还俗了。

但是,施耐庵并没有舍弃龚开设定的“优婆塞”,暗写了一个行者武松,这个武松,就是在十字坡酒店被孙二娘麻杀的神秘头陀。

却说武松刺配孟州,这天来到了一座山岭,远远地看见前面有十几间草屋,傍着溪边柳树上挑出个酒帘儿。山里的樵夫告诉武松等人,岭前面大树林边,便是有名的十字坡。

武松也没有多问别的,径直来到了十字坡酒店。一身野俗风骚打扮的孙二娘把武松迎进了酒店,给武松他们上了人肉馒头。武松似乎早就看出了这个山村酒店的邪门,又以调戏的腔调引诱孙二娘露出破绽。武松说:

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武松是怎么知道有这样一首歌谣的?他又怎么知道这所乡间的酒店叫做“大树十字坡”酒店呢?

武松说自己是从江湖上听到十字坡酒店传闻的,这就奇了,附近的樵夫却不知道这里卖人肉馒头,张青还经常把人肉挑到村子里当牛肉卖。假如江湖上真的有大树十字坡杀人卖人肉馒头的传闻,官府早就把这里荡平了。不要以为北宋时期吏治腐败便可以随便杀人,出了人命官司,官府一定是要追究的。《水浒传》也是这样写的,否则,鲁达打死郑屠跑什么呢?王婆为何吃了一剐,武松又为何刺配孟州呢?

接下来的故事写得越发奇了,一向好酒贪杯的武松却暗中泼掉了孙二娘的酒。武松是怎么知道酒里下了蒙汗药呢?

因为,这碗酒对于武松而言,孟州道上的婆娘给武松的蒙汗药酒,其实就是一碗孟婆汤。武松没有喝孟婆汤,当然就不会忘记自己的“前世”,这个前世便是《宋江三十六人画赞》中的行者武松。

武松没有忘记前世,当然就知道大树十字坡酒店,当然就知道这里杀人、卖人肉馒头,当然就知道孙二娘那碗酒里下了药。因为,行者武松曾经到过这里,被孙二娘麻杀了。

经历醉打蒋门神、血洗都监府,武松再次来到十字坡,孙二娘、张青夫妇就把他打扮成行者,武松便去二龙山宝珠寺,算是回归本尊,入了佛门了。

入了佛门的武松性格大变,第一个在《水浒传》中提出了招安。前七十回书中,从此再也没有写武松杀人。行者武松不再杀人,是因为宋江叫他少戒酒性,没有了酒,就没有了“酒色财气,便要杀人”的武都头了。

但是,行者武松不会就此放下屠刀,而且,还有因为杀人而“立地成佛”。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

武松在《水浒传》中永远都是武松,即便是入了佛门,也不会就此放下屠刀。因为,武松从十字坡出来后,手中便多了一对戒刀。

这对戒刀原本在武松的本尊神秘头陀手中,这个头陀其实就是“酒色财气,便要杀人”的优婆塞。但是,他却是一个有度牒的正式佛门弟子,是一个苦行僧。这个苦行僧其实并不苦,“酒色财气”一样都不少。

从武松初到十字坡时的情景描写来看,神秘头陀大概是受了母夜叉的诱惑,进店喝酒被麻翻了。菜园子张青说,这个神秘头陀留下了一对戒刀,夜里时常啸鸣,“想这个头陀也自杀人不少”。雪花镔铁戒刀上冤气未消,故而夜里啸响。

戒刀,原本是出家人出门时随身所带的用具,只供裁割三衣之用,不许杀生。北宋高僧赞宁在《僧史略》中说:禅师持澡罐、漉囊、锡杖、戒刀、斧子、针筒,此皆为道具。但是,到了《水浒传》中,施耐庵却说:禅杖打开危险路,戒刀杀尽不平人。戒刀就是武松手中的杀人利器。

这两句原本是赞鲁智深的对子,其实也连同武松一道赞了,戒刀杀人,杀的是不平之人。可见,这个神秘头陀不是一个坏头陀,他留下的戒刀,一定是路见不平之时才出鞘杀人。因而,武松在蜈蚣岭“试刀”,杀的就一个为非作歹的花道士。

神秘头陀除了留下一对戒刀之外,还有一身皂布直裰,上面系着一条杂色短穗绦。还有一条箍头的铁戒尺, 一本度牒,插刀的沙鱼皮刀鞘。孙二娘以这些物件,完善了神秘头陀的“酒色财气”,与武松完全对上了号。

那本度牒上,一定是写着神秘头陀的姓氏籍贯,年甲状貌,以及所挂搭的寺院。施耐庵故意没有交代度牒上写的是什么,而在鲁智深出家时,却专门写了一回度牒:长老赐名已罢,把度牒转将下来,书记僧填写了度牒,付与鲁智深收受

度牒就是出家人的身份证明,为何鲁智深的度牒填了法号,而神秘头陀的度牒却秘而不宣呢?个中缘由很简单,施耐庵不能写白了,而是留给读者以极大的想象空间。尤其是这个神秘头陀隐藏了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

