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为什么败落,贾府败落的根源是什么

一局输赢料不真,香销茶尽尚逡巡。

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

《红楼梦》开篇,贾府处于衰落阶段。生活虽然是奢侈品,其实只是一个旧架子。整本书记录了它灭亡前的最后一个斗争阶段。

随着这个庞大家庭的最终毁灭,有多少鲜活美好的生命逝去,又有多少人的命运被粉碎。这让读者很恼火。——

嘉福的男人在做什么?没有人有事业。尤其是贾宝玉,被认为是天之骄子。从贾母到贾政,他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但他就是讨厌政治经济。贾家不去科举做官,怎么会有顶梁柱?

也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贾府的复兴完全取决于贾元春作为妃子的宫殿。袁春死后,贾府唯一的靠山没了,自然也就完了。

两种观点相似,核心都是一样的:缺官!

真的是这样吗?

01对红楼最大的误解

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子成功,尤其是老干部贾政。应该说,贾政这个角色的全部价值,就是扮演一个想让儿子成功的苦心父亲。

但很少有读者能理解:贾政的理想路线是什么,他想成为什么样的龙?

卓宇之前的文章已经涉及过这个话题,也分析过贾政的历史原型曹寅。我的结论是贾政没有强迫宝玉去追求经济事业。

有读者看不懂,留言说:当年读书只是做官,荣耀门楣.还能修身养性吗?

这个问题很有代表性。我敢说80%以上的红粉都是这么想的。

但我得告诉你,这么想全是湿的!读红楼最大的错误就是这个!

当官的苦你不懂

时代不同了。不要把古代官员当成现代官员。

在古代,官员们埋头苦干。不用说,权力斗争的残酷,即使与权力斗争无关,在生意场上随便犯点错,或者抬眼看人迎接,或者流亡国外。

即使你努力了一辈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倒霉。龙皇后孝心春死,大批官员遭殃。因为你在一百天内剃光了你的头,因为你犯了一个错误,因为你哭得不够大声.你可以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进监狱。每个人都会犯错,每个人都会受到牵连。那些被牵连的同事,你觉得人家惹谁了?

这样的故事,哪个朝代哪个世代没有过?它甚至每天都在发生,但这只是受影响区域的大小。

清朝的特殊背景

其实清朝是一个种姓时代。卑微的种姓,无论爬多高,即使成为名人,也无法抹去社会歧视。曹家就是这样,贾政代表了他的原型。

请仔细阅读曹寅的词。到处都是悲伤和悲伤。几乎每一首诗都表达了厌倦仕途,渴望逃离的思想。

世人都以为他一定是整天想搞政治投机,但事实是他在想办法隐藏,希望王室放他走。可惜的是,作为一个涂装奴隶,他的一生根本不属于他。

与他同时代的纳兰容若被称为“千古第一伤心人”。就因为恋爱受挫就这么难过?真有趣。这显然是政治压迫。

其实,的悲伤只能比他更糟糕,因为曹的家庭有一层身份的痛苦。

纳兰和曹银泉是皇帝面前的明星,即便如此。如果不是红色呢?自己想想。

靠什么生存

我知道,有些人迫不及待地追问:你说了这么多,但不当官喝空气靠什么生活?

哈哈,这是用贫农和无产阶级的思想来思考贾家。不幸的是,他们不是。他们有生存保障。

总以为做官就能解决一切,那是因为现代人没有祖籍。不找工作就活不下去。你以为做官=工作=生活,但封建时代不是这样。

所谓封建主义,就是封建国家形成的,君主层层分封土地的政治权力结构。人们根本不是靠工作或做官生活,而是靠土地!

土地是世代相传的,不受权力变迁的影响。而且土地的收益远远超过官俸。

贾赦要靠官俸禄,可惜一年只有三四百两;贾政每年要处理20.2万元,因为他负责管理傅蓉的房产。相差多少?

【注】经济账里的细节,“鸳鸯反婚只是桃色事件?不,那是郭蓉大厦之一。

场大地震》盘点过,有兴趣的去详细学习。

难道贾家再出一个官员,每年多三四百两,就天下太平、万事大吉了?

搞笑呢!如果你是李嘉诚的儿子,你是考公务员重要,还是去经营祖业重要?连这都搞不清楚,不是读红楼最大的误区么!

况且,贾家不但有土地,还有房产、庙产、学产,大量的不动产闲置或荒废。

说白了,他早已解决了生存问题。如何能让祖业延续下去,以及如何经营得更好,才是问题的核心。

02 如何传家

很多人对古代的印象就是寒门苦读,拼命科考。殊不知,前提就因为他是寒门!设立科考制度的初衷,就是为打破士族门阀的垄断,给寒门预备的生存之路。

寒门没有土地,没有生存资本,不拼命考就只能当佃农。

贵族的可选择途径就多了,根本没必要拿性命换口粮!当然,真想当官也容易,拿银子卖就是了。

捐官也领俸禄,想上班就去跑路子,不想上班就吏部等缺。不用承担风险,也有官员头衔,出去一样有面子,它不香吗?

