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斐的师傅,张小斐的上位史

世界上,人情总会有很多变化。

一个人得势时便车马盈门,失势时便门可罗雀,实属稀松平常。

而有的人则如静石,不附势,不轻移,端立于潮起潮落间。

在娱乐圈的名利场里,所有的行为都被放大了几十万倍。

今年春节期间,一个不太出名的演员张爆炸了。

她终于等到了袁姗姗的道歉,但已经晚了三年。2018年,对方曾嘲笑她睡觉打呼噜。

有网友调侃袁姗姗,“如果肖飞没有火,你会这么真诚地道歉吗?”

张并不在意,由衷地回应道:“你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是多么糟糕的事情啊!回去吃火锅吧!”

敞亮温暖,不为琐事挂心。

虽然张之前在大银幕上并不出名,但她出道时并不是一个刚刚冲击大运会的新演员。她早已经历了娱乐圈的残酷和不可预测。

在遇到贾玲之前,张肖飞并不是一个习惯搞笑的喜剧演员。

她热爱灵动优美的舞蹈,向往艺术与质感并存的电影银幕。

13岁那年,我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学习舞蹈(学校2004年入选国家“985工程”重点建设高校),后来凭借出色的舞蹈,成功进入中国武警艺术团和中国广播艺术团。

贾玲年轻时就渴望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张也顺利被录取,与杨幂、等人成为同班同学。

她姣好的容貌和精致的五官是大银幕偏爱的“大青衣”脸。再加上她良好的学术背景,一开始很受片方欢迎,毕业前出演过很多女演员。

抗日电影《烽火岁月》中的战士,励志电影《大饼的莎士比亚》中的教学老师,偏远山区教育电影《村学的冬天》中的智慧农村女孩,都来自于这个时期。

遗憾的是,当时的观众更偏爱古装剧, 《神雕侠侣》 、 《仙剑》 系列、 《神探狄仁杰》 系列大热,而张小斐主演的作品则话题度寥寥。

渐渐地,适合她的电影越来越少,她也一步步从女主变成了小角色。

有一次,张去剧组面试。看完她的简历,一位女制片人骄傲地指着她的长相:“你觉得你脸上的这些部位有问题吗?”

不是“丑”,不是“不完美”,而是“有缺陷”,把她的外表当成有缺陷的产品。

这对刚毕业的张小斐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但她并没有因此放弃,哪怕只能跑龙套,也始终坚守着自己的演艺事业。

只是电影梦离她越来越远。

一部分无奈,一部分偶然,张被迫放弃舞蹈和大银幕,开始尝试喜剧小品。

当时,贾玲与小品搭档白凯南的合作濒临终止。在冯巩大师的推荐下,他认识了张。

她们一个面临与老搭档散伙,一个事业上屡屡受挫,可以说是相逢于微时。

2012年,作为贾玲的助理,张第一次与北京春晚节目《女人的N次方》合作,随后与她一起参加了《喜剧总动员》、《欢乐喜剧人》等综艺节目。

无论有多少人参与贾玲的小品,张肖飞总是出现次数最多的那个,总是站在贾玲身边。

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p>

贾玲感动于张小斐的乐观善良,时常为她打抱不平。

张小斐拍戏时常常最早五点起,晚上十二点回,然后一脸开心地和贾玲对第二天的小品。

如此积极向上,奈何咖位太小,被剧组的人欺负、轻贱也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张小斐在拍爆炸戏时,眼睛被炸伤了,剧组不仅没有丝毫怜惜,还找来一群泼妇把张小斐骂了一顿。

贾玲知道后气极了,发微博点名剧组控诉。

张小斐呢,对待贾玲也是尽心尽力,一直保持高度敬业的态度。

拍电影《你好,李焕英》,沈腾掉水里那场戏,张小斐上岸时大腿上被划了一个口子,贾玲在一旁关心她,问她还能不能拍,要不要先休息。

她大大咧咧地回道,没事儿,回去打一针破伤风就行了。

整个人都劲劲儿的,没有丝毫阴霾,如冬日后高歌的黄鹂般飒爽明媚,怎叫人不喜欢,又怎叫人不心疼。

回到两人演小品的时期,张小斐跟着贾玲的的确确产出了一系列令人捧腹大笑的作品。

只是,观众记住的,总是只有贾玲。

“贾玲啊,我知道,胖乎乎的,很搞笑的那个。张小斐?谁?”

她,还是火不了。

2018年,张小斐和大学同学袁姗姗一起参加了综艺《青春同学会》。

彼时,袁姗姗已被于正力捧过,凭借《宫锁连城》等大热剧目收割了较大声量,也拿到了与韩国顶流朴灿烈合作拍戏的机会。

而张小斐,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品演员。

一日,大家在客厅里等候小斐回来,有同学担心她,专门打电话过去询问情况。得知小斐在吹头发后,袁姗姗捏着嗓子说了一句:“天呐,她也是太慢了吧~”

过了一会儿,袁姗姗又问了一句:“张小斐真的还在洗澡呢?我的天呐,她真的是…”

追过袁姗姗四年的张戈附和着玩笑道:“她得多少天没洗澡了”

三人继续等候小斐,一时之间没人说话。

或许是为了打破沉默的氛围,袁姗姗又带头问道:“张小斐真的打呼噜吗?”