张青说,神秘头陀留下的东西中,有两件最为难得,一件是雪花镔铁戒刀,另一件是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成的数珠。梁山有多少好汉呢?不多不少,就是一百单八将。因而,神秘头陀就是梁山好汉行者武松。

武松回归本尊,那对雪花镔铁戒刀也在蜈蚣岭“试刀”,因而,这对戒刀在武松手中依然是一对屠刀。

前七十回书中,虽然没有明确写武松杀人,但是,赚金铃吊挂打华州的战斗中,施耐庵特别交代了一笔:武松、石秀舞刀杀将入来,小喽啰四下赶杀,三百余人不剩一个回去。后来,武松又与鲁智深一道,负责攻打曾头市正东大寨。总攻时,两人追杀汉奸苏定,与杨志在正北大寨会师。

这些细节都伏藏了武松将再举屠刀,按照宋江叮嘱的:日后但是去边上,一刀一鎗,博得个封妻荫子,久后青史上留一个好名,在边庭斩杀金兵,武松如此英雄,“决定做得大事业”。

武松之所以与杨志会师于正北,是因为杨志与武松有同样的志向: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鎗一刀,博个封妻荫 子,也与祖宗争口气。在《三朝北盟会编》等史料中,明确地记载了“招安巨寇杨志”的抗金保境事迹,此人曾经在种师道(正史中的“老种”)、种师中手下做选锋首,将选锋军,先后攻打过幽州,抗击过金兵。

二龙山的三大头领之所以是鲁智深、杨志、武松,是因为施耐庵要以鲁达的故事写杨志,伏藏梁山好汉的抗金英雄故事,武松将在“替天行道,保境安民”的战斗中举起屠刀,杀向敌寇,与鲁智深一道,修得佛道两家正果。也就是说,武松将因为抗金保境而“立地成佛”。

大闹华州时,武松携手石秀大杀官军,是因为这两人都曾杀嫂。而且,两人的嫂子都姓潘。这两段故事有一个共同的隐喻,就是削藩。“藩”去掉草字头,就是个“潘”字。而在石秀杀嫂的故事中,则又多了一重隐喻,说的是杀番王。

与潘巧云私通的是裴如海,裴的本义是长衣下垂的样子。而杨雄杀潘巧云前,先是“剥了衣袁”,衣袁,指的就是长衣,意即去掉了裴如海,如此,“潘”就没了水字边而写作了“番”字。

潘巧云嫁给杨雄之前,曾经是王押司的老婆,这两人就组成了“番王”。石秀杀嫂的故事发生在蓟州,当时,这里是辽国属地,也就是古时所称的番邦。最后一个上梁山的皇甫端,施耐庵就说他“貌若番人”。因而,《水浒传》中写番王,应当是没有疑问的。同样,潘金莲、王婆也有“藩王”、“番王”的隐喻。

行者武松虽然不再是“酒色财气,便要杀人”的优婆塞,但是,当他再度举起戒刀之时,将是番王的恶梦。抗金保境,武松上应天伤星,大伤金兵而成就佛道两家正果,岂不是立地成佛了吗?

结语

武松、行者武松是两个人物形象,因而是双重性格。江湖上的武松绝不是除暴安良的侠义之士,而是性格刚烈,胆大心细,“酒色财气,便要杀人”的妖魔草莽。回归本尊的行者武松,一时间又变成了“五戒在身”的佛门子弟,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即便是鲁智深、杨志与呼延灼轮番大战,恶斗三五次,也不见武松出阵。

这样的性格不是武松的秉性,因而,书中留下诸多伏笔,暗示武松将在抗金保境中再显英雄本色。

因而,总结武松的性格就是四个字:英雄本色。而武松的英雄本色,是以“酒色财气,便要杀人。举起屠刀,立地成佛”来体现的。武松由一个江湖草莽而进入佛门,同时,他又是道家的天伤星,将在抗金保境中以英雄的胆气,挥舞手中的雪花镔铁戒刀,大伤金兵。

两个武松合二为一,才是真正的梁山英雄,天伤星行者武松。

从夜夺曾头市的故事中,似乎可以看到施耐庵伏藏的“番王”就是金国王子,也就是完颜阿骨打的次子“金二”斡离不(完颜宗望)。

《水浒传》中伏藏了“宋金海上之盟”的历史,北宋在重和元年(1118年)启动了这个盟约,与金国夹攻辽国。宣和三年时,斡离不率领金兵大举进攻辽国,很快就灭掉了契丹。

金兵灭掉了辽国,北宋却打不下幽州,金国由此看到了北宋的孱弱,宣和七年(1125年),金兵分两路发起灭宋之战。靖康二年(1127年)二月,斡离不围攻汴京,掳宋徽宗、宋钦宗北上,父子皇帝在五国城坐井观天。这段历史,就隐藏在九天玄女庙的“二龙戏水”之中。

靖康二年六月(此时,北宋已亡),斡离不病故。《水浒传》故事肯定要写到这个时候,以照夜玉狮子这个伏笔来探轶,梁山将与斡离不有一场大战,其情形与也夺曾头市相仿,番王斡离不中了伏击,只身逃窜,因惊吓、羞愤而卧病不起,随之一命呜呼。

行者武松曾经杀番王,他会不会与石秀一道,大战金国王子呢?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