卓语前文说过,以贾家的背景,随随便便就能捐个官,甚至有现成渠道,轻松进入实权阶层(王子腾)。

贾府成年男子都有官衔啊。明明易如反掌,为什么世人执拗地认为,宝玉没前途?

又为什么非要认为,只有宝玉当官才能救贾府?

明明一家子官员了,也救不了衰败的家族,宝玉当上官就能解决一切?

这不全是谬论吗!国人的官本位思想,真让人无语得很。

可能还有人想不通,贾家祖上不也是靠当官,才积累的祖业吗?

不,不是因为当官,是因为跟着开国皇帝打天下。说白了,土地是打来的。

一般的当官,只能领个工资。开国元勋被封了爵,才有封地。这种好事,和平年代就别想了。

所以对贾家后人而言,官衔只是个面子,是社交的名片。实用性还不如大观园里的几亩地。

总而言之,寒门生存靠当官,贵族生存靠传家。

关于传家,古人云:【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

道德传家,是指大善大德,感天动地的那种。这个门槛太高,先不说了。

耕读传家是既学做人,又学谋生;既有智慧,又有务实。知诗书,达礼义,事稼穑,丰五谷。

诗书传家是纯粹的文化路线,以传播知识文化而安身立命。

富贵传家,这个好理解,就是传了一堆金玉珠宝。

对照一下你就明白了,书中的四大家族基本都是富贵传家。他们的衰败,是命中注定的。

书中有大量关于家族奢靡颓废、醉生梦死、及时行乐的描写,也有大量的痛心斥责(如焦大痛骂)。神预言性质的秦可卿,临终嘱托,一片拳拳苦心,全是教凤姐如何传家,如何经营祖业,没有教她如何培养官员啊!

所有这一切,全是围绕【传家】,从头到尾都在诠释这个主题。

可惜,如此深刻、如此明确,硬生生被现代读者理解成当官,醉了!

03 贾家的问题

作者笔下的贾府,祖上皆是豪杰。所谓豪杰,不仅仅在于功勋卓著,更重要的是他们胸中有物。

普天下一切创业攀爬时期的人,都有过“以德服人”的经历,至少必须具有勇于拼搏、吃苦耐劳的品质。

然而本书开篇时,四大家族已传了好几代。书中给出了很多蛛丝马迹来告诉读者,后代继承者的整体素质,一代不如一代。

为什么作者要写几个世袭的家族呢?曹家历史上可没什么爵位。

表面看继承的是爵位,实际上是需要继承祖上的家风和遗德。谁能保持的更多,谁的命运就更长一点。

第一代是【以德传家】,到了第三、第四代,只剩下富贵。

表现在具体问题上,贾府房产闲置、田产外包、庙产泛滥。在收入环节上,无人认真经营规划打理。在支出环节上,奢靡无度、虚耗浪费、人浮于事、尸位素餐。

就像冷子兴说的: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为什么作者着力刻画探春改革、可卿嘱托、凤姐强撑?那不就是家族末世的悲哀,靠几个小女子挽救大厦。

这一切都是男权社会的必然,也是剥削制度的必然。当老爷享受特权习惯了,谁还去打磨生存本领呢。

贾政饱读诗书,他不知道传家格言吗?当然知道,但他自己也改造不了自己。道德传家不可能了,耕读传家也不现实。剩下的只有两种。

贾政想做最后的努力,要在无望中寻找希望,那就是退而求其次,选择诗书传家。

所以,卓语前文中指出:贾政希望儿子摆脱当前的身份、阶级和圈子。他希望他跻身高端知识分子属地,像林家、李家那样。

新粉请先阅读:

《贾政怎样看待黛玉、李纨和宝钗?答案藏在游园细节中》

《稻香村父子论辩精彩至极!你只见贾政骂儿子,没发现他早已认输?》

很多人看到这儿,还是理解为像林如海那样去当官。哎,官迷啊,不必这么过份吧。

再说一遍:贾家男人全都是官,宝玉捐官也易如反掌。跟当不当官无关!是家风,是传家的问题。

男主人的圈子决定了他的婚姻,婚姻决定了他的管家婆,也决定了他的后代素质。明白了吗?

贾政不满意自己的圈子,更不满意自己的婚姻。贾家被没文化的王家女将把持着,贾政已经无力改变,但他希望宝玉能改变。

当然,你可能觉得贾政幼稚,为什么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为什么你们男人不去学习经营呢。

这就是时代的悲剧问题了。本来就是末世嘛,怎么走都是死路一条,很多东西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贾家男性是社会培养出来的畸形,贾政若真能解决问题,那他就是个社会改革家了。

以他的格局和见识,只能在小范围内力求改变。而这,已经算是贾府难得的清醒之人。

04 贾元春是贾府靠山吗

世人都说元春是贾家的靠山,这也是个巨大的谬论。

贾家的政治情况

读者可以去细扒原书,贾家从头到尾没因元春得到过丝毫政治利益。

看清楚,是丝毫!莫说升官发财,就算安排个闲职,解决一两个就业岗位也算啊。不好意思,没有!