这一话题似乎确实凑效,三人聊着聊着笑得前仰后合。

等到张小斐回来后,大家默契地停止了聊天,只有袁姗姗还对着她大声嚷道道:“你到底打不打呼噜?”

张小斐又气又羞,极力否认,不仅在节目里跺着脚反驳道:“我不打呼噜!”,下了节目后还专门发了微博澄清。

但是袁姗姗依旧紧追不放,在微博下面评论道:“打呼噜怎么了,又不犯罪,你说了这是控制不了的,没事儿~”

言语之间,把“打呼噜”这个小缺点牢牢地扣在了张小斐身上。

或许在袁姗姗看来,这只是同学间无伤大雅的玩笑,但玩笑是否适度,衡量的标准不在开玩笑的一方,而在被开玩笑的一方。

张小斐作为被指摘的人,早已明确表示了不适,可对方依旧两次三番地拿出来说笑。

可张小斐并未过多驳斥,跟着玩笑道:“没你们自己跑过来可还行”。

同在2018年,张小斐参加了《我就是演员》,与《甄嬛传》中的槿汐姑姑孙茜对戏。

两人工作习惯不同,孙茜希望先把剧本捋顺,再排练;张小斐则习惯于先排练,在排练中捋顺剧本。

张小斐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后,遭到了对方的否决:“没有梳理清楚的作品,咱们不能这样。”

这是第一次,孙茜否决她的想法,张小斐选择了顺从。

剧本梳理了一天后,张小斐担心进度问题,再次提出先排练。

对于她的话,孙茜选择了忽略,张小斐只能在一边陪笑。

就这样,到了演出的前几个小时,两人都没有好好排练过。

导演看不过去,过来劝孙茜先排练,可孙茜依旧固执己见:“还得把剧本也捋了。”

我们试着从张小斐的角度想想此事。

自己此时已经出道12年,龙套跑了10年,喜剧助演也当了6年,依旧没有水花。

终于拿到一个参加热门综艺节目、证明自己演技的机会——只要抓住,或许就能翻身了,再不济,被导演相中演戏也是很好的。

可,却因为搭档的拖延,自己连正常出演都不能保证。

一般人,可能就会忍不住对着搭档大发雷霆了吧。

张小斐却没有,只是急得一个人跑出排练室,暗自流泪。

节目播出后,网友们一边倒地质疑孙茜。

孙茜不仅没有道歉,反而和丈夫蔡远航一起说起张小斐的不是。

蔡远航点赞了吐槽张小斐不认真的微博,还内涵张小斐玩宫斗。

孙茜也在媒体前暗示张小斐说假话:“我很惊讶,为什么她这么说呢?”

要知道,综艺里屡次提出排练的是张小斐,屡次拒绝张小斐、导演、刘天池排练要求的是孙茜。

这是节目组再怎么剪辑、张小斐再怎么“会演”都改不了的事实——孙茜耽误了拍摄进度,同时也让张小斐失去了正常发挥的机会。

张小斐的退让与良善,却换来了他们的步步紧逼。

甚至,在张小斐凭借《你好,李焕英》爆火之时,孙茜经纪人还发微博对她冷嘲热讽:“@张小斐0110,好不容易熬出头了,挺不容易的,也的确挺会演的,为你点赞。”

对此,张小斐始终不发一言。

有时,沉默便蕴含了最大的包容。

《你好,李焕英》播出后,张小斐爆火。

袁姗姗向她道歉,她爽朗地表示不在意;孙茜方依旧在嘲讽她,她则选择了宽容的静默。

试想,如果当初或者现在,张小斐有一丝一毫的德行不当之处,就算爆火了也会如纸牌屋一般风过即逝——极高的关注度对应的是无数网友的审视目光,演员一星半点的黑历史也会带来致命的打击。

而她的良善,则为她的名气建起了稳固的城墙——任凭对手抹黑、营销号扒皮,也全然不怕。

张小斐此时的成功,不早不晚,既有良善的护盾,也有眩目的力量。

她的技能与气质恰好锤炼而成,令观众层层见喜,不致流星一闪后的乏味——

你以为她只是个喜剧演员,她还生了副大青衣的外貌,大气的鹅蛋脸,眉宇间坦荡而安宁;

你以为她只是一副质朴飒爽的样子,她还灵动善舞,一曲《鸿雁》足见功底,后又凭借宣传电影时随手跳的舞冲上热搜,阅读量达3亿;

你以为她温婉,哪想到她拍起杂志来别有一番妖娆妩媚的味道,几年前拍的《男人装》令人血脉喷张。

二十年前的她不行,因为没有舞蹈功底带来的出众气质;十年前的她也不行,因为没有多年舞台经验打磨出的细腻演技。

如今的她,演技、外貌、机遇一切就绪,成功自然水到渠成。

终有一天,那些在黑暗里砥砺前行的时刻,那些千锤百炼下所遭受的苦楚,会在恰好圆满之际化作绚烂的光芒,回馈于你。

图片来源/网络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3092395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3092395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