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的小说,武侠小说受欢迎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当时的中国互联网还没有普及,人们获取信息远不如现在方便。

那时,到处都是旧书店和报摊。杂志、小说和漫画不仅是孩子们快乐的源泉,也是成年人的最爱。当时桌上没有武侠书和情感小说,只有老书店才能找到这样的书。

特别是改革开放的这几年,人民群众对娱乐的需求非常强烈,但当时娱乐的东西很少,很多小说不允许正规出版社出版,所以出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其中,涉及暴力、色情的书籍成为中国书刊发展史的一个缩影。

民间小报

街头巷尾开始兴起的是民间小报。这种小报是人们上厕所的时候可以蹲下看书当卫生纸用的工具。

这份小报篇幅不大,充斥着传奇故事和桃色新闻,印刷简单,成本不到4美分,售价一毛钱,利润超过50%。如果印刷一百万份,你可以在一夜之间成为百万美元的家庭。

当时小报批发零售遍地开花,市场火爆。随着“万元户”的名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个行业,大家都在互相竞争。

当小报变成红海时,读者看腻了,于是市场上出现了小册子。这种小册子,也叫“白纸”,可以说是民间杂志,但内容还是和小报一样,只是以书籍的形式出现,让人觉得要求太高。

原来的报摊变成了书商,一夜之间创造了几十万的财富神话。因为这些书是非法出版的,所以印刷很粗糙。

很长一段时间后,工商、公安部门对这群非法书商进行了重点打击。书商们害怕承担过高的风险,于是将注意力转向当地的文学杂志。

通俗文学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掀起了一股文学热潮,各地成立了无数文学俱乐部。

那些烂书商登上了出版社,白纸变成了铜版彩印。警察,枪战和女孩都出现在封面上。

有了正规编辑的加入,内容自然不同于以往的粗制滥造。但这些内容并不是严肃文学,而是加入了色情、暴力等主题来抓住读者的眼球,成为图书市场上最闪亮的明星。

而且这类书刊进入正规销售渠道后,都是从街边小摊卖到书店。书商赚了很多钱,他们粉饰自己的身份。杂志也赚了一点钱,大家都很开心。

但是封面都是文学,里面的内容真的很俗,也容易出问题。于是杂志想出了一个名词——通俗文学,意思是色情是无辜的,暴力是正当的。

这种“通俗文学”的热潮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全世界的出版社都准备打着通俗文学的旗号走向全球。

通俗文学热潮过后,书商们又盯上了另一块蛋糕,那就是港台武侠小说。

1981年,广州的《南风》文艺报刊登了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引发了一股武侠热潮。也是在这一年,邓小平同志会见了金庸,金庸的书被从大陆带走,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当时从港台引进武侠小说的正式程序需要一段时间。书商搞盗版是为了赚钱,印完就可以卖钱。有些书商靠卖盗版书一个月赚几辆车,很疯狂。

不仅是国内文学,海外翻译的小说也引起了热潮,尤其是那些标题涉及色情暴力的小说,如《恶女》、《暴虐》、《浴娘》等。当时都很流行。

1988年,某大学法学研究生在国外翻译了一本关于性犯罪的书,叫《性犯罪研究》,提交给了很多出版社,但出版社觉得这本学术书太枯燥,没人愿意出版。

武汉的一个书商知道了这件事,联系了那个大学生,买下了trans

书报销售有两种渠道。一个是基于新华书店的官方渠道。这个渠道只有大出版社和正规刊物才能进入,所以很多民间文学都无法进入。

另一个渠道是民间书店,当时在全国范围内发展迅速。北京的金台路和广州的东源路是当时著名的民间书刊集散地。

书商通过各种渠道来来往往。他们根据书店和报摊的数据,获取信息,找出热门书目,调整图书的种类和数量,形成闭环。

916fd6fbe784877a?from=pc" >

在民间书店的书,分为两类,一种是黑书,就是没有正规出版途径的书;另一种是白书,是有正规出版途径的书。

但即便是正规出版途径的书,也不见得就是干净的。书商跟出版社合作,常见的就是卖书号,一本书想上市,必须要有书号才行。

买书号是违法行为,但由于当时的管理十分松散,出版社只认钱,只要给钱就可以办。书商们不差钱,借机买书号,将那些涉及色情和暴力的书籍出版。

1994年,福建、江苏和湖北等地,出现了一种叫《热门话题》的杂志,内容是前中央领导人的所谓“新闻”,还在很多敏感的政治事件下妄下论断。

这本书最后传到了中南海,一位主要领导人亲自督办,发现书号层层倒卖,用了四个月才破案。

之后,国家对于非法印刷的厂家进行严查,但是黑书市场依然存在,毕竟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

现在,在某些电商平台,读者依然会买到盗版书籍。在物欲横流的时代,禁止盗版真不是件容易事。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