凤姐几次动用官府,不是用贾府祖上的人脉,就是用王子腾的招牌。元春竟是个空摆设。

反倒是为了迎接她省亲,抽干了贾府,还要不定时的应付太监敲诈。

元春的角色价值

与元春同时飞黄腾达的是王子腾。从她省亲开始,贾母贾政的家族权威,肉眼可见的衰微。与此同时,王夫人的腰杆越来越硬,金玉良缘也越来越嚣张。

不要迷惑于元春的姓氏,她其实是王氏集团的棋子。

这并非卓语的主观臆断。你去查查度娘【王子腾】词条,很多红学家都指出,元春和王子腾是政治盟友,深度绑定。她代表王子腾的利益。

元春历史原型

曹家历史上确实出过一个王妃,曹寅长女1706年嫁给平郡王纳尔苏为嫡福晋。就身份而言,这是曹家最高的荣耀,她就是元春的历史原型。

可是三年后的1709年,曹寅就被两江总督葛礼参劾亏空。从此曹家忙着筹钱还债,焦头烂额。后来曹家一路遭难,纳尔苏王妃能有何用?

曹家倾尽百年之力,出了个王妃。但不可能指望她来庇护家族啊!

莫说只是个王妃,就算真是皇妃,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因为清朝特别注重防范外戚,后妃只能做工具人。盛宠优渥之时,娘家却被整治,比比皆是。

后宫剧给大众很多误导,你不了解清朝的真实情况。女性的价值,在那个时代被压制到了最低。一个妃子就想罩住全家,天方夜谭吧。

总之,无论从哪个角度说,元春都没有庇护贾家的能力。读者们实在是想入非非了!

她只能是个棋子,在争权夺利中用来做宫中内线,打探个消息什么的。

贾府主动交出军权,人家是要退出政治核心圈的,只有王家才需要宫中内线。

简单说就是,既然没有攀爬的野心,贵妃娘娘便毫无用处,反而成了破财之源,花钱贴金卖罪受。而且,恰恰是因为她卷入政治斗争,最后才能给贾家带来灭顶之灾。

所以,对于贾家灭亡的本源,曹雪芹写出了内外两种因素。

在内,是自己腐化奢靡,男人不事生产管理,女人乱斗残害贤能;在外,个别人野心勃勃,攀爬不止,裹挟着贾府卷入政治斗争。

最后,内外交困的贾家,如同重伤的雄狮,耗干了最后一滴血,轰然倒下。

05 小结

读者很容易陷入狭隘思维,因为对历史理解不够,又不肯深入理解作者的思路。

金尊玉贵的贾敏,处于贾府鼎盛时期,作为贾母的女儿、贾政的妹妹,这个特殊位置才能代表贾家的生存路线,而她择偶无关权贵,重视的是书香门第。

这就是最最最明确的证据!

既然从男性到女性,都没有攀爬的痕迹。那就证明,贾家只想安安生生过日子。

一个远离政权斗争的家族,即便满是纨绔,即便偶有作奸犯科,都不至于全窝端。所以贾家的覆灭不是因为死了元春,相反,恰恰是因为多了个封妃的娘娘!

世人读红楼,基本上每个问题都读反。对角色的认识是反的,对家族兴衰的认识也是反的。

贾政常常训子,却从未说过仕途经济,任何时候,他都是针对宝玉的学问和学识。

贾母和黛玉当然更是如此,她们只看重宝玉的善良、正直和纯洁。在贾母眼中,那么多儿孙中唯有宝玉具有祖风,也就是说,宝玉是最优秀的。

读者不认可宝玉优秀,那是因为你不在那个时代,你也不是贵族的一份子。

说什么贾家全家都盼着宝玉仕途经济,只有娶宝钗才有前途,这都是磕掉大牙的胡扯。

至于读者们想让宝玉学管家、学稼穑、学经营,那是强人所难了。愿望虽好,却不符合那个时代的实情。贾政、贾敬统统做不到的事,凭什么只要求宝玉?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在那个年代,读书就为做官、光耀门楣.....难道还为修心养性?

是的,的确为修身养性!身为现代人不要过份自大,自古以来,为修生养性而读书的人,永远多于为做官。

因为人各有志。因为生存基础不同。因为书籍原本就为建设心灵而存在。

相关阅读:

红楼梦悲剧探源:四大家族为何被抄家,是因为元春失势吗?

红楼梦里的史家,真的很穷吗?被误读百年!

凭一己之力干翻全部主角,史上最毒最奸的主妇长啥样?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