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描述,对追求极致肉体欢愉的不删减描述

他们背叛,都是基于自己的判断和选择。

因为我给了他们自由,他们必须保持自由,甚至奴役自己。

3354米尔顿

一直有一个热门问题,但没有统一的答案:

“婚后遇到真爱,你会怎么做?”

出轨?维护?

还是看似“最好”的处理——摊牌的方式,推心置腹的倾诉,还是分开或亲密的喜悦?

这个问题似乎没有相对肯定和一致的答案。这完全取决于个人的选择。

比如多年前,在弃医从文的“爱情大师”渡边淳一的笔下,捕捉到动荡的90年代对“人性”的敏锐思考,写出了《失乐园》。

在世人眼中,一段充满禁忌、不堪忍受,却堪称完美的婚外情,最终却要受制于“死亡报应”的故事。

给这个问题一个人向往的终极爱情,追求理想美好的答案。

故事中,从相遇、相遇、相知到终老,他们被再现为一个有着理想劝诫的传奇:

当年,亚当和夏娃遵从本能去了失乐园,偷吃了智慧树上的禁果。

于是上帝惩罚他们再也不能回到复乐园,享受生命树超越生老病死的永恒果实,给予亚当劳作不休才能果腹,给予夏娃承受孕育、分娩之痛才能繁衍的原罪。

从此,这种宿命被人类共同承袭。

三月的一天,一个特别的书法交流班。

兼职书法老师林紫,遇到出版社系的常库木,常库木受朋友邀请做演讲。

54岁的库木正好处于家庭实现幸福快乐的“完美风格”的时刻,事业注定走下坡路。

不再对现实抱有一点热情,陷入一种预感,你未来的生活会像一潭死水,一成不变,无力回天。

但这一次,朋友的分心就像命运一样,让他从见到林齐的那一刻起就感到莫名的兴奋。

37岁的林紫,如此优雅,第一眼就已经无法自拔。

很快,一开始也对库木优雅幽默有好感的林梓,不由自主地与库木频繁接触。

遇见九牧的过程,对虞林子来说是一次“做人”的体验,与过去毫无生气的家庭生活完全不同。

丈夫的职业是医生,性格沉闷、严肃、无趣。

当她年轻的时候,她可能会为此感到骄傲。她觉得这种家庭生活虽然普通,但总比稳定好。然而,十几年来,她越来越多地卷入“零接触”的死无性婚姻,这让她感到越来越深的焦虑和窒息。

直到走出家门,来到久违的“社会”,她才发现,人生还有另一种“做个人”的选择。

尤其是当她遇到“命运牵一手”的九牧时,这种自然的成人交流,让他们尝到了久违的情欲淋漓的释放。

这种“你是我的肋骨”-like式的合体让他们都死了。

他们会像恋爱中的情侣一样约会,甜蜜地互相喂饭,光看风景就心满意足。

就像一对成熟的男女朋友,你会一个接一个地亲吻、抚摸你的身体、做爱,让你的身心焕然一新。

然而,柴米油盐的现实却是他们不能视而不见的“伊甸园”。

当偷禁果必须付出的代价来临时:

九牧被发现时陷入了艰难的抉择,妻子想要离婚,被告被迫辞职,但两边都放不下。

然而,紫菱却遭到了父母和丈夫的疯狂报复,进入了“一触即死”的深渊。

以至于他们被世俗的“道德谴责”逼迫离家出走,共同生活,为殉道而死。

无数次的刺激和极度的情欲释放出喜悦,让他们即使一次又一次“背叛”家庭和社会而感到愧疚和孤独,也会毫不犹豫地坚定地陪伴和认同对方。

在那之前,它似乎是某种东西。

命运牵引,让他们预感“结局”的到来:

“好可怕......”

正处于即将到达快乐巅峰状态的凛子,无意识地喃喃着这句话。

贪恋着从一切束缚女人身心的枷锁中,获得解放后的愉悦而奔向高潮。

“什么可怕?”

久木更加用力地抱紧她,任由她拼命挣扎却难以逃脱地紧贴着她,让呼出的热气贴近耳根,追寻那个让他恐惧又迫切的答案。

差不多六点了,该离开了......

故事落幕,以死亡结局——

“亲爱的......”

那犹如鸣笛般摇曳着尾音的短促呐喊,是两人留在这世上最后的呼唤与绝唱。

他们在快乐的巅峰饮毒自尽时,紧紧相拥,微笑着迎接死亡......

1667年,王朝复辟,“革命者”弥尔顿被捕入狱,不久后,出于人道主义,失明的他被释放,感慨自己一生“失败”,渴望获得理想中的真正“自由”,想要释放内心的他,尝试重构伊甸园的故事,写就史诗级别的长诗《失乐园》。

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正处于“艰难时代”,经济泡沫与危机并驾齐驱,失业成为常态,艰难维持的工作根本无法为人们带来安全感。

由此进一步让以“顶梁柱”自居的男人们,感到前所未有的颓然无力,加剧“零接触”无性婚姻的比重,迫使一部分在家庭生活中得不到慰藉的女人们走上社会。

渡边淳一

彼时,“正在恋爱”的渡边淳一,在1995年偶然看到一则多年前的情死“阿部定事件”。

莫名地在梦与现实的交织中察觉一种很深的危机感,发觉现代社会的文明越是高度发展,反而越掩埋了人类终归是“动物”的基本认知。

在时代大环境普遍需要用,伦理道德极致压迫人性本能的方式,去换取现代文明发展的现状下,压抑已久的人们其实迫切需要心灵的抚慰,人与人之间更需要肉体、情欲上的相互温暖来确认“自我”的真实存在。

于是,被誉为“情爱大师”的作家渡边淳一敏锐地察觉到,这个现代社会人与人,夫与妻之间普遍存在的内心焦虑与空虚的问题,由此勾勒出了一个极致追求终极之爱的理想化两性故事,并致敬弥尔顿的“浪漫”,写下这个名为《失乐园》的梦。

是的,在他看来,凛子和久木的婚外情行为,是不应该被指责的,而相比“伦理道德”,个人对原始本能的肉体欢愉追求,从人性的层面来说更为重要。

即使他出于俗世普遍的“伦理道德”压力,设计了从内到外的种种危机去“刁难”两人。

但他想表达的恰恰也是这种,继承自唯美日式“物哀”的理想化表达——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追求极致之爱的梦幻之美。

“请原谅我们最后的任性,请将我们葬在一起,谨此为愿。”

就像日版《失乐园》,基于本国人民那永远陷入谨小慎微与隐秘大胆矛盾的视觉解读:

封面是熊熊燃烧的火焰,象征燃烧般热烈的情欲,尽情而极致地将一切化为乌有;

封底是盛开的樱花,以其盛开时的美艳,凋零时的决然,让人感觉世事的无常,爱的灿烂短暂。

渡边淳一说:

“我写性是为了写人生......

从医学的角度,我看到了人最肉体的东西;

从作家的角度,我看到了人最本质的东西。

当然,两者都需要对人的爱,都必须对人具有深度的关怀。”

他用精密而冰冷的手术刀切入这个大热问题背后,最让人难以释怀迫切想要得到的“安慰”核心——“婚外情里有真爱吗?”

成年人的出轨,说到底大多基于可以刺激他肉体和精神的性爱。

那么这种“爱”到底是不是真爱?

在渡边淳一的理解里,是的。

因为如果人到中年,这个注定被社会道德伦理的复杂而精密大网深深纠缠的年纪上,还能突破违背道德伦理规范产生的必须羞耻感,还能坚持承受各种来自亲情、友情等精神束缚的负担,得到纯洁的爱,这不是真爱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在他看来,其实对极致肉体欢愉的追求,何尝不是一种相爱的人之间精神之爱的升华和永恒体现。

所谓“真爱”,有什么比灵魂上爱的合拍,肉体上爱的契合更能表达其中内涵?

于是,到最后必然的结果,就是让这份“爱”升华到,非伤及死的绝对排他性,直到把“爱”用死亡定格成永恒——

“我们反正已经在地狱里,还怕什么毁灭?”

说实话,年少时看《失乐园》,会被其中热烈刺激到难得不删减的直白性描述,和现实道德伦理规范的约束来回拉扯,感到无法消解的羞耻感。

这是因为那时会被现代社会尚未发展,或者说尚未开放的,用以维护家庭稳定、约束个人和维持社会秩序的“道德伦理规则”影响,从而被集体意识桎梏,不得挣脱。

但是,成长到必须独立地在社会摸爬滚打后,再看这个故事,就会发现渡边淳一在其中注入的人性与人情的光辉。

这个表面上看是叙述有报应的“婚外情”的故事,内里其实是一种超越时代赋予的,对爱的人性光辉的肯定与思考。

所谓“婚姻”,这种现代制定的法律层面上的制度,实际上只是近一两百年间逐渐站在“集体”的角度,用伦理秩序去完善和规范的产物。

人类这种靠原始本能活着的历史,远超过靠“规则”约束的时间的“动物”,潜意识里或许根本不存在“婚姻”这个观念,与生俱来的不过是伦理上的性本能而已。

被现代社会唾弃,恨不得需要用“死亡”去诠释报应的婚外情,客观来说,这更像是一种对现代社会文明更好发展的妥协产物。

越“文明”,越发展;

越“野蛮”,与落后。

历史在为人类筛选着,指明着有且只有一条的人类冲向更高、更远发展的“光辉大道”。

却始终牺牲和忽略这个人的独立精神意志,那种可能不与社会体制一致的人性本能。

于是,凛子和久木的殉情赴死,更像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情与理,个人意识与社会体制之间的激烈冲突。

不屈服,选择毫不妥协抗争的结果,在渡边淳一生活感受的当下的现代社会里,唯一的结局其实就是死亡。

或者换个日式“樱花美学”的角度,双双求死后同穴的殉情赴死,不正是让爱得以升华,定格在最美好,最浪漫,最纯洁的永恒